<
书香门第 > 修真小说 > 修仙之径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起云涌(二十一)
    波战!中。就当捆仙索问飞起的时候,场内就有道四火丽击力波动出现,却是那名清虚门那个面容阴沉的结丹中期修士,怕被这捆仙索所禁锢,先上一步施展“破虚遁术”撕裂开空间遁逃而走,为了万无一失,此人即便大损本命精血也是在所不惜,行事甚为果决。

    虽然捆仙索实际上并不是冲着他去的。

    而捆仙索真正的目标,玉阳真人李虞,则是在捆仙索急飞而至的时候,稍稍犹豫了一下,没有施展“破虚遁术。”而是本命法宝飞剑打出一道浩大的剑    气,向急飞而至的捆仙索劈斩而去,想要阻其势。

    他还是希望,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遁逃而走。

    这倒不是李虞太过莽撞自大,而是另有原因,他修为虽高,但是寿元却是已经无多,如果施展“破虚遁术”。就将大损本命精血,元气大伤。如此一来,今后数十年内,怕是都要花在静养恢复之上,而无缘进入元婴期了。

    这样的决心不是那么好下的,一旦施展了“破虚遁术”他的长生之路,也就基本上断绝了。

    李虞的顾虑,当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就是这么一犹豫,断送了自己的逃生之机,他的那道剑气,在中途就被回春谷掌门络天月所化解。而已经在半空化为巨型黑色蛟龙的捆仙索,则乘机瞬间将其身形禁锢住,一**无形有质的庞大力量,刹那间开始往他身上挤压而来。                这下,李虞遁逃之势,立刻就被生生的止住了。

    本来一直在后面紧追不舍的回春谷修士和吴氏兄弟,见机奇快。迅速将其重新合围。

    接着金雀鸟已经杀到,它仰天发出一声凤鸣,身上剧烈的红光猛然冲天而起,将整个空间都映的通红。在它的身上,一个火红色的神鸟正在成形,鸡头、燕颌、蛇颈,通体都是红色的火焰环绕,炙热到极点小的火焰。

    随着金雀鸟身形一动,身上的火红色的神鸟离体而去,振翅长鸣中。以苍鹰扑物之势朝李虞猛扑而去,在它身后,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线。

    至于一向和它一起的碧眼金雕。则是因为飞遁速度奇快,而被陈东派出追杀一个罗浮派结丹中期修士了。

    随后,在陈东的传讯号令下,场内的青阳门结丹期和筑基后期修士,除了部分追杀四散而逃的清虚门阵营修士外,其他陆续往这个战团内

    怎

    不过片刻之后,玉阳真人李虞周围,就层层叠叠围了数百名青阳门阵营修士。

    而这次,再也不会有什么驰援的修士到来了。

    这李虞,可谓是。在劫难逃了!

    无数的法宝,法器,杀招,法术,从数百名青阳门阵营修士身上飞出。往中心的玉阳真人李虞身上打去,让他应接不暇,无力再去攻击那捆仙索。

    “可恨啊!”面对此景,身在重围之中的玉阳真人李虞”中也是暗生了悔意。

    青阳门阵营看样子,是要集中力量击杀自己了。

    事实也冉是如此。

    只半柱香的功夫,在陈东的号令下,围攻玉阳真人李虞的修士数量。就又增加了百余,场内容易解决的清虚门阵营结丹初期修士,和那些筑基期修士,已经被青阳门阵营修士解决完毕,剩下逃遁的远的,青阳门阵营修士,都已经放弃追杀,回到了罗浮山这里的战团内。

    结丹初期和筑基期修士,少杀几个没什么,这结丹后期的玉阳真人李虞,却是绝对不能放过。

    如此情况下,玉阳真人李虞的陨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十具后。

    罗浮山上的一间秘室内,陈东正单独一人,静静清点盘算着这一战的得失。

    十天前的那场大战,以青阳门为核心,燕家赵家落云宗为羽翼,回春谷为友的青阳门阵营,一举击垮清虚门罗浮派二派,当场击杀清虚掌门诸葛文轩,玉阳真人李虞两个结丹后期修士,还有清虚门结丹中期修士一名,罗浮派结丹中期修士一名,结丹初期修士三十余人,筑基期修士数百。

    其中,罗浮派的那名结丹中期修士一名,正是他们的掌门曹,此人居然在破围之后,趁青阳门阵营修士围攻玉阳真人李虞之机,辗转进入罗浮山内,妄图守住护山大阵。结果被击杀了李虞之后的青阳门修士。顺势一举攻破大阵,将其和门下弟子一举歼灭。

    除非了这清虚门罗浮派二派外,还有依附他们的一些门派家族以及散修,这些人也是折损甚多。

    经此一战,清虚门已经从东南修仙界两大霸主的宝座上跌落,罗浮派更是凄惨,掌门曹被杀,门内结丹期间修士折损大半,筑基期修士几乎全灭,只有三个结丹期修士侥幸逃生,现在也不知道遁至大陆的何处。

