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过了两日,天气依旧是晴朗舒爽。年前说好要过来商量布偶一事的朱博江夫妻也趁着天好准时赴约,当然,除了谈生意之外,也有顺道过来拜拜年的意思。

    因先前就跟崔无闲商量过此事,这会儿再跟朱博江夫妻谈起这事,苏萝倒是谈得干脆利落,待听到朱博江问她有何意见要提的时候,她也没有跟他客气,直接将她和崔无闲商量的结论提了出来。

    姚氏曾在小作坊待过好一段时间,她很清楚制作布偶的过程,所以说他们需要的不是制作好的布偶,只需新款式布偶就成。至于如何宣传经营,既然朱博江能够在宁州做生意,她相信他的手段远远高于她的想象。

    许是朱博江之前就大致猜到了这个结果,对于苏萝提出来的条件也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是稍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就同意了她的条件。至此,两家正是建立合作关系,苏萝只需将她想出来的新款式卖与朱博江就成,其余的事情不需她多费心思。

    毕竟两家是住在不同的地方,且还是一家住在小镇,一家住在州县。不管是出于商人之间的信用,或是别的缘故,两方都赞同签订契书时需要有位官员见证。于是,崔无闲让下人找来衙门的官员,正式签订了契书。

    契书签好之后,崔无闲诚邀朱博江夫妻,以及过来见证的官员到酒楼共饮一杯。他们也没有故作矫情,当即应下了邀约。恰好此刻正当午时,一行人就直接从茶楼转移到酒楼,点了一桌好菜,一直喝到尽兴为止。

    在酒楼拜别之后,崔无闲吩咐掌柜找个人到崔府让下人赶来一辆马车。虽说外头是晴空万里,但却不时刮来一阵大风,他家娘子现在可是双身子,真真容不得半点疏忽。

    “相公,刚熬的醒酒茶,趁热喝吧!”从酒楼回来,苏萝就立马让丫鬟煮了醒酒茶。虽然他的酒量不错,今日却也喝了好几杯,其中还有不少都是代她喝的,想来多少都有些不适。

    “只是几杯清酒而已,倒是让你担心了。”崔无闲朝她微微一笑,却也没将醒酒茶推开,伸手接过杯子就将还在冒着热气的醒酒茶全数喝进肚中。幸而茶水虽是冒着热气,温度却是刚好的,不然怕是烫得喉舌伤疼。

    “喝得那么急,你就真不怕给烫着了?”苏萝哭笑不得地看着茹毛饮血般的男子,抬手接过了他手中的空碗。说来她还真没见过他这副着急的模样,难不成他还害怕喝醒酒茶不成?

    崔无闲唇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翘,深邃的眸中满是掩不住的温暖柔情。待她将空碗放回桌面,他才将她一把抱起,动作虽快却极其轻柔。他缓缓凑近她耳边,低声轻道:“该是午休的时辰了,我们先去歇歇吧。”

    闻言,苏萝没来由地红了脸,他最近时常陪着她一同午休。本来这话听着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那话的腔调和他唇畔那抹笑谑却让她莫名的心跳不止,暗自嘀咕一句不过都是她想多了,然后就由着他将她抱到里间。

    隔日清早,俩夫妻刚用罢早饭不久,管家就差了丫鬟前来通报,他们家小姐携着姑爷回门来了。俩夫妻一听,立刻回房整了整妆容。直到俩人收拾妥当,才相携着来到主厅。

    小妹两口子回门,崔家人自是全都在场。苏萝两夫妻到达主厅时,王小黛和崔素柔已经聊了一会儿。至于崔无尘和其妹夫林向风,俩人都是默不作声地听着各自的娘子谈话,直到崔无闲过来才有些改变。

    当晚,也不知道是不是崔无尘故意为难,以各种理由灌了林向风好几杯烈酒。眼睁睁地看着新婚丈夫被家中二哥灌酒,崔素柔连连瞪了好几眼她家二哥,瞪得她那双眼睛都要冒火了,崔无尘才停止了灌酒的举动。

    接下来一段时间,崔无闲嘱咐下人早日雇得裁缝伙计等等,以期让成衣铺在元宵过后的某个吉日正式开张。与此同时,酒楼和茶楼也开始忙了起来。虽说这会儿客人依旧不多,但还是有很多事情耽搁不得。

    年初九的清早,苏萝在丫鬟的陪同下,特地去小作坊看了一下。此时她的肚子早已显怀,如果崔无闲不在她身旁,她出门都是要以轿代步才能到她想去的地方。这事是崔无闲要求的,同时也是她同意的。毕竟在这个朝代挺着大肚子抛头露面确实有些不妥,重要的是还有很多安全隐患在内,她也不希望有任何闪失。

