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小心思

    “站住。”

    碧城停滞了脚步站在原地却不知道该不该回头。在这偌大的深宫之中生存好比在悬崖边上行走,不知者浑浑噩噩着过,清醒着步履薄冰小心苟活,最倒霉的人是浑噩之人忽然清醒了那么一两次不小心朝着万丈深渊看了一眼,从此便万劫不复。而此时此刻谢则容的声音就像是从万丈深渊下面传来的一样。

    “皇兄,那不过是个司舞。”

    “司……舞?”

    “是呀,皇兄。那是朝凤乐府的司舞,她身旁那个是苏相的女儿。”

    “苏卿的女儿?”

    “是,皇兄。”

    “你下去吧。”许久,谢则容的声音。

    “陛下不与你们计较,便下去吧。”洛薇的声音。

    碧城稍稍松了一口气,正想推着苏瑾尽快离开,却听见身后谢则容淡淡地开了口:“你下去,洛薇。”

    “皇兄……”

    洛薇的声音轻浅无比,倒是有了四年之前的感觉。碧城静静听着却许久没有听见身后再有声响,好久之后才是一阵极轻的“砰”声,再然后便再也没有声响了。洛薇路过碧城的时候皱起了眉头,眼里噙着一抹露骨的憎恶,却最终什么也没说缓步与她交叉而过,偌大的一个御花园里除了虫鸣鸟叫就只剩下了余下几人的呼吸。

    黄昏的最后一丝余晖终于落到了树木枝桠后头,碧城站在冷风里进退两难,到最后她终于还是闭了眼。

    “回过头来。”

    “……是。”

    碧城定下心神推着苏瑾转过了身,终究还是见着了谢则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了身子倚在亭子的柱子上,宽大的衣摆下是一坛酒。他摇摇晃晃似乎是想站直了身子却怎么都不得其法,踉踉跄跄好几步后却又退回原地。

    他真醉了?

    碧城站在原地冷冷看着眼底谢则容松垮的衣衫还有他眼底的那一丝丝迷蒙,轻轻地松开了苏瑾的轮椅却没有靠近:谢则容虽然素来一派斯文模样酒量却是不可斗量的,她与她也算相识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他真正喝醉的模样。

    “你叫什么?”谢则容轻道。

    “越歆。”

    “越歆……”谢则容低下头,整个身子都垂在落日的余晖中,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越歆两个字被他辗转在口中念了许多遍,到最后变成了一丝淡淡的揶揄。

    他道:“孤每有烦心事,都爱在这儿喝酒。此处……此处风光秀丽,最重要的是依湖而建且周遭皆有屏障。洛薇花了两年时间才套了孤的侍卫放行资格。”

    碧城心一跳。

    谢则容却悠哉地放下了酒坛坐到了石阶上:“你是如何进来的,孤倒是好奇得很。你真不打算告知孤么,嗯?”

    一个“嗯”字带了一点点鼻音,慵懒得无法言喻,可是在那之前的话语却是十成十的冷静思维,一如既往的谢则容式细致入微滴水不漏。

    碧城正想要回答,却发现谢则容已经闭上了眼。夕阳。晚风。酒坛的盖儿被掀了开来,酒香弥漫在亭子周遭。他闭着眼睛倚在亭子侧边,眉心噙着一点褶皱,明明已经是一副昏然入睡的模样,却让人觉得他只是闭眼在等待时机……

    他似乎是真的醉了。

    碧城缓缓迈动脚步朝他靠近,终于不用掩盖眼里的憎恶。就在他身周的地上无数碎裂的瓷片凌乱地密布着,其中有一两片锋利如同刀刃。她蹲□捡起了一片,停滞片刻又上前一步捡起了另一片。

    一步,两步,越来越靠近谢则容。她已经可以听到他低缓的呼吸,闻到他身上那一丝熏香残留的气味,手里的瓷片像是从火炉里捞出来的一样滚烫。

    她手执锋利的碎片在他面前静静站立。

    半步之遥的距离,如果朝着他的喉咙刺下去……

    那只是如果,可是如果真的做了,就会成为后果。

    碧城静静站着,等到胸口中的心跳终于被理智渐渐压迫恢复到正常的模样,她又慢慢蹲□去,捡起了他身旁第三块锋利的瓷片,把它们收拢在手里后转了身,轻轻搁置在亭子里的石桌上。

    等她回头,却发现谢则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站起了身。

    那双眼睛漆黑如墨,哪里有半分醉酒的颜色。

    寂静。

    碧城敛去了眼里的光芒,温顺低眉:“陛下醒了?”

    谢则容淡道:“你在做什么?”

    碧城道:“臣女不敢触碰陛下,又担心陛下沉睡之中不小心触到那些锋利的碎片,故而把它们捡起来。”

    “手伸出来。”

    “嗯?”

