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修真小说 > 修仙之径 > 第两百四十章 冷月宫(十)
    六尾赤狐的诡异幻术再次出现,而且恰好是在关键时卿东本来嘴上刚。刚泛起笑意也是凝固住了。

    月牙形风刃没有变换方向,直接狠狠的打在了原先位置的一头六尾赤狐身上,把它一下就斩成了两段。

    没有惨叫和血光。

    只有一道红光爆起。

    打中的是幻影!

    场内剩下的五头六尾赤狐。“嗤”的一下轻响,瞬间消失了四头。又只剩下了真身。

    “好厉害的一招!”

    陈东感觉有点头大了。有这奇异的幻术在,连必中之杀招也打不到,这怎么打下去。

    不过躲过了一击的六尾赤狐,此时候却也并没有趁机反击,而是巍,然不动,似乎在大口喘息几下。

    “看样子用这招消耗的很大啊,不是随意用的,那就继续狂攻,看它还能用几次!”

    看到此景,陈东眼中也是精芒一闪,有了主意。

    继续杀,它挡不了多少的一弃阳神剑诀第一式,雪落!”

    陈东这时候又是一声大喝,身上的法力瞬间都流转到诛仙宝剑上,诛仙宝剑上的灵气瞬间暴涨了数倍,紫色的长刮一化为九,再化为九九八十一,最后化成两万六千二百四十四道剑影打了出去。

    碧眼金雕立刻应声而动。不管方才一击法力消耗甚大,两只丈许长的翅膀缓慢而凝滞的一扇,翼展黑色羽毛表面那层奇异的金光也是一亮,接近万道的无形的风刃就它身前赫然出现,齐齐的往六尾赤狐那里飞斩而去。

    这下的威力却是比之前的大了许多,甚至接近方才月牙形风刃的力

    了。

    一人一兽这回用的都是大范围的杀招,如此的话,就算六尾赤狐再用那幻影之术,效果也没有那么好了,这些剑影和风刃可以同时攻击所有幻化出来的虚影,而且从方才的情况来看,六尾赤狐使用那招,消耗也非常之大,也不太可能连续经常使用。

    金雀鸟应声大口一张,又是喷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白色火球,朝六尾赤狐狠狠砸去。

    袁婷袁蟾自然也是一起动手。袁婷的黄色大环当先飞出径直朝六尾赤狐身上砸去,袁婚的毫光尺则是学陈东的样子,化为百余道尺影,朝六尾赤狐没头没脑的打去。

    一时间,六尾赤狐身因满是破空之声。

    看道这个情景,六尾赤狐有点恼怒的摇了一下尾巴,一个淡红色的圆形光罩又出现在了它的身周。将它整个身形全部护住,这样的攻击躲都没办法躲开,只能硬抗了。

    火球的爆裂声先起,然后是无数的剑暂风刃尺暂打在圆形光罩上,发出了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

    六尾赤狐的淡红色的圆形护身光罩刚一出来,就被打的光华大黯。

    六尾赤狐的眼中似乎也开始现出了一丝惧意。

    陈东要是这么猛攻下去。它可就难以支持了!

    “青阳神剑诀第一式,雪落!”

    陈东一招连一招,半点都不停息,身上的法力瞬间都流转到诛仙宝剑上,诛仙宝剑上的灵气瞬间暴涨了数倍,紫色的长剑一化为九,再化为九九八十一,最后化成两万六千二百四十四道剑影打了出去。

    “青阳神剑诀第一式。雪落”耗费的法力,要比“青阳神剑诀第二式,雷光斩小一些,以陈东现在的法力和法宝之强,却是可以连续施展好几下。

    碧眼金雕也同样是双翅一扇,打出了数千道无形的风刃,万道风刃它却是只能偶尔为之,连续施展却是做不到。

    虽然这段时间碧眼金雕被陈东收服后,也吃了不少灵药,甚至连朱果都吃过半枚,但是万道风刃这样的爆发消耗太大了,依然难以连续施展。

    金雀鸟的火球,袁婷袁接黄色大环和尺影继续打出。

    眼看这一大堆剑影风刃尺影火球又要杀到,六尾赤狐突然身后六尾一甩,然后身形突然变的极快无比的,朝东方急突而去。

    那边正好是位于袁婷袁嫂和碧眼金雕金雀鸟的中间,偏向袁婷袁增二人一点的位置。

    六尾赤狐的身形真是太快了,而且越来越快,瞬间就已经成为了一道淡淡的红色残影,直接冲出了包围圈。

    它居然不是躲避,而是要逃跑!

    饶是这样,六尾赤狐刚发动的时候,金雀鸟的火球还是在它的身旁爆炸,一小部分剑影和风刃也打到了,但是大部分的攻击还是被它躲了过去了,圆形光罩还未被破开。

    袁婷袁蟾临战经验不足。法宝也弱,被六尾赤狐从旁边一掠而过。却是没有什么办法。

    当然这下来的突然,连陈东都楞了一下。

    只有碧眼金雕的反应最快,如同一道黄色的电光,朝六尾赤狐衔尾追去。

    “算了,不要追了!”