    到了小作坊门前,苏萝在冬青的搀扶下出了轿子。她才刚走到门前,门的另一边就传来了轻微的干呕声。跟在她身旁的两个丫鬟,以及守在门外的永康都是一脸错愕。好在她们也懂察言观色的,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春红收到苏萝无声的指示,上前两步抬手扣了门。不多会儿,厚重的木门打开了。开门的是苏家村的姑娘,看到门外站着的正是小作坊的东家苏萝时,微微怔了一下,旋即连忙向苏萝道声好,然后将她请进了门。

    苏萝进了院子就下意识地往方才那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围墙角落几个年轻的妇人正围着另一个妇人低声说些什么。她就站在原地看了一下,似乎正在想着什么,直到那些妇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她才迈步走了过去。

    “婉儿,你——怀孕了?”苏萝有些迟疑地问道,视线从苏婉儿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蛋移到她的腹部。

    “阿萝,我……”苏婉儿抬眼对上苏萝的眼睛,明亮的眼中除了一丝淡淡的羞涩,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像是犹豫了很久,她才低声央求道:“阿萝,我虽然怀孕了,但我还是能够继续忙活的,请你不要……”

    说到这里,苏婉儿的嗓音已经哽咽起来,眼眶也凝聚出了水雾,双手却是轻柔地抚着自己的腹部。她其实早就怀孕了,但她担心苏萝知道这事之后就将她辞退回家。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好活计,她是真不想因为怀孕而被辞退的。想到她相公不停劝说她先在家里好好歇歇,他会努力挣钱养家,她心里既是温暖又是难过……

    看着她那副满目难过的神情,苏萝岂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前世所在的环境也有不少孕妇都是挺着肚子上班的,现在这村里的孕妇同是照样下地种田。要她以孕妇忙活不得的原因将苏婉儿辞退,她还真做不到如此。

    最后,苏萝跟苏婉儿说了暂时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待身子稳定了,家人也没意见再来小作坊。而苏婉儿因为之前忧虑过重,精神状态确实有些不好,如今得到苏萝不会因她怀孕而辞退她的保证,她才放下心来,接受了苏萝的提议,暂时回家好好养养身子再说。

    小作坊原先是由苏婉儿当管事的,此时她有孕需要再加修养,苏萝就提拔了另一位她比较看好的妇人。年前某日,崔无闲让人帮她找到一位识字会算的中年妇女,小作坊也再次有了位管账的账房娘子。

    元宵节后的第四天,淑雅阁旁边的成衣铺正式开张,成衣铺和淑雅阁打通成为一间铺子,店名依然为“淑雅阁”,只不过是主营商品由原先的布匹改为布匹和成衣。

    开张这日,苏萝借助了前世的某些宣传方式,在家里挑了几位年轻的丫鬟,让她们穿上淑雅阁的成衣在店门口走一圈。因淑雅阁很早之前就被镇上许多年轻女子所喜,听得淑雅阁有成衣买卖,不少女子相互通告。所以那日来的女子都看到了阁中好些靓丽的衣裳,再加上新店促销,倒是有不少女子都在店中买了衣裳。

    等到夏季的时候,阁中不时推出清新靓丽的衣裳,淑雅阁的利润日益上涨。而这时,朱博江在宁州开的布偶店也成了宁州中名气盛大的店铺。当朱博江得知淑雅阁是他们崔家的店铺时,转而向崔无闲提出再次合作。

    而这次,崔无闲夫妻商量过后都婉转地拒绝了朱博江,之后又有几位行商提出合作,他们都一一拒绝了。于他们夫妻而言,淑雅阁的意义远比酒楼茶楼小作坊都要具有深刻的意义,他们希望经过他们自己的努力,从而让淑雅阁走得更远。

    初秋某日深夜,苏萝突然开始阵痛。刚哼了两声,睡在她身侧的男子立刻就惊醒过来。素来沉稳的男子在面临此事之时,以往不曾有过的紧张霎时冒上了心头。在她艰难生产的期间,好几次都冲动得直想破门而入。

    幸而他们的孩子是个贴心的,也没有多折腾她,在稳婆的帮助下很快就生了出来。孩子刚哇哇大哭了几声,一直守在外面的男子等到稳婆开了门就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

    苏萝看着满眼都是柔情的男子,看着他疼惜不已地拨开她额前汗湿的发丝,不由得缓缓一笑。待稳婆将已经洗干净的宝宝抱到他们俩人面前,她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笨手笨脚地接过他们的第一个儿子,笑得越发的温柔满足,眼中凝聚出来的泪珠不知不觉地没入鬓发之中。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到这里就完结了,更文一直没规律,实在对不住了。千言万语说不尽,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