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修真小说 > 修仙之径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藏宝楼(下)
    一阵眩晕过后,陈东出现在一个全新的地方。

    这是一间宽敞不在藏宝楼一楼之下的白玉宫殿,地方虽然大,但是里面只有一个丈许大的玉台位于宫殿的正中央,是的,这里只有一个玉台。

    “这是什么地方的呢,是藏宝楼的五楼,还是另外一个地方?”

    打量过周围的情况后,陈东心中也是生起了一丝疑问,当然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其实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重要,至少目前来说不是很要紧,关键还是他在这里能得到什么。

    看这里的布置,还是很象刚才去过的藏宝楼的,就是玉台少了点,就只有那么一个,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仍然是一个藏宝之处,而且藏的宝物会更加珍贵。

    迈步走到玉台前面的时候,陈东发现这玉台上的禁制的气息不同于刚才那些,却是有些的熟悉,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碰到。

    玉台上面放着什么东西,却是无法看清,一层的奇异到难以言表的禁制正防护护着它,这禁制时而如同漫天银河星辰一般,无数光点在闪动,时而变幻成紫色的水流一般蜿蜒流动,时而又如苍海桑田一般时空流逝,万物在其中演化生生灭灭的情景。

    这已经不是一个禁制,而却象一个世界,一个独立的世界。

    “这——这是四象绝杀阵啊!”

    探察了良久之后,陈东惊异之情终于无法抑制,玉台周围的奇异禁制,正是他一直在修炼和竭力想要补全的上古几大凶阵之一的四象绝杀阵,而且如果不出他意料的话,这应该是完整或者接近完整的真正四象绝杀阵。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这四象绝杀阵居然在这里出现了,要是他能破开阵法的话,定能收获巨大,对四象绝杀阵了解也会上很大的一个层次,更不要说它守护的宝物了。

    陈东运足了法力神识探察之下,已经能勉强看清阵内的宝物的了,

    四象绝杀阵之内,玉台之上,只孤零零的放着一把黑色的弯弓,就这么一件。

    这把弯弓,三尺来长,  弓体不知道是何物所制,通体乌黑如墨,细细观察之下,上面还有一条条暗红色的纹理,这些纹理有点奇特,它们并不是固定的,而是在缓缓的流动,如同人身上的血管脉络一般。

    除此之外,整个弓体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在两端雕刻着两个栩栩如生的龙首,龙首张开的大口上就是挂弦之处。

    一根小指粗细的弓弦就挂在那里,此弦表面纯白,内部有一条极细的金线。

    这把外形并无太多出奇之处的弯弓,并无任何灵气,但是却是透出了一股冲天的杀气。

    对,就是杀气。

    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气,似乎要杀戮一切,毁灭一切,不但是生灵,连河流山川,甚至连天地都不放过。

    这股冲天的杀气连上古凶阵之一的四象绝杀阵都无法彻底隔绝掉,森森的杀器透出到阵法之外,让人不禁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意。

    这不是一件寻常的法宝,和陈东刚才看过顶阶法宝不象,和超阶的法宝同样也不相同,这是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一种法宝,陈东毫不怀疑,这把黑色的弯弓是一件凌驾于超阶法宝之上的法宝。

    不论是从它的气息,还是它深藏在此,独占一室,而且由四象绝杀阵来守护,比起这里的四象绝杀阵来,刚才藏宝楼四楼的禁制威力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如果说它只是一件普通的法宝,那才是让人不可思议,这绝对是一件远超过方才一切法宝的特殊法宝。

    不过就现在来说,了解这把黑色弯弓底细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想要拿到它,首先得破开外边的四象绝杀阵,否则万事休提。

    但是四象绝杀阵是这么好破的吗,四象绝杀,仙魔难敌的说法可不是虚的,对与此阵的了解,恐怕没有多少人比陈东更清楚,贸然出手破阵,最大的可能就是被阵法的反击打了个神魂俱灭。

    如果说陈东比起其他人人来,有什么优势的话,就是他对四象绝杀阵的了解了,不说破阵时候可能得到的领悟,光是在外边观察阵法的运行和变幻,已经让他受益良多,以前很多不解之处都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在四象绝杀阵造诣已经提升了一个台阶,如果这个时候再让他布置一个四象绝杀阵,就不会是以前那样对结丹期修士就效果不大的样子货了。

    “要是能把阵法破开的话,那怕只有一刹那的时间,会有多少收获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陈东两眼放光的看着面前的阵法,破开阵法他能得到的东西,比其他人要多的多,不但里面的法宝,连四象绝杀阵上的造诣也会大进,如此重利,很难不让人动心,就算失败的下场是死亡也是一样,刚才在藏宝楼的三楼四楼,他没有出手,是因为把握太小,也是因为利益还不够大。

    而且现在,利益是够大了,至于把握。

    “四成,不——应该有五成!”

    探察了良久后,陈东长呼了口气下了这个断言,比起方才藏宝楼四楼的禁制,四象绝杀阵的威能在十倍以上,但是和方才那些禁制不同的是,四象绝杀阵他有颇为深刻的了解,彻底次阵破开他做不到,恐怕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能做到。

    陈东敢认为自己有五成的破开把握,是想趁着阵法里出现的一处微小瑕疵,暂时破开阵法,这却是有五成的把握。

    至于阵法运行中出现的那处微小瑕疵,却是不难解释,无论多少强大的阵法,无人主持的情况下也经不起时光的侵蚀,任何阵法禁法概不能例外,当然要不是陈东这样的阵法大家,又对此阵有一定的了解,也根本不可能探察出这么微小的缝隙,就算能探察出来也无法利用。

    五成——对陈东来说已经足够了,这样的机会还不出手,更待何时呢。

    决定之后,陈东也不再浪费时间了,双手连挥,一道道符文飞出,开始布置那周天破禁大阵,无论最后成与不成,他要必须在剩下的十个时辰内布好阵法,要是不能借助周天破禁大阵之力,只依靠他自己的法力话,成功的可能就连半成都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