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修真小说 > 修仙之径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风起云涌(二十)
    ;右神舟内,金雀岛和碧眼全雕二灵兽,只经回到了陈旁,护卫他的同时。也在慢慢的恢复自身的法力。随时准备出击,影响场内的大战形势。

    不过暂时,陈东并没有动用它们的意思。这是他手上唯一还能机动的力量了,同时还需要护卫他自色的安全。不能随便出手,陷入场内战团的泥潭内,不出击则已,一出击就一道要见奇效。

    激战在继续着!

    漫天飞舞的修士群中,不停的有身形往地上坠落,还有狂喷的鲜血。残肢断臂。头颅内脏,各类法器。

    苦心修炼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修士,在这样的大战中,却如同流星一般不停的陨落,而且经常是形神俱灭,这修仙界斗争的残酷,比凡间要更胜上几分。一旦覆灭。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让一旁指挥的陈东唯一欣慰的是,往地上坠落或者被斩成碎末的修士中,大部分并非是己方的。而是清虚门阵营的修士,准确的说是清虚门阵营中的筑基期修士,他们修为实力参差不齐,又少有配合,单打独斗者甚多,频频被结成大小三才阵的青阳门筑基后期修士一一击杀,死伤极重。结厅期修士方面,暂时伤亡还不多,而且从伤亡的情况来看。双方几乎相差无几,青阳门方面并没有占到什么大便宜。

    如此战况,如果是一直这样持续下去。莉青阳门其实是非常有利的,等清虚门阵营中的那些筑基期修士,被青阳门的筑基后期修士击杀殆尽后,那些青阳门筑基后期修士就可以腾出手来,转头围攻那些清虚门阵营的结丹初期修士了,这样的话,接下去,那些清虚门阵营的结丹初期修士,折损的速度就会加快。

    除非有其他外力的影响。否则这样一直打下去。清虚门阵营必将失败,而且将是惨败。

    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在战团外围观战和神念探察的修士越来越多。

    这就乏外力之一!

    陈东一双黑色的眸子变极为幽深,他现在最需要防备的,就是这些战团周围观战的修士了,这里是吴国,显然倾向于青阳门的不会太多,而这些修士中,倾向清虚门阵营的部分,现在没有动手的唯一原因。就是清虚门阵营现在处的是下风。

    陈东不会去管他们心中怎么想,只看他们会怎么做,想什么可以随意。做什么就不可以随意了。

    但是,这样宁静的态势,终究不能永远持续下去。

    西方天际,两群加起来差不多有百人的修士,突然在两个结丹初期修士的率领下,往战团内急飞而来,待离的稍近之后,其中一群修士,陈东看的清楚,正是方才从罗浮山内杀出后。被青阳门打的溃逃远遁的一支。

    找到帮手,一起反杀回来为清虚门罗浮派出死力吗,倒也算忠心耿耿。看来是和清虚门罗浮派关系甚为密切的门派家族了?

    “想回来寻死,那就如你们所愿!”

    陈东嘴角现出了一丝冷笑。神念一动。护卫在身旁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就往西方迎击而去。

    就在半道上。金雀鸟和碧眼金雕就开始出手了。

    碧眼金雕一声长鸣,两只丈许长的翅膀缓慢而凝滞的一扇,翼展黑色羽毛上奇异的金光突然大盛。接着整个身体都爆发出了一层炫目金色的光华,它全身的法力已经疯狂流转到了极点,两道丈许长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开始凝成形。

    “呼。的一下,随着它双翅同时全力扇出。两道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应声飞了出去。成交叉状朝前方飞斩而去,月牙形风刃所经之处。空间瞬间被撕裂开来,破空之声如同滚雷一般隆隆响,以无坚不摧之势朝前方急飞而来的一群修士劈斩而去。

    金雀鸟同时出手,身上剧烈的红光猛然冲天而起,将整个空间都映的通红,在它的身上,一咋,火红色的神鸟正在成形,鸡头、燕颌、蛇颈,通体都是红色的火焰环绕,炙热到极点的火焰。

    随着金雀鸟身形一动,身上的火红色的神鸟离体而去,振翅长鸣中。以苍鹰扑物之势朝前方急飞而来的另一群修士猛扑而去,在它身后,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线。

    看到如此声势骇人杀招直扑而来,那两群修士忙法器法术齐出抵抗。领头的两叮,结丹初期修士。更是身前法宝光芒大量,将自家的身形牢牢护住。

    六级灵兽的杀招,对他们来说,可是极为恐怖的。

    砰!砰!砰!砰!砰!砰!

