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修真小说 > 修仙之径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消息
    东源山赵家堡内最奢华的一间上房中,陈东安坐在书桌旁边沉吟不语,一直在干的雕琢绘刻阵旗活,暂时已经停了下来,因为今天刚刚收到一个重要的消息”一封网从青阳门送到的,掌门二师伯张正达的亲笔信,面前桌上摆着的就是。

    这是一桩大喜讯,就在五天之前,青阳门内又新增加了一名结丹期修士。

    继陈东十年前结丹后,青阳门下又有弟子结丹成功了,这确实是可喜可贺,而且此人正好是掌门二师伯张正达门下。所以掌门师伯欣喜不已,特地亲自提笔给身在青阳山外的陈东报来此等喜讯。

    梁成善。

    掌门二师伯张正达座下弟子,一个几十前就修炼到了筑基后期的青阳门修士,比起陈东来。他的年纪要大上许多,差不多已经有一百三十岁了,他的修炼之路听说颇为坎柯,直到七十多岁的时候才进入筑基后期,门内众位师长对他的都不是特别看好,所以上次门内赐丹大典的时候,他并没有分到九转紫金丹,实际上连提名都没有得到。

    按道理来说,年纪已经接近一百三十岁,以他这样的情况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但是让人有点意外的是,就在三年前,他因为向门内进献了一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芝,立下了一桩奇功,所以获得了门内特赐的一颗九转紫金丹。

    这和十几年前。陈东他们那次集体赐丹的情况不一样,那次是综合了结丹的前景,个人的功劳还有各位师长的偏好,他这次得到九转紫金丹属于纯属妾下大功的原因,当然多多少少,为他师父的掌门二师伯张正达也帮衬了下。

    就靠这一颗九转紫金丹,本来修仙之路已经非常黯淡的梁成善,居然咸鱼翻身,成功突破到了结丹期,真是让人感慨世事无常,变幻莫测,只要人还没死,什么样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梁成善一梁成善,有意思啊,有意思!”

    陈东面露笑意,手指轻轻的扣击着桌面,开始回想和此人有关的一

    这个。梁成善他倒也见过几次面,交谈过两句,不过彼此之间并不熟悉,勉强能算点头之交吧,一个看起来非常稳重的人,想不到这样一个,人,也能出人意料的立下如此奇功。

    当然陈东也不清楚这梁成善,到底是怎么弄到的那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芝,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冒了大险,关于这点,青阳门内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者还有掌门二师伯张正达。

    陈东个人是倾向于认为,这梁成善冒了奇险才得到这株灵芝的,因为此等灵药,现在只有在深山大泽或者各类遗址中才有残存,在那等地方,要说纯靠运气想要得到这样珍贵的灵药,还真不太可能,就算没有其他修士争抢,守护灵药的妖兽几乎是少不了的。

    这不是什么三五百年的灵药,还有可能被妖兽漏过,这是一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芝,断无此等可能,而且守护灵药的至少也应该是五级或者五级以上的妖兽。这梁成善就算有点运气,也必然是冒了奇险才能得到这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芝。

    要说陈东为什么这么肯定,那是有说法的。

    妖兽守护灵药不是为了守护而守护,而是为了等在合适的时机服用下灵药,让自己增加修为或者突破瓶颈,而且越是珍贵的灵药,越是突破瓶颈情况居多。

    所以妖兽们往往要等,在灵药旁边守护,等什么呢?

    等它们自身的修为到了可以开始突破的时候,在那个时机服下灵药,方才能最好的收突破瓶颈的奇效。

    还有一种情况是。妖兽们需要等待灵药成熟,比如玄阳殿二层里的那株天心果树,它旁边的守护妖兽,那头六级的剑齿犀牛,就必须要等天心果树开花结果才行。当然还有更普通的情况是,妖兽们需要同时等待这两种时机一起成熟。

    所以呢,象六千年药龄的灵芝这样的级别的珍贵灵药,是没有可能轻松获得的,最好的情况下,也需要面对一头五级的妖兽。

    而为什么要说至少需要面对一头五级的妖兽,那是因为如此年份的灵药还能存在,就说明守护的妖兽异常的强大,否则它早就被其他窥视此等灵药的妖兽所灭杀。妖兽的对灵药的感知能力,往往比同级的修士强的多。

    以梁成善建基后期的实力能获得此等灵药,确实让人惊奇。一个建基后期修士在五级甚至有可能是六级妖兽的手下,夺下一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芝,真是有点让人不可思议。

