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修真小说 > 修仙之径 > 第两百一十四章 回山
    第两百一十三章  余波

    沃山山顶议事大厅内。青阳门和燕家的九位结丹期修士正齐聚一堂,不是在忙别的,却是在商议大战之后的安排,一场大战下来之后,需要处置的事情总是有不少。

    内容主要就是三方面,首先如何防止无生教东山再起,还有就是这沃山的处置,最后就是擒获的无生教和莫家修士的处置。

    “按照我的想法,防止无生教东山再起,不能是光靠我们几个人到处追杀,要紧的是要多派弟子,持续探察他们的消息,尤其是在大陆西北,他们原来的巢穴那里,更是要重点关注监视,一旦有大的发现,我们就可以出动人手,如同这回一样一举围杀剿灭之,如此也就可以了。

    至于这个沃山,我们两家拿过来都没什么用处,而且又是处在林孜国。还是想办法联系一下这林孜国内的一些门派和家族,看他们有无接手的意思。至于那些擒获的无生教和莫家的筑基期修士,按照有无杀伤我们两家的修士的情况,来分别处置,手上有血债的一律斩杀,没有的就选择轻一些的惩戒手段,至于沃山上那些普通练气期修士和凡人,就不用管他们了!”

    陈东的六师叔侯左兴轻咳了两下,率先开口说道,他思虑一向慎密,这番想法肯定也是早就酝酿过了。

    关于如何防止无生教东山再起这点,他说的虽然没什么新意,但也是比较实在和实际的一个办法,毕竟无生教损失极大,剩下的少量漏网之鱼,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就算全力围捕追杀,也未必有什么太好的效果。

    要知道这无生教平日里就注意隐匿行踪,想要找出他们的还真不是好办到的,而且大陆如此之广阔,找这么几个人呢,简直是大海捞针一般,既然如此,还不如安排人手持续观察先比较合适,待有所发现后再行剿灭。

    至于联系一下这林孜国内的一些门派和家族,看他们有无意思接手的沃山,说白了。就是打算将这沃山给卖掉,理由自然也是非常充分。

    首先,青阳门和燕家都各自有自己的基业,两座名山的就灵气浓郁和修炼的好处来说,都远胜于这沃山,这样的话,自然两家都兴趣不大,他们总不可能弃了自己更好的基业,搬到这沃山来吧。

    其次,青阳门和燕家都是越国的修仙家族和门派,沃山处于林孜国的西面,显然距离是太远了,不管那一家直接掌握下来为,都不太合适也不方便,再说也没什么大的意义。

    最后,沃山毕竟是林孜国的修仙福地,青阳门和燕家两个越国的修仙家族和门派来掌握此地的话,也容易引来不必要的纷争和是非。

    有这三点在,青阳门和燕家,既没有兴趣也不适合将这沃山掌握在手,这样的话。还不如将这沃山给卖掉,怎么说它也算是个中等的修仙福地,林孜国内没有好基业的修仙门派和家族,相信会有很兴趣的。

    修仙界中,就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卖的,包括功法秘籍法宝丹药等等,所以自然也包括了一座修仙名山福地,甚至还有九转紫金丹这样的结丹圣药,只不过比起坊市中出售的那些普通的法器丹药来,这些珍贵的宝物一般来说不接受灵石,而是以其他同样珍贵的宝物为交换的条件而已,就如半年前昆崖城那个交易会一样,仅此而已。

    就本质来说,并没有不同之处!

    至于对擒获的无生教和莫家的修士的处置建议,应该说还是比较宽松的,只杀手上有血债的,其他没有血债的筑基期修士就从轻发落,至于沃山上那些普通练气期修士和凡人,基本就是放过不论了,因为不准备掌握此地,自然也没有必要去驱逐他们了,一切让以后接手的新主人去做就可以了。

    “不错,不错,六师弟所言甚为妥当,这样做好!”

    吴俊盛点了点头率先同意道,他行事一向稳重,不太喜欢过分的冒险和过激的策略,侯左兴的这些意见,和他的想法非常接近。自然就出声附和。

    “前面两点我没有意见,但是最后一点我不同意,这些无生教和莫家的筑基期贼人,有几个没有参加过对我们两家的偷袭和大战,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全都应该立即处死,连他们的家人也不能放过,沃山之上,只要是无生教和莫家之人,不论是修士还是凡人,一律斩尽杀绝,练气期修士和凡人又如何,他们亲眷都死在我们手上,对我们恨之入骨,不斩草除根的话,以后必有后患!”

    李恩颖杀气腾腾的站起了反对道。

    “李道友所甚是,在下附议,这些无生教和莫家的贼人,杀伤我们两家的修士甚多,结仇甚深,行此等妇人之仁的话,不但不会有什么好处。反而麻烦后患甚多,把沃山上全部无生教和莫家的修士凡人都斩尽杀绝,才是最合适的,最多把那些外姓中人放过也就是了!”