    两道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先至,以无坚不摧之势,直接将拦阻在前的法宝化成的光幕击碎,然后将当先的那个结丹期修士,劈斩成了三段,之后余势未竭。一连击碎斩破了无数法器法数和修士的身形。所过之处。惨呼连连,血光漫天。剩下的幸运未亡的修士,亡魂丧胆。瞬间一哄而散。

    嘭!

    火红色的神鸟随后击中目标小一举就轰爆了那当先的结丹期修士方“二复剑幕,只听的其惨呼,接着道佳黑的身形以碘小窜出。头也不回的往西方狂遁而去,他身后的一群筑基修士,则跟在后面飞逃而去。

    后面那叮,结丹期修士的实力,看起来要比前面那个强上不少。前面那个。直接刻被碧眼金雕的杀招击杀,后面那个结丹期修士,则能硬抗下金雀鸟的杀招,虽然看样子他也是非常凄惨,而且胆气全丧,但是毕竟还是抗下来了。

    “还算不错!”陈东微微一笑,既是说后面挡下杀招不死的修士,也是说金雀鸟和碧眼金雕这两头灵兽。

    两拨倾向清虚门罗浮派的修士想要出头。结果是,一拨瞬间就死伤惨重。另一拨重创而逃。这下想要强出头的人。应该就要先好好掂量一番了吧,和清虚门罗浮派再亲密,也不见得就比自家的性命更要紧。

    仿佛被这一结果所震慑。战团外,围观战探察的修士虽然越来越多。但是都没有再往战团附近接近。

    场内激战在继续!

    突然。混乱的战团内,一咋。青阳门的筑基后期修士,不知为何,突然甩开当面之敌。往西方急飞而去,越逃越远。

    这是一个新入青阳门不久的修士。

    陈东面无表情。神念一动,身前的碧眼金雕双翅一扇,十余道无形有质的风刃瞬间飞出,接着如闪电般击中那个试图逃离的修士,瞬间将其斩成了一堆碎肉。

    大战之中,勇猛对敌者有厚赐,胆敢逃亡者,那只有死路一条。

    陈东现在不仅逞在指挥和警戒,同时也在督战。

    看到这吓,修士惨状的青阳门筑基后期修士,心中也都是一凛。

    不过,虽然有这吓小小的波澜,但是战场内,青阳门的优势。依然是变的越来越大,清虚门阵营的筑基期修士,折损已然过半,而青阳门那边,折损则是小了许多,不过激战之中。也有两个大三才阵,被当面的清虚门阵营结丹期修士击溃。修士瞬间折损多名。

    不过很快,在周边的修士就已经填补了上来,在占优势的情况下,这样的小败并没有大的危险,能抽调的修士很多,一个大三才阵抵挡不住。就会有另外一个来助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东依然在青木神舟内静静观战,身旁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也没有出动。

    陈东可以如此淡然,清虚门阵营内清虚门罗浮派的修士可以苦苦支撑。但是清虚门阵营内的其他修士,就不能个个如此了,在苦苦支撑多时之后,一个结丹初期散修,突然身前法宝光芒一亮,逼开了面前的青阳门修士,然后身形往南方急遁而去。不等清虚门阵营内的其他修士反应过来。又有一个结丹初期修士,有样学样,突然逼开面前的敌手小用法宝护住身形往西方急逃而去。他身后则是十余个筑基期修士了

    依附清虚门和罗浮派的修士,终于开始动摇和崩解了,而且清虚门和罗浮派。现在也抽不出力量来制止他们了。

    只过了片剪之后。又有两个结丹初期修士,带着各自属下的筑基期修士往战团外逃去。

    对这些修士,陈东并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也没有让战团内的青阳门阵营修士去追杀。对青阳门来说,这些遁逃的情况的越多越好。可以瓦解清虚门修士的死战意念。

    对这些修士,就算有意灭杀。也不急在这一时。

    随着这些依附修士的退去。清虚门阵营的劣势越来越明显,每个修士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不可避免的是。折损修士迅速增加,现在不仅是筑基期修士,连结丹期修士,也是一个接一个,在惨呼中坠落于地或者轰成碎末。

    那现在,这就是最好的时机了!