    除了击杀这么多清虚门阵营的修士之外,青阳门阵营修士,在此战中自然还获得了不少的宝物,其中最珍贵的,自然是清虚掌门诸葛文轩的那件通天灵宝,紫金葫芦了,其次就是玉阳真人

    这两件至宝,现在都在陈东的手上。至于其他的法宝,则是大半已经分给了各家各派的修士。一些暂时不便分派的物品,则是暂时由青阳门保管,待日后在行分派。

    至于青阳门阵营的损伤,也是不少。计有结丹初期修士陨落九人。其中七人是青阳门内新结丹的修士,还有一人是青阳七子中的皮士洪,另有落云宗一人。

    筑基期修士,则总共折损了六十余人。伤者近百,这其中自然绝大部分,都是青阳门的修士了。

    这个损伤可谓颇为惨重,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青阳门的损伤。尤其是以新结丹的修士和新入门的筑基期为甚。

    以往以来,青阳门历次大战。都没有这样惨重的损失,从这点也能看出,清虚门这个东南修仙界霸主的实力,和这样的对手死战,即便是实力占了上风,谋略占了上风。最后赢下来,也是甚为不易。

    甚至可以说有点侥幸,这次的大战。要不是回春谷这股力量加入战团。青阳门和陈东即便是计谋连连的逞。最后决战的时候也绝对是个惨败的下场。

    每每想到这里,陈东也是心中升起了一丝寒意。

    青阳门和灭门大祸,擦肩而拜

    不过,虽有这么大的损失,但是经由这一战,青阳门和他本人的威名,此事也是响彻整个东南修仙界。甚至整个大陆,说是名满天下。也是不为过了。

    毕竟这次的对手不是无生教。不是太一门,而是东南修仙界两大霸主之一的清虚门。

    无论其间青阳门和陈东联合了多少力量。最后能够击败清虚门,就是无愧于这样的声誉。

    大战得胜之后,接下来就是下一步,应该如何走的问题了。

    按照道理来说,自然是应该穷追猛打,陈东率领青阳门阵营惨士,一举杀上平都山,灭了清虚门,以绝后患。

    但是,这个想法,暂时是不可能做到了,不论是内外的因素都是如此。

    从内部来说,为青阳门阵营首脑的陈东,在大战中大损元气之余。又被突至的天雷所重伤,之后又强撑着击杀了玉阳真人李虞,让伤势重上加重,没有数年的甚至十多年的时间。是根本无法疮愈和恢复的。

    说起那道突然从九天之上袭来的天雷。陈东也是心有余悸,要不是青冥镜最后挡了一下,他是必死无疑,而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这道天雷很有可能是因为使用玄天弓引来的。

    陈东无法出战,青阳门阵营实力就降了许多,而清虚门虽然大败,但是修士实力依然不凡,逃回平都山的修士加上止    内留守的修士,还有十六个结丹期修士之多,其中结丹中期有四人,筑基期修士实力更是丝毫无损,这样的一股强大力量,和青阳门阵营硬碰硬,自然是远远不够的。但是只是守住平都山,那还是很有把握的。

    所以从实力上来说,青阳门阵营想要灭了清虚门,并无绝对把握。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一时半会破不了平都山,还可以慢慢围困或者打压,迁延时日下去,总是对清虚门更为不利,毕竟他们的声势因为这场大败而大衰,很多本来和他们有关系的门派家族,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有可能和他们戈小清界限。而和他们关系不睦的,很有可能加入青阳门阵营,对他们落井下石。

    但是,这些举措,现在都没有办法使用了。因为,在数日之前,为东南修仙界第一霸主,最强修仙门派的随山派,已经向青阳门放出了消息,希望能调解青阳清虚两家的纠纷,希望两家罢战休争。

    清虚门对此议,自然是立方赞同接受,因为这是救他们于危境。

    而清阳门阵营这边,回春谷掌门骆天月,对随山派的调解提议,却是颇有兴趣,这不仅是因为回春谷和随山派素来交好,她不愿意驳了随山派的面子,也是因为回春谷本身,一直是一的传统还是她本人性情,都不喜欢不停的打打杀杀。

    回春谷和落云宗赵家不一样。她们并非陈东的能控制的力量,也不是燕家这样世代交好的铁杆盟友。陈东没有能力左右。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东几乎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如果他要一意孤行继续攻打清虚门的话,回春谷这次就不一定出手帮忙了,而他自己也无法出出手,光光依靠青阳门燕家赵家落云宗的力量,完全不可能打下平都山,甚至有可能被清虚门击败。

    二是,如此行事,很有可能得罪随山派,万一随山派怒而出手的话。那反过来,青阳门倒是要有灭门之危了。

    所以,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陈东在昨日的议事就已经做出了决断,派大师伯吴俊盛到随山一行。接受随山派的调解,和清虚门就此罢手息战。