    陈东摆手喝道,制止住了碧眼金雕还有袁婷袁接的追击。

    任由那六尾赤狐朝东方狂逃再去。本站新抽土巨丽改为:加肌姗敬请半旧闽读!

    一咋陈东的命令。碧眼金雕不得不悻悻的退了回来。”

    不追击六尾赤狐。到不是陈东心慈手软了,而是六尾赤狐实力强劲不说,还极为狡诈。而且不但精通幻影之术,速度还奇快无比,在场三人二灵兽中,也就碧眼金雕能有这样的速度去追求,其他包括陈东在内的的三人一灵兽,都要慢上一截,想追其实也难以追的上。

    再说碧眼金雕单独突的太上的话,也容易有危险,还不如放这头六尾赤狐一马算了,反正目的也不是它,而是旁边的血灵果树。

    “我们合力来破掉这上面的光罩!”

    陈东飞身掠至血灵果树下后,招手示意袁婷袁姬一起过来动手。

    碧眼金雕和金雀鸟则在一旁警戒,防止已经逃远的六尾弃狐杀个回马枪。

    六尾赤狐布在血灵果树上的防护光罩颇为强大,但是在陈东和袁婷袁婚联手之下,约摸两盏茶时间后,还是被破开了。

    其实六尾赤狐布设的防护光罩,也没强大到需要他们三人合力用两盏茶时间,只不过三人要留几分力防止六尾赤狐杀回偷袭,所以才这么慢。

    防护光罩一去。血灵果树就再无任何防护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道友,这血灵果虽好,但是现在还没有岩全成熟,采集来却是没多少药效啊!”

    袁婷看着树上那九个拳头大半青不红的果子,眉头也是微微一蹙

    。

    “是啊,真是不凑巧。这些血灵果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成熟,这该如何是好!”

    袁蟾从杀败六尾赤狐的兴奋中回过神来后,看着眼前半青不红的果子,也是有点发愁的说道。

    这血灵果还没有完全成熟。强行采集下来,药效最多只有正常成熟果子的一成,却是大大的缩水了,太可惜了点。

    但是不采的话。也没什么好办法,总不能在这冷月宫中等它成熟的吧。

    别看这果子现在已经半青不红,但是实际离完全成熟,可能还需要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年的时间,如何等的,而且等到那个时候的话。冷月宫也就难以出去了,就得在这里待上两百年,才有出去的机会,这那里行啊。

    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先采集下来,等回去后,找师父问问看有什么办法能将采集下来的血灵果催熟,但是这希望怕是不大。

    “这个”这个我知道一个秘法,也许能移植这棵血灵果树,让这血灵果顺利成熟”。

    陈东沉吟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移植一移植血灵果树”。

    袁婷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转不转的看着陈东,心想他是不走出什么问题了。

    这血灵果树生长的条件极为严苛,也就冷月宫内这等遗址内还能生长,其他地方如何能存活,要能有移植的办法,她早就开口了,那里等得了陈东开口。

    她们两个回春谷出身。精通炼丹之术和灵药培植之术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情,陈东这根本不懂灵药培植之术如何有可能做到。

    “道友,这血灵果树怕是很难移植成功的哦”。

    袁姬忍着笑说道。她也是半点也不相信。

    “咳,这是我从一本记载上古秘闻的古籍上,看来的秘法,虽然没试过,但是保不齐能成。试试也无妨,不行的成果子照样也没跑不是,你们说对不对!”

    陈东斟酌了一下语句后,开口说道。

    他自家知道自家事,有灵渺园在,这血灵果树绝对能移植成功,不过这话却是没办法直说,只好这么解释先。

    把事情推给记载上古秘闻的古籍,却是一招妙法,不管怎么样,总是可以暂时唬下人的。就算不全信,也难免半信半疑,至少没人敢说一定不行。

    上古的事情,谁能说的清呢。推荐好友唐变老唐的品《精灵舞曲》

    一个人类少年。出生在死神领地,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在神秘的暗黑女王的安排下,变成了一个精灵度过了美丽的童年,而他唯一的亲人暗黑女王阿姨竟然被人认为已经死了一百年了,就连女王的姐姐也不知道她还活着,一百年前发生了什么?出了精灵领地几乎所有的人类都与他似曾相识,他究竟是谁?精灵舞曲的奇观为什么会出现在天湖?天桥之路的奇观难道真是自然景色?

    所有的问题将在精灵舞曲中得到答案,

    这里有美丽的精灵花园,这里有神奇的魔幻和自然风景,这里有只有鲜血和荣耀的勇士岛。这里有凄美的爱情故事,这里也有畅快淋漓的战斗,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