    陈东面上现出了笑意,神念一动,在身旁护卫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猛然一动,往战团内直扑而去。

    “咯”

    碧眼金雕长鸣一声,两只丈许长的翅膀缓慢而凝滞的一扇,翼展黑色羽毛上奇异的金光突然大盛,接着整个身体都爆发出了一层炫目金色的光华,它全身的法力已经疯狂流转到了极点,两道丈许长泛着金先小的月牙形风刃开始凝成形。

    “呼”的一下。随着它双翅同时全力扇出,两道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应声飞了出去,成交叉状朝前方飞斩而去,月牙形风刃所经之处,空间瞬间被撕裂开来,破空之声如同滚雷一般隆隆响,以无坚不摧之势朝战团内的一个清虚门阵营修士劈斩而去。

    金雀鸟则是仰天发出一声凤鸣,身上剧烈的红光猛然冲天而起。将整个空间都映的通红,在它的身上,一个火红色的神鸟正在成形。鸡头、燕颌、蛇颈,通体都是红色的火焰环绕。炙热到极点的火焰。

    随着金雀鸟身形一动,身上的火红色的神鸟离体而去,振翅长鸣中。以苍鹰扑物之势战团内的一个清虚门阵营修士猛扑而去,在它身后。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线。

    …玉个修十,是场内实力最强的结丹初期修十。所以也最井要解决的。

    二人实力虽强,但是他们面对的青阳门修士也最多,都是以一对二,要同时应付两咋,同阶修士。而在这个时候,身为六级灵兽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突然出手袭击。二人如何抵挡得了。

    砰!

    第一咋小清虚门阵营修士,被迅如奔雷般的两道月牙形风刃,连法宝带身形。一下斩成了三段。

    轰!

    另外一咋小清虚门阵营修士。则是在抵挡当面两个修士围攻时候。被突然杀至的火红色神鸟吞噬得形神俱灭,尸骨无存。

    接着,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毫无停下的意思,再次出手,又有两个清虚门阵营修士的结丹期修士应声而亡。

    完了!

    要败了!

    不管是青阳门阵营的修士也好,清虚门阵营的修士也罢,又或者是在场外远远观战的修士,现在都已经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了这点。

    虽然玉阳真人李虞和先至的四结丹中期修士。还能支撑下去,但是场内青阳门阵营内的结丹初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本身已经是以少敌多,而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加入战团,更是雪上加霜,一出手,就能击杀了两个清虚门阵营修士的结丹期修士,而同时,又有数名青阳门阵营的结丹期修士腾出了手来。

    这样下去,就如同滚雪球一般,不用多少时间,青阳门阵营的结丹初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就会被一扫而空。

    而这样的时刻,正是外援最不可能加入的,不论是凡人的世界。还是修仙界内。从来都是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

    “事已不可为,各自逃命。走!”玉阳真人李虞,这个时候终于发出了一声大喝,而同时,他身上法宝的光芒也是猛然一盛,硬冲开了回春谷修士和吴氏兄弟的拦阻,往东方急遁而去。

    这是包围圈内最薄弱的一点小由回春谷中的一个新晋结丹中期修士。和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负责守御。

    回春谷一众修士和吴氏兄弟,虽然猝不及防之下,被玉阳真人李虞稍稍破开了包围,但是并未完全突破,她们紧追不舍,并用法宝竭力迟缓他的飞遁速度。“走!”

    “走!”