    对于他这介,决断,青阳门阵营内大部分修士还是认可的小部分如李恩颖这样倾向继续战下去的的士,在随山派的压力下,也是无可奈何,虽有小删山只能接要,毕竟实力摆在那安回春谷支持,又值修士甚多的青阳门,绝对是无力和随山派争锋的。

    至于罗浮派,因为陈东已经将这罗浮山让与回春谷,他现在只是在此暂时养伤而已,关于这点他也已经让大师伯吴俊盛和随山派表明,想来随山派也不会搅了回春谷的兴致。替已经快灭门的罗浮派出头。

    从此之后,这罗浮山福地,就是回春谷的基业所在了,回春谷上上下下,从掌门骖天月到普通弟子,对此都是极为满意,毕竟这罗浮山福地。乃是吴国境内,除随山和平都山外,最好的修仙福地之一,比她们原来的基业邸山可是好了不只一筹。而且更好的是,罗浮山和邸山相距不过三千余里,即便坐拥两片福地,也无太大不便之处。

    有了罗浮山这一上佳的修仙福地之后,回春谷必然能在现在基础上。近一步的发展壮大。

    所以陈东的这一举动,可以说是一举多得,首先用了一座自家不需要的灵山福地,得了回春谷上上下下的莫大好感。

    其次,则是让罗浮派没了复兴之机,修士几乎折损殆尽不说,基业也荡然不存,罗浮派想要复振声势,怕是比登玉容易不了多少,青阳门一个潜在对手就这样被直接抚杀掉,清虚门也少了一个可能的帮手。

    最后,罗浮山和落云山距离甚近,和东源山也想去不远,如此一来。三家的力量就可以连成一片。危难之时,回春谷就可以照应这两家了。

    比如清虚门什么时候心生歹意。而青阳门一时间驰援不及,以这三家的力量,也足以抵御,毕竟这三家加起来,有足足十三个结丹期修士之多,其中还有一个结丹后期修士,如此实力,清虚门倾巢而出,也不过是相仿佛而已。

    至于说,万一随山派坚持耍将罗浮山。归还罗浮派的残余修士    那就和陈东没什么关系了,而且如此一来。回春谷和随山派的关系必然大为恶化,而会更加亲近青阳门。当然。陈东不相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事实上,随山派为什么要调解青阳清虚二派的纠纷,或者说救清虚门于困境,随山派掌门刘玄礼的心思。陈东清楚的不能再清楚,明白的不能再明白。

    无非是怕青阳门灭了清虚门后。声势太盛,占有的名山福地太多,之后实力增强太快,会威胁到随山派东南第一大修仙门派的地位。

    关于这点,只要是东南修仙界冉的明眼人,都看的明白。

    随山派和清虚门的关系,一直就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不太对付,清虚门行事跋扈嚣张,随止。派则是主张清净无为,只不过互相忌惮对方的实力,没有起什么大冲突而已。这回清虚门吃了大亏,随止    派怕是幸灾乐祸的更多。

    不过幸灾乐祸归幸灾乐祸,清虚门吃了大亏很好,但是要是被另外一个门派灭掉的话,那又不太符合随山派的利益了,尤其还是青阳门这样一个正在蓬勃壮大中的门派,如果任由青阳门灭了清虚门,占了平都山这样一等一的修仙大福地,百多年后。难保青阳门不会压随山派一头。

    这显然是随山派掌门刘玄礼不愿意见到的,对他来说,最好的结果,莫过于在这个时候插手,让清虚门败而不亡,留下来牵制青阳门。而青阳门虽然战而大胜,但是却自身损失颇大,而除虚名外无实际的收获。

    如此一来,随山派不费吹灰之力,就形成了东南修仙界独霸之势,而清虚门和青阳门,则是形成相对立的两强,在他们之下,则是稍逊半筹。向来不喜多事的方仙道和回春谷。这样一个形势,对随山派来说,可谓是绝妙。

    但是明白归明白,实力摆在那里。青阳门和陈东不答应的话,就要冒和随山派交恶的危险,以现在青阳门的情况,这是无法承受的,所以青阳门只能接受,最多在罗浮山这样的事情上,尽量给己多争取些好处。

    “休养生息几年也好,等我身体疮愈,恢复元气之后再行计较!”看着眼前的紫金葫芦和五色宝光旗。陈东喃喃自语道。

    对青阳门来说,随山派的调解。也不见愕是件坏事,虽然暂时放过了清虚门,让他们有了喘息之机。但是没了两个结丹后期修士,失去了镇派的通天灵宝,清虚门一时半会,是没有什么大威胁了。

    而青阳门,依然在壮大之中,生机勃勃,即便没有平都山这样一等一的修仙大福地,青阳门照样继续发展壮大,压过清虚门一筹。

    甚至,有朝一日,能够压过随山派。成为东南修仙界的霸主。

    因为家中有事,接下去要请假一周左右,请大家见谅。                正文已五千字,以上字数不在其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