    燕锋奋然起身说道,显然今天的争议不会是前面两点,而是关于无生教和莫家修士的处置上,甚至他们的亲眷以及沃山上练气期修士和凡人的处置上。

    燕锋本来性情就比较暴烈,他的兄长和几个子侄都死在了无生教的偷袭之中,沃山大战中又损失一个最看重的侄子,对无生教和莫家都是恨之入骨,自然是旗帜鲜明的支持李恩颖的主张。

    不但要杀。而且要全杀。

    斩尽杀绝,斩草除根!

    除了一些外姓之外,整个沃山上就不应该有什么活人。

    “杀戮太多太狠,怕是有些不妥,而且容易引起林孜国和整个东南修仙界的非议,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看还是六师弟的办法比较合适,当然了,七师妹和燕锋道友的说法也有道理,我看无生教和莫家中那些筑基期的修士可以都处死,那个莫家家主莫不凡的亲眷也可以一并处置,至于其他修士的家眷,还有那些练气期的修士和凡人,就算了吧!”

    郭威廷轻咳了一下,试图打圆场道,他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个问题,修仙界中其他门派家族可能的反应。

    其实这里争论的家眷还有练气期的修士,凡人等等,都是指莫家的,无生教的修士都是孤家寡人,也没有什么亲眷或者凡人可以拿来处置,他感觉无生教是首恶,而且和青阳门仇深似海,教内的修士都和青阳门燕家交过手,斩尽杀绝也不为过。

    至于莫家,只能说是协从而已,处置也就没有必要太过严厉,最多把他们中的筑基期修士和家主的家眷处死也就是了。

    “有什么不妥当的,谁想给无生教和莫家出头,就让他们来好了,手底下见真章,难道我们青阳门和燕家还怕了不成!”

    李恩颖眉眼含煞的说道。

    “我感觉,还是郭道友的做法比较妥当,那些莫家的凡人和练气期的修士还是算了吧,把那些筑基期的修士处置了也就是了!”

    静默了片刻之后,燕南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赞同了郭威廷的做法。

    “三师伯所言甚当。弟子附议!”

    一向非常稳重的梁成善也站起身来说道,他也不太赞成李恩颖和燕锋的做法,不过赞成侯左兴吴俊盛的做法感觉又太软弱了点,还是三师伯郭威廷的为更为妥当,另外折中一下,场中之人也容易接受点。

    “弟子也同意三师伯的处置办法!”

    陈东想了想后,也站起身来说道。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得罪李恩颖和燕锋,但是要把莫家的凡人和练气期的修士都处置掉,他感觉杀戮还是太多太过了点,心中感觉有点不忍,毕竟莫家给青阳门和燕家带来的损失不算多,也算不上大恶,而且也不是主要的敌人。

    对待这样的家族也搞斩尽杀绝,斩草除根之类的他感觉不太合适,搞不好还确实容易引起东南修仙界中其他门派家族的非议。

    还是如郭威廷所言,只处置无生教和莫家中那些筑基期的修士为好,这些人都参与了和青阳门燕家的大战,很多人手上都有两家的血债,杀他们不为过,当然那个卫元亮是例外,他是经过掌门张正达特许的,已经不算无生教修士了。

    “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不过三师弟的办法,可能最为合适一些,我看就以三师弟的意见行事吧!”

    掌门张正达轻咳了两下后,做了最后决断,不管是从场内的情况来看,还是他自己的意见,都比较倾向郭威廷的说法,而且燕南天也支持,这就最好不过了。

    听到张正达这个决定,李恩颖和燕锋虽然有点不太满意,不过也还是勉强接受了,毕竟比起侯左兴的法子来说,这个方案还是要更严厉一些。

    接着掌门张正达和燕家老祖燕南天略一商议后,就把这三件事情分派了下去,分出了侯左兴吴俊盛燕锋三人分别负责,其他一应修士则大部分都返回越国。

    第两百一十四章  回山

    江议事大厅当下分派应事官宗毕户后。青阳门和燕家就刁  集合了人手,一众修士在门内师长率领下踏上青木神舟,朝越国急飞而去,毕竟两家的基业现在都没有什么人看护,只靠护山大阵,离开时间太久的话还是不太合适,沃山这边的事情既然已经基本处置完毕,还是应该尽早回去。

    趁着在青木神舟无事,陈东就和郭威廷扎在一堆,互相研讨一番关于阵法方面的问题,两人对阵法之学都是兴趣极大,探讨起来自然是颇有乐趣。

    而且陈东有心在青阳山和东源山之间建立传讯阵法,传讯阵法方面他涉猎不多,必须要向郭威廷请教一番,毕竟前段时间青阳山和首丰工。青田山等几处的传讯阵法,都是由郭威廷布设的,向他讨教当然是最为合适的。

    二人私交甚好,而且传讯阵法也算不上什么特别了不起的绝顶阵法,郭威廷自然没有藏什么私,将这传讯阵法的法门和要点给陈东道来。

    “师伯,你看这玄冰之戒损伤如此之重,该如何修复呢!”