    而随着玉阳真人李虞一声令下,所有清虚门的修士,就都在呐喊慎重,开始往四面八方溃逃而去,罗浮派的修士,稍一迟疑后,也在他们掌门的呼喝之下,各自遁逃,不过他们的方向,却是大都向想北方的罗浮山内而去。

    当然,这是指能够成功遁逃的,还有不少修士,根本无力破开包围或者周围修士的纠缠,在试图遁逃的时候,被一一击杀。

    不过这样一来,场内瞬间也已经是乱成了一团。

    “该截下那个一个呢!”陈东却是猛然驾驻青木神舟急飞入战团,喃喃自语道,捆仙索已经从身上飞出。

    歇息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体还没有恢复,伤势也没好,但是勉强施展捆仙索禁锢身形,还是能够做到的。

    场内,现在值得他出手的。只有五个清虚门阵营修士,一个是玉阳真人李虞,其他是四咋小结丹中期修士,这四人面对的修士力量。可以说相对他们的实力而言,是最弱的。所以被他们猛然破围,四散而逃后,一个都没能拦下,燕南天等人正在紧追不舍。

    这五人,不论是那介”如果他不出手的话,几乎肯定是杀不掉的。就算青阳门阵营的修士能拦截下来,他们也可以用“破虚遁术”瞬间撕裂开虚空,遁逃至千里之外。

    当然,这样做的话,之后他们就耍花数十年的时间静养,才能恢复元气了。

    选择四个结丹中期修士中的任何一个,只耍用捆仙索禁锢住身形,他们就都必死无疑,但是选择李虞的话  ;右神舟内,金雀岛和碧眼全雕二灵兽,只经回到了陈旁,护卫他的同时。也在慢慢的恢复自身的法力。随时准备出击,影响场内的大战形势。

    不过暂时,陈东并没有动用它们的意思。这是他手上唯一还能机动的力量了,同时还需要护卫他自色的安全。不能随便出手,陷入场内战团的泥潭内,不出击则已,一出击就一道要见奇效。

    激战在继续着!

    漫天飞舞的修士群中,不停的有身形往地上坠落,还有狂喷的鲜血。残肢断臂。头颅内脏,各类法器。

    苦心修炼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修士,在这样的大战中,却如同流星一般不停的陨落,而且经常是形神俱灭,这修仙界斗争的残酷,比凡间要更胜上几分。一旦覆灭。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让一旁指挥的陈东唯一欣慰的是,往地上坠落或者被斩成碎末的修士中,大部分并非是己方的。而是清虚门阵营的修士,准确的说是清虚门阵营中的筑基期修士,他们修为实力参差不齐,又少有配合,单打独斗者甚多,频频被结成大小三才阵的青阳门筑基后期修士一一击杀,死伤极重。结厅期修士方面,暂时伤亡还不多,而且从伤亡的情况来看。双方几乎相差无几,青阳门方面并没有占到什么大便宜。

    如此战况,如果是一直这样持续下去。莉青阳门其实是非常有利的,等清虚门阵营中的那些筑基期修士,被青阳门的筑基后期修士击杀殆尽后,那些青阳门筑基后期修士就可以腾出手来,转头围攻那些清虚门阵营的结丹初期修士了,这样的话,接下去,那些清虚门阵营的结丹初期修士,折损的速度就会加快。

    除非有其他外力的影响。否则这样一直打下去。清虚门阵营必将失败,而且将是惨败。

    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在战团外围观战和神念探察的修士越来越多。

    这就乏外力之一!

    陈东一双黑色的眸子变极为幽深,他现在最需要防备的,就是这些战团周围观战的修士了,这里是吴国,显然倾向于青阳门的不会太多,而这些修士中,倾向清虚门阵营的部分,现在没有动手的唯一原因。就是清虚门阵营现在处的是下风。

    陈东不会去管他们心中怎么想,只看他们会怎么做,想什么可以随意。做什么就不可以随意了。

    但是,这样宁静的态势,终究不能永远持续下去。

    西方天际,两群加起来差不多有百人的修士,突然在两个结丹初期修士的率领下,往战团内急飞而来,待离的稍近之后,其中一群修士,陈东看的清楚,正是方才从罗浮山内杀出后。被青阳门打的溃逃远遁的一支。

    找到帮手,一起反杀回来为清虚门罗浮派出死力吗,倒也算忠心耿耿。看来是和清虚门罗浮派关系甚为密切的门派家族了?