    如果是梁成善走了大运,收了渔翁之利得到灵药的”吊就是他福运高到了极点六  不管怎么说,梁成善得了那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芝,又献给了门内,有如此大功。获的一颗九转紫金丹也确实让其他人无话可说,而青阳门内留下部分九转紫金丹,本来就是为了应付这样的情况,在两次炼制九转紫金丹的漫长间隔中。赐给此等立有大功的弟子,还有就是结丹特别有希望的弟子。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做法,不但是青阳门,其他修仙门派也大都如此,不然以现在修仙界灵药匿乏的程度,网好夹在两次炼制九转紫金丹之间的弟子,就平白结丹困难和拖后了许多。

    结丹虽然不象筑基那样特别看重修士的年龄,但是总的来说也是年轻一些为好,百多岁的时候才到建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比起四五十岁就到建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结丹成功的几率明显要小上一些,这是修仙界的常识,而且能在四五十岁就到建基后期大圆满,同时也就已经证明了修士修炼速度之快,还有突破修炼瓶颈能力之强了。

    虽然人人都明白,以前能顺利瓶颈不表示以后也能顺利瓶颈,但是这总是一个很直观的参照。

    所以虽然两者间的结丹成功几率差只是一些,而不是差的老远,就算如此,对修仙门派家族中的主事人来说,肯定也是要明显偏向于年轻点的修士。

    要是这梁成善没有的这株六千年药龄的灵芝,就没有结丹成功的机会,而他幸运的得到了这样的机会,而且就这样一次结丹成功了。

    粱成善,真是一个很有福运的人啊!

    “掌门师伯现在一定得意非常!”

    陈东又看了一遍身前张正达的亲笔信,面上泛起了一丝笑意,十几年前有意栽花花不开。现在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座下就这么出了一个结丹期的弟子。

    对于这个消息,陈东并无任何不快,他对青阳掌门一职并无太大兴趣,而且青阳门迟早要出现新的结丹期修士,不管陈东怎么想,这样的情况都会出现。

    “多一个结丹期修士。就多了一份力量,希望这能对青阳现在的情况有所帮助!”

    陈东收起了张正达的亲笔信,

    十年时间。加上陈东的话,青阳门总共增加了两名结丹期的修士,稍稍也有点兴盛的气象。虽然比不上太一门那等蒸蒸日上的强劲势头,但是比越国三大派中的混元宗来还是好的多,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算凑合吧。

    越国三大派中的混元宗,这百十年时间下来,连一个新结丹成功的修士都没有,可以说是越国三大派中,近况最不好的一个门派,从实力和太一门青阳门不相上下。落到了现在垫底的位置,此消彼长之下,越国三大派的实力现在已经拉开了。

    砰!砰!

    两声敲门声响了起来。打断了陈东的思绪。

    “进来吧!”

    陈东没有用神识探查。他知道来的是谁。

    一个身着淡紫色长裙的绝色丽人推门而进,只见她那妙曼诱人的身躯中间,系着一根黑色的丝带,更衬托得她柳腰的纤细非常,还有那让人惊艳的丰满高耸酥胸,正是他的大姨子赵芷珊。

    “怎么今天不绘刻阵旗了,走出了什么事情吗!”

    看到房屋情景。赵芷珊有奇怪开口问道。

    “确实有点事情,刚刚从青阳山传来的消息,我的一位师弟结丹成功了,是我掌门二师伯的门下!”

    陈东展颜一笑开口道。这一个同时间来,赵芷珊经常来他这里讨教阵法之学,顺便也观摩一下他绘刻阵旗的手法,两个人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融洽亲密了许多,赵芷珊对他也有了一些好感。

    赵芷雪几天前再行试探的时候,她的态度就已经从之前的犹豫不决,转变到了半推半就。答疵同事一夫应该只是时间间题了。

    “这是好消息啊。青阳门的实力又增强了!”

    赵芷珊走到书桌边坐下,看着陈东微微一笑说道。

    “是,确实是一个好消息,你来的也巧,我网好要开始绘刻阵旗,这次的手法会略有不同,效果不降的情况下,还能快上一些,你看仔细

    !”

    陈东点了点头说道,随即站起身来,随手抓过了一杆阵旗,悬浮在他身前,然后双手连连挥动,无数细小的奇异金黄色符文从他手上急速飞出,一个个都印刻在那杆阵旗之上。

    赵芷珊没有多言,只是目力神只并用,全力观察着陈东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