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修真小说 > 修仙之径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商议
    陈东在身体调养的差不多了后,和赵芷雪一起回了一趟昆崖城,他也得到了自己最重要的一件报酬玄元真水,顺便也将周倩接到了东源工,上。

    在昆崖城中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小有威名了,原因当然是十日前那一战了,不过传言版本甚多,除了陈东实力强大以一敌二,一举灭杀少阳宗两位结丹期修为的宗主外,还有青阳门几个结丹期修士一起出手这个说法,更有赵家延请几位北方来的散修和青阳门陈东一起出手,才灭掉的少阳宗的版本,总之是众说纷纭。

    对这些传言,陈东只是一笑了之,并没去试图澄清什么,虚名对他并无什么太大实际用处,要不是因为赵家有此需要,赵芷雪一再请求,他甚至希望没有人知道此战的真实情况,不过现在的传言对他倒也没什么损害,反正传的只是结果而已,不是那一战的详细经过,其他人就算想以此了解他的实力,也只能从结果上推算,而无法知道他的杀招和特点。

    至于养了两头五级灵兽的事,青阳门内知道的人就多的去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些人,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有心人要打听的话也很容易知道,没有什么特意隐瞒的必要。

    玄元真水虽然已经到手,但是暂时来说,陈东还不准备进行淬炼,因为十日前那一战,他虽然是大获全胜,但是诛仙宝剑也略有损伤,需要一段时间的温养才能完全恢复,而只有完全恢复之后。才适合进行淬炼,所以玄元真水暂时存而不用,库炼的事还需要再等一等。

    去昆崖城取到了玄元真水后,陈东带着赵芷雪母女很快又回到了东源山,因为东源山上实力太空虚,赵芷雪不放心,陈东也不放心,赵芷雪不放心的是东源山的赵家族人的安全,他不放心的自然是那些金银三叶花了,这里面有七成可是他囊中之物,要是被人偷袭采摘走了那还了得,所以陈东和赵芷雪在昆崖城并没有多做停留。

    为赵家的支持力量,陈东还需要在东源山待上比较长的一段时间,至于这边发生的情况,他自己虽然不方便,但早已让人带消息回了青阳门,相信门内诸位师长在得知每年都有金银三叶花入账的情况下,是不会对他这擅自行事太过不满的,今年的金银三叶花再过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彻底成熟,可以采取了。

    至于陈东的另外一样特殊酬劳,暂时还不能拿到手,赵芷雪还在大仇得报的大喜大悲中,现在又有的需要处理诸多杂事的情况下,家族中死难之人的祭奠也还没完成,诸多事情牵绊。暂时也不好履行诺言和陈东在一起。

    对此陈东还是理解的,并没有出言催促,虽然他完全有理由这样做。

    回到赵家堡后,陈东扔下赵芷雪母女自己回了房中,他的房间是赵家堡内一间最宽大奢华的上房,本来是赵谨所用,后来为游昆所居,现在自然是陈东专属,有他在,东源山上除了赵芷雪也没人敢住这间上房。

    “这产阳宗的功法虽然很一般,但是杂文典籍还是不错的,有不少以前都没见过!”

    房内大书桌旁边,陈东正一个人坐在那里旁翻看书桌上的一大堆书籍玉简,这是一些少阳宗珍藏的杂闻逸事类典籍,也是他们从西北流窜出来的时候带过来的,结果现在便宜了陈东。

    修仙界中每一个传承比较久远的门派和家族,都有一些记载门内功法的秘籍和杂闻逸事的典籍,对功法秘籍类的的话陈东到不是很在意,只是大略的翻看了一下就算了,本来他是想找游昆那招“少阳狂龙斩”的秘籍,但是却并没有找到,想来要不是游昆莫云鹤随身携带结果在斗法中被毁,就是口口相传,并无成文的秘籍存在,而且不仅是“少阳狂龙斩”连其他两下杀招的秘籍也没有。

    找不到就找不到吧,陈东倒也不是很失望,他的目的本来就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和增加点见识,就算找到了“少阳狂龙斩”的秘籍他也未必会去修炼,青阳神剑诀的杀招已经足够他用的了,而且也和他的功法和本命法宝相契合。

    比起那些功法来,他对那些记载有杂闻逸事的典籍更感兴趣,尤其是记载有上古秘闻和阵法之学以及遗址传说这几类的。

    “陈道友,可有闲暇,芷雪有事相商!”

    赵芷雪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恩,赵道友进来说话吧!”

    陈东放下手上的典籍,开口安了一句道,心中却是有些奇怪,这赵芷雪深夜找他能有什么事呢。

    房门无声的被轻轻推开,这是赵家堡最好的房间,开门自然不会有什么声音。

    赵芷雪身着一袭素白的长裙飘然入内,绝美的容颜上略显憔悴之色,显然这个这段时间她是有点忙坏了。

    “赵道友深夜前来,是有什么要卓和在下商议吗?”