    “想回来寻死,那就如你们所愿!”

    陈东嘴角现出了一丝冷笑。神念一动。护卫在身旁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就往西方迎击而去。

    就在半道上。金雀鸟和碧眼金雕就开始出手了。

    碧眼金雕一声长鸣,两只丈许长的翅膀缓慢而凝滞的一扇,翼展黑色羽毛上奇异的金光突然大盛。接着整个身体都爆发出了一层炫目金色的光华,它全身的法力已经疯狂流转到了极点,两道丈许长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开始凝成形。

    “呼。的一下,随着它双翅同时全力扇出。两道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应声飞了出去。成交叉状朝前方飞斩而去,月牙形风刃所经之处。空间瞬间被撕裂开来,破空之声如同滚雷一般隆隆响,以无坚不摧之势朝前方急飞而来的一群修士劈斩而去。

    金雀鸟同时出手,身上剧烈的红光猛然冲天而起,将整个空间都映的通红,在它的身上,一咋,火红色的神鸟正在成形,鸡头、燕颌、蛇颈,通体都是红色的火焰环绕,炙热到极点的火焰。

    随着金雀鸟身形一动,身上的火红色的神鸟离体而去,振翅长鸣中。以苍鹰扑物之势朝前方急飞而来的另一群修士猛扑而去,在它身后,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线。

    看到如此声势骇人杀招直扑而来,那两群修士忙法器法术齐出抵抗。领头的两叮,结丹初期修士。更是身前法宝光芒大量,将自家的身形牢牢护住。

    六级灵兽的杀招,对他们来说,可是极为恐怖的。

    砰!砰!砰!砰!砰!砰!

    两道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先至,以无坚不摧之势,直接将拦阻在前的法宝化成的光幕击碎,然后将当先的那个结丹期修士,劈斩成了三段,之后余势未竭。一连击碎斩破了无数法器法数和修士的身形。所过之处。惨呼连连,血光漫天。剩下的幸运未亡的修士,亡魂丧胆。瞬间一哄而散。

    嘭!

    火红色的神鸟随后击中目标小一举就轰爆了那当先的结丹期修士方“二复剑幕,只听的其惨呼,接着道佳黑的身形以碘小窜出。头也不回的往西方狂遁而去,他身后的一群筑基修士,则跟在后面飞逃而去。

    后面那叮,结丹期修士的实力,看起来要比前面那个强上不少。前面那个。直接刻被碧眼金雕的杀招击杀,后面那个结丹期修士,则能硬抗下金雀鸟的杀招,虽然看样子他也是非常凄惨,而且胆气全丧,但是毕竟还是抗下来了。

    “还算不错!”陈东微微一笑,既是说后面挡下杀招不死的修士,也是说金雀鸟和碧眼金雕这两头灵兽。

    两拨倾向清虚门罗浮派的修士想要出头。结果是,一拨瞬间就死伤惨重。另一拨重创而逃。这下想要强出头的人。应该就要先好好掂量一番了吧,和清虚门罗浮派再亲密,也不见得就比自家的性命更要紧。

    仿佛被这一结果所震慑。战团外,围观战探察的修士虽然越来越多。但是都没有再往战团附近接近。

    场内激战在继续!