    “手。”

    碧城不明所以,迟疑着伸出手后才发现那些瓷片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手心留下了几道殷红的口子。伤口原本不大,可是她把它们紧紧握着,这会儿已经变得有些黏湿。

    谢则容的目光落在她的伤口上,静默了片刻,忽的扯开了手里的酒坛朝着她的手心一倾斜。

    浓郁的酒香顷刻间席卷。那酒顺着酒坛奔腾而出,无数落在了碧城的手心里。

    碧城疼得马上缩了手,冷汗几乎是一瞬间濡湿了整个脊背!

    谢则容却笑了,他道:“如此,好得快些。”见碧城眼里依旧是惊惧,他又淡淡补充,“早年孤征战之时时常受伤,敷之以烈酒,可保伤口不至于糜烂。”

    “……谢陛下。”

    “下去吧。”

    “是。”

    一场虚惊总算过去,碧城又重新回到了苏瑾身旁,却发现这个懒虫居然还在沉睡。她推着苏瑾顺着来时的小道离开,走了好几步,身后传来谢则容不经意的声音。

    他说:“入了宫中乐府,可别一时兴起又改了名字了。”

    碧城脚步一滞,又道了一声“是”,才缓缓离开。

    很多很多年前,谢则容还是沙场上战无不克的少将。某一日燕晗大捷先皇亲贺,远未及笄的碧城曾经偷偷跟在先皇后头偷看那个年轻的少将。看他脱下战甲露出清秀的脸一派文文弱弱的模样,看帐篷里无数铁血的汉子满脸戏谑地调侃要与“谢小将军”不醉无归……后来,帐篷里老老少少醉了一地,连先帝也揉着额头回了自己帐里,那个谢小将军却坐在帐中不紧不慢地喝了最后一杯酒,朝当朝公主露了个暖暖的笑。

    当朝公主瞪大了眼睛,半天才挤出一句:你、你真的没有喝醉了吗?

    大战告捷的谢小将军却朝她招招手:末将证明给公主看。

    那一夜,碧城跟着谢则容去了外面的校场,亲眼看着他连射十箭,箭箭中矢。

    她惊讶得瞪圆了眼睛,却忘了计较她身上的明明是宫婢的衣裳,谢小将军如何一眼就能认出来她是当朝公主。

    她只记得他千杯不醉。

    沙场的烈酒谢则容尚且千杯不醉,宫中那些脂粉小酒怎么可能让他昏昏沉沉失去意识呢?

    谢则容生来如此多疑,三年前她匆匆一个“越哲蓉”的谎恐怕他还是记着的。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时间越久只能越来越生根发芽。

    他既然有心试探,她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

    不论如何,这一局是她赌赢了。

    御花园里彻底将晚,碧城推着苏瑾快要走到门口,却听见一声轻飘飘的声音:

    “小越。”

    “你醒了?”碧城停下脚步。

    苏瑾揉揉眼睛换了个姿势懒洋洋道:“你们那么大声响,想要不醒也难。”

    “那——”她居然是一只装睡吗?

    “小越。”苏瑾回了头,眼色有些复杂,她说,“你刚才……差点儿就刺下去了,是不是?”

    “苏瑾……”

    苏瑾却不再说话,她蜷缩在宽大的轮椅里头,瘦小的身体有些可怜。

    一路的寂静。

    *

    苏瑾听从苏相的安排借宿在洛薇宫中,碧城是一个人回到乐府的。天色已经很晚,乐府中却灯火透明,许多新舞都还在排练之中。在一片云袖与丝竹之声中,有一抹红衣倚在一张雕花漆木椅上,椅旁放着一壶茶,一些茶点。

    尹陵。

    碧城的脚步有些犹豫,上一夜的记忆如云烟一样略过眼前。月色下他的衣袂飘洒得像墨彩,祭塔上他眉眼还是有些迷蒙,指尖触到她的耳边的时候有一点点凉。她不知道他究竟有多么翻新的事才喝醉成那样,可是清醒之人本就不该与一个醉鬼去计较什么的,更何况他根本什么都没做。

    只是……虽然想是这样想,尴尬却怎么都甩脱不了。

    除却尴尬,还有一丝丝异样的烦躁。

    不如还是绕过去吧。

    碧城默默地在在殿中转了个弯儿,绕过三五成群练舞的司舞和集结在一块儿调音的司乐,还有面色带狐疑的步姨,沿着硕大的殿堂专门挑了最阴暗的角落回房。可是临到门口她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殿中那红衣。

    鬼使神差地,尹陵居然抬了头,隔着层层云锦与她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一时间所有的尴尬顿时到达巅峰,碧城故作镇定朝他点了点头,脚步却越走越快,直到回到自己房间才稍稍缓解了一些异样感觉。她替自己斟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房间里,九儿正在梳妆,见着她这副模样哑然失笑:“小越,你见鬼啦!”

    碧城又斟一杯茶,点头:“嗯。”

    九儿顿时窘然:“哪个鬼?”

    碧城正想回答,门口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她迟疑着去开了门却一瞬间愣了,因为出现在门口的居然正是那个“鬼”。

    那鬼笑妍妍:“小歆,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昨天没来得及更囧,今天我试试看能不能补上。如果晚上十点之前没第二章各位妹子就不用等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