    陈东见她进之后,却是半响无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陈道友,芷雪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关于那金银三叶花!”

    赵芷雪神情有点不自然的的说道。

    “金银三叶花怎么了,不是说今年的情况很好吗,下个月就能采摘了吗,难道走出了什么问题?”

    陈东不急不缓的开口道,他已经猜出赵芷雪找他的目的了。

    “不是,金银三叶花没出什么问题,只是最近堡内多有族人归来,其中修士也有不少,但是修为大都只有练气期,芷雪想以山上所产的金银三叶花多换些筑基丹,若是只有其中三成的话,怕是换不到多少,所以想,”

    赵芷雪咬了咬牙开口道。

    “我明白了,没有问题,今年的金银三叶花只需要给三成就好了,其实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你不用这么拘束的!”

    陈东微微一笑,起身走到了她的身前。

    “多谢陈道友了!”

    面对越逼越近,已经快要凑到眼前的陈东,赵芷雪开始有点没来由的心慌起来。

    “这么还叫陈道友呢,现在应该称呼夫君了吧,对吧,芷雪!”

    陈东顺手一搂,就将赵芷雪抱在了怀中,一股诱人顿时的清香扑鼻而来,让陈东欲火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赵芷雪那一身素白长裙不但没有稍减她的美貌,反而更增加几分独特的清丽。

    “夫一  君,夫君别这样!”

    赵芷雪费劲的叫出了夫君两字,随后就发现一只大手已经悄然的伸入了衣裙之下,开始入侵她那丰满高翘的圆臀。

    “既然是夫君,为什么不能这样呢,正该如此行卓才对!”

    陈东满脸笑意的说道,手上动一点没停下的意思,而另一只大手已经开始解衣了。

    “夫君你别这样,唔  唔    ”

    赵芷雪还未说完,接下去的话就已经被堵了回去,一条可恶的大舌头强行入侵了她的樱桃小口,开始品尝她口中的香液。

    接着,陈东手上轻轻一动,本来十分难解的衣衫瞬间碎散,一片雪白的酥胸和两个丰满坚挺的玉峰暴露在空气中,上面那两点殷红更是让人的触目惊心,欲火开始大盛的陈东抱起怀中丽人就飞向了不远处的床塌之上。

    啊,不要  求求你,不要    ”

    赵芷雪口中网能喘过气来,就感觉胸口一热,陈东竟开始疯狂的吸啜她玉峰上那点殷红,同时下体已经被一根粗大坚硬之物狠狠顶住,虽有衣裙的阻隔,却也感受到那滚烫火热。

    如此强烈的刺激,让她不由的开始有了一些反应,身子开始不停的颤动,呼吸竟也有些局促起来,毕竟她是曾经享受过鱼水之欢的少妇,现在又是久旷之身,那里经的起如此挑逗。

    “不要停吗,唔一夫君我不是没停吗!”

    陈东疯狂的吸啜一边的同时,两只手也没有稍做停顿,正不停的在雪白丰满胴体上游走,挑动着身下丽人的欲望。

    赵芷雪那绝美的面孔上已经开现出潮红,如血樱唇开始急促的喘息,笔直浑圆的一双玉腿开始绷得紧紧的。

    如此诱人的美景,让陈东呼吸都开始粗重,再也忍耐不住,大手一抓,就将白色的长裙扯成了碎片。

    “夫君一不要,求求你,今天不要!”

    随着下身衣裙的碎散,赵芷雪突然惊醒了一般,双手护住了下体,开口哀求道。

    “为什么,都湿成这样了,还不要!”

    已经欲火大涨的陈东被这一下弄的摸不着头脑,他网抽出的手指上还残留半滴清液。

    “三日后我要给他和家中人进行大祭,现在不宜和夫君行此事,夫君请再等几日好吗!”

    赵芷雪坐起身来轻咬着红唇说道。

    “好,好,你有情有意,为夫自然应该支持!”

    陈东闻言终于稍稍停手,她说的那他自然是之前的亡夫了。

    还没等身上只剩下片缕的赵芷雪心中一松,陈东略带邪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既然不能行夫妻正事,为夫现在又欲火难平,却如何是好!”

    说话间,陈东身体已站起身来,那粗大坚挺的分身已经摆在赵芷雪的面前,其意不问可知。

    “不,这个我不会的!”

    赵芷雪不敢看眼前之物,只能闭住双眼。

    “不会可以学,含住就可以了!”

    陈东那里那里肯放过她,腰身一松小陈东就挤入了那两片红唇之间。

    赵芷雪无奈之下,也只得放开两排贝齿,接纳下了陈东的分身,开始生涩异常的行动,如此粗大的巨物让她的小嘴撑的涨鼓鼓的,陈东则惬意的享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