    突然。混乱的战团内,一咋。青阳门的筑基后期修士,不知为何,突然甩开当面之敌。往西方急飞而去,越逃越远。

    这是一个新入青阳门不久的修士。

    陈东面无表情。神念一动,身前的碧眼金雕双翅一扇,十余道无形有质的风刃瞬间飞出,接着如闪电般击中那个试图逃离的修士,瞬间将其斩成了一堆碎肉。

    大战之中,勇猛对敌者有厚赐,胆敢逃亡者,那只有死路一条。

    陈东现在不仅逞在指挥和警戒,同时也在督战。

    看到这吓,修士惨状的青阳门筑基后期修士,心中也都是一凛。

    不过,虽然有这吓小小的波澜,但是战场内,青阳门的优势。依然是变的越来越大,清虚门阵营的筑基期修士,折损已然过半,而青阳门那边,折损则是小了许多,不过激战之中。也有两个大三才阵,被当面的清虚门阵营结丹期修士击溃。修士瞬间折损多名。

    不过很快,在周边的修士就已经填补了上来,在占优势的情况下,这样的小败并没有大的危险,能抽调的修士很多,一个大三才阵抵挡不住。就会有另外一个来助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东依然在青木神舟内静静观战,身旁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也没有出动。

    陈东可以如此淡然,清虚门阵营内清虚门罗浮派的修士可以苦苦支撑。但是清虚门阵营内的其他修士,就不能个个如此了,在苦苦支撑多时之后,一个结丹初期散修,突然身前法宝光芒一亮,逼开了面前的青阳门修士,然后身形往南方急遁而去。不等清虚门阵营内的其他修士反应过来。又有一个结丹初期修士,有样学样,突然逼开面前的敌手小用法宝护住身形往西方急逃而去。他身后则是十余个筑基期修士了

    依附清虚门和罗浮派的修士,终于开始动摇和崩解了,而且清虚门和罗浮派。现在也抽不出力量来制止他们了。

    只过了片剪之后。又有两个结丹初期修士,带着各自属下的筑基期修士往战团外逃去。

    对这些修士,陈东并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也没有让战团内的青阳门阵营修士去追杀。对青阳门来说,这些遁逃的情况的越多越好。可以瓦解清虚门修士的死战意念。

    对这些修士,就算有意灭杀。也不急在这一时。

    随着这些依附修士的退去。清虚门阵营的劣势越来越明显,每个修士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不可避免的是。折损修士迅速增加,现在不仅是筑基期修士,连结丹期修士,也是一个接一个,在惨呼中坠落于地或者轰成碎末。

    那现在,这就是最好的时机了!

    陈东面上现出了笑意,神念一动,在身旁护卫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猛然一动,往战团内直扑而去。

    “咯”

    碧眼金雕长鸣一声,两只丈许长的翅膀缓慢而凝滞的一扇,翼展黑色羽毛上奇异的金光突然大盛,接着整个身体都爆发出了一层炫目金色的光华,它全身的法力已经疯狂流转到了极点,两道丈许长泛着金先小的月牙形风刃开始凝成形。

    “呼”的一下。随着它双翅同时全力扇出,两道泛着金光的月牙形风刃应声飞了出去,成交叉状朝前方飞斩而去,月牙形风刃所经之处,空间瞬间被撕裂开来,破空之声如同滚雷一般隆隆响,以无坚不摧之势朝战团内的一个清虚门阵营修士劈斩而去。

    金雀鸟则是仰天发出一声凤鸣,身上剧烈的红光猛然冲天而起。将整个空间都映的通红,在它的身上,一个火红色的神鸟正在成形。鸡头、燕颌、蛇颈,通体都是红色的火焰环绕。炙热到极点的火焰。

    随着金雀鸟身形一动,身上的火红色的神鸟离体而去,振翅长鸣中。以苍鹰扑物之势战团内的一个清虚门阵营修士猛扑而去,在它身后。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线。

    …玉个修十,是场内实力最强的结丹初期修十。所以也最井要解决的。

    二人实力虽强,但是他们面对的青阳门修士也最多,都是以一对二,要同时应付两咋,同阶修士。而在这个时候,身为六级灵兽的金雀鸟和碧眼金雕,突然出手袭击。二人如何抵挡得了。

    砰!

    第一咋小清虚门阵营修士,被迅如奔雷般的两道月牙形风刃,连法宝带身形。一下斩成了三段。

    轰!

    另外一咋小清虚门阵营修士。则是在抵挡当面两个修士围攻时候。被突然杀至的火红色神鸟吞噬得形神俱灭,尸骨无存。

    接着,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毫无停下的意思,再次出手,又有两个清虚门阵营修士的结丹期修士应声而亡。

    完了!