    请教完传讯阵法之后,陈东心中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枚玄冰之戒,递给了着旁边的郭威廷问道。

    郭威廷是青阳门最精通炼器之术的修士,在整个越国甚至整个弃南修仙界之内都享有大名,而且见识广博,在炼器之术上比陈东高上两筹都不止,毕竟陈东只擅长炼制阵旗和飞剑类法宝法器,其他类型的法宝了解不多。

    “这玄冰之戒,损伤的还真是有些重,不        应该说是非常重了!”

    郭威廷接过玄冰之戒细看了一番后,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件超阶法宝上面,本来蕴含着的极其庞大的灵气和无尽的寒冰之气,三日之前大战的时候他也见过,现在却已然微弱了许多,而戒指中间镶的那一小块奇异蓝色透明宝石,表面也有无数细密微小的裂纹,这件法宝的损伤之重,是任何一个结丹期修士都能看出来的,他这个在精通炼器之术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这件玄冰之戒,应该是上古修士所炼制的古宝,是无法为本命法宝用的,古宝的话,想要修复非常的困难        可以说极其困哪,嗯一这上面好像有一个奇异的禁制在起效,法宝正在缓慢的自行修复损伤,可惜的是,这修复的速度实在太慢,损伤又太重,想要等它自行修复完成的,怕是要百多年甚至几百年时间!”

    郭威廷用神念细探了一番之后,先是一喜,随后又摇了摇头将玄冰之戒递还给了陈东。

    “没有办法了吗!”

    陈东心中一沉,关于修复这件玄冰之戒的方法,他这三天来已经找了许久,不管是脑海中还是身上古籍内的,都没有非常合适的办法,事实上,关于超阶法宝的炼制和情况,本来记载的就非常之少,修复就更少见了,找不到也很正常。

    “恩,让我想一个办法,你看这中间的蓝色透明宝石,这块是亿载玄冰之母,它就这玄冰之戒最重要的部分。损伤的主要也就是它  只要将其修复就可以了!”

    郭威廷沉吟了一下后说道。

    “怎么修复这块亿载玄冰之母呢?。

    听到有办法,陈东精神也是为之一振,郭威廷既然这么说,显然是有把握的,不可能是泛泛而论。

    “需要一种名为青映徊液的特殊宝物,将玄冰之戒放置在其中,然后你到极北之地,寻找一处灵气和寒冰之气皆极为浓郁之地,布设一个大型的聚元阵,将无穷的灵气和寒冰之气,尽皆吸取至这玄冰之戒中,就可以将其修复了,这是我早年曾经听一位前辈在无意中说起过的!”

    郭威廷遥想了一番了后,开口说道。

    “需要用到青映徊液啊!”

    陈东点了点头道,回想了一下。这“青映徊液”他在几本记载法宝修复的古籍上,就曾经看到过。传说这种形似青黑色膏玉状的宝物,对修复一些特殊宝物甚有奇效,不想修复这超阶法宝玄冰之戒也需要用到它。

    看来这个郭威廷说的这个办法,很可能是有效的,值得一试。

    “恩,一定要有的,没有青映徊液,光是找到了灵气和寒冰之气皆极为浓郁之地,怕是也难以修复成功。这青映徊液是必须的,不过量倒是需要的不多,只要这么一块就差不多了!”

    郭威廷点了点头,比划了一个核桃大小的样子说道,这么个量还真是不算大。

    对陈东知道这青映徊液,他也并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陈东怎么说也算是一个炼器大家,听说过这个青映徊液到也不算什么,关键是不好

    。

    “明白了,弟子多谢师伯了!”

    陈东施了一礼谢道,办法现在是有了,剩下就走到那里弄到这青映徊液,和寻找灵气和寒冰之气皆极为浓郁之地,这些就只能靠自己了,青阳门内的宝物库存他是知道的,里面并无这青映徊液。

    不过既然有了法子,只要肯定花时间,还是有可能将这枚玄冰之戒修复成功的,总比茫无头绪的好的多。

    “对了,在没有修复好之前,这个玄冰之戒你最好不要拿出来用,否则以现在的损伤程度,有可能会完全损毁的,切记了”。

    郭威廷想了想后提醒道,一件超阶法宝,暂时修复不了也就算了,损毁了就太可惜了。

    “恩,知道了,多谢师伯提醒!”

    陈东点了点头,又把这枚玄冰之戒装回了储物袋中,心中开始想如何弄到那青映徊液。

    按照逸事记和其他古籍中的记载。这青映徊液在上古的时候还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已经是极为少见的一种特殊宝物。

    因为青映徊液,听说只在一些大的名山福地的地脉中才有,而几千几万年下来,大陆上这些名山福的的脉中的青映徊液早已被采取一空,那里还有半点剩余,虽然所需的量并不大,却是不太好办。,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似,章苹更多,支持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