    要败了!

    不管是青阳门阵营的修士也好,清虚门阵营的修士也罢,又或者是在场外远远观战的修士,现在都已经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了这点。

    虽然玉阳真人李虞和先至的四结丹中期修士。还能支撑下去,但是场内青阳门阵营内的结丹初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本身已经是以少敌多,而金雀鸟和碧眼金雕二灵兽加入战团,更是雪上加霜,一出手,就能击杀了两个清虚门阵营修士的结丹期修士,而同时,又有数名青阳门阵营的结丹期修士腾出了手来。

    这样下去,就如同滚雪球一般,不用多少时间,青阳门阵营的结丹初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就会被一扫而空。

    而这样的时刻,正是外援最不可能加入的,不论是凡人的世界。还是修仙界内。从来都是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

    “事已不可为,各自逃命。走!”玉阳真人李虞,这个时候终于发出了一声大喝,而同时,他身上法宝的光芒也是猛然一盛,硬冲开了回春谷修士和吴氏兄弟的拦阻,往东方急遁而去。

    这是包围圈内最薄弱的一点小由回春谷中的一个新晋结丹中期修士。和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负责守御。

    回春谷一众修士和吴氏兄弟,虽然猝不及防之下,被玉阳真人李虞稍稍破开了包围,但是并未完全突破,她们紧追不舍,并用法宝竭力迟缓他的飞遁速度。“走!”

    “走!”

    而随着玉阳真人李虞一声令下,所有清虚门的修士,就都在呐喊慎重,开始往四面八方溃逃而去,罗浮派的修士,稍一迟疑后,也在他们掌门的呼喝之下,各自遁逃,不过他们的方向,却是大都向想北方的罗浮山内而去。

    当然,这是指能够成功遁逃的,还有不少修士,根本无力破开包围或者周围修士的纠缠,在试图遁逃的时候,被一一击杀。

    不过这样一来,场内瞬间也已经是乱成了一团。

    “该截下那个一个呢!”陈东却是猛然驾驻青木神舟急飞入战团,喃喃自语道,捆仙索已经从身上飞出。

    歇息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体还没有恢复,伤势也没好,但是勉强施展捆仙索禁锢身形,还是能够做到的。

    场内,现在值得他出手的。只有五个清虚门阵营修士,一个是玉阳真人李虞,其他是四咋小结丹中期修士,这四人面对的修士力量。可以说相对他们的实力而言,是最弱的。所以被他们猛然破围,四散而逃后,一个都没能拦下,燕南天等人正在紧追不舍。

    这五人,不论是那介”如果他不出手的话,几乎肯定是杀不掉的。就算青阳门阵营的修士能拦截下来,他们也可以用“破虚遁术”瞬间撕裂开虚空,遁逃至千里之外。

    当然,这样做的话,之后他们就耍花数十年的时间静养,才能恢复元气了。

    选择四个结丹中期修士中的任何一个,只耍用捆仙索禁锢住身形,他们就都必死无疑,但是选择李虞的话,以他现在这样虚弱的情况。不一定能将他禁锢住。

    怎么选,是实在点,留下四个结丹中期修士中的一个,还是选择玉小阳真人李虞。

    只略略犹豫了下。陈东就操控捆仙索往东方飞去。

    结丹中期修士,多击杀一个或者少击杀一个,都不是太要紧。

    但是玉阳真人李虞,就大不一样了,能击杀得话,今日一定要将其击杀在此地,否则将后患无穷。不说他有可能突破至元婴期,就算以现在的实力,也是能让青阳门感到头疼了,像现在这样聚集起大批修士的情况。可不是时时都可以做到的。

    单对单的话,青阳门阵营内,除了陈东和回春谷掌门骆天月,其他人根本不是李虞的对手,甚至连一招都难以接下,这样的对手,现在不杀掉的话,今后对青阳门阵营修士的威胁将会极大。

    陈东眸子一片幽深。

    玉阳真人李虞,绝不能让他活着回平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