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道别了所有的过去,如今的穆婉荨与皇甫涛倒似对儿神仙眷侣,安乐的四处游玩,皇甫涛也便都不再终日提心吊胆的害怕自己会失去了她,如今怕是她也舍不得自己吧。

    听说姚思思和刘子浚如今已是喜得一对龙凤胎,可是苦了姚思思生产的时候差点儿就给难产了,终是素日里身子调理的好,也好在有惊无险的在鬼门关游走了一圈也还是回来了。

    而自己的哥哥穆伯韬与寒香的嫡子已是满了周岁,所幸大家过的还都是不错的。

    冥靖将大北朝治理的很好,穆婉荨和皇甫涛所游之处皆都听到当地百姓对新皇的称赞,不过这多半都是应了冥熙的功劳,大大小小的事物总是要为冥靖分一分忧的,只是不知怎的,升了王爷却还不见他娶一房妻室。

    “你说这七王爷总不该是还在惦记这在下的娇妻吧。”皇甫涛牵着穆婉荨的手招摇过市,毫不遮掩的炫耀着幸福,嘴角微微一勾,倒是开上了自己的玩笑。

    穆婉荨只是撇了他一眼,倒也习惯了他这般自傲,通常这时候也是很配合的“奈何皇甫公子福气好,讨了一位貌赛天仙的妻子,自己需得好生守护着时还得提防着旁人妒了心眼抢了去,妙哉妙哉啊!”

    “荨儿近日是愈发自恋起来,怎的,这点儿倒也是我将你宠出来的?”皇甫涛看着穆婉荨低眉一笑,倒是没见过谁这般脸不红心不跳的拐着弯子夸自己的。

    揽月和薛轩远远的跟在后面,看着自家主子与夫人这般恩爱,倒也甚觉美哉。

    只是今天突然提起冥熙,穆婉荨倒想起上一世因为他的原因喝下的那一杯毒酒,本是为了了断自己的性命。却不想阴差阳错的重活了一世,这说来说去倒不知是该埋怨他还是该感谢他了。

    上一世护国大将军因为被传私通外敌而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落,穆家上上下下二十三口人无一幸免,自己却在寒香的代替之下被冥靖悄悄的掉了包救下了刑场,终究却还是一路被追杀,浑浑噩噩的逃跑中却也还是身染重病昏迷不醒。

    再醒来的时候却是在杭州的凤羽阁中。才知道阁主古彦见她生的不俗便将她救了回来,并让她做了婢子生活在凤羽阁中,长大之后自然便成了凤羽阁的舞姬,然古彦有心培养她,琴、棋、书、画、歌、词、诗、辅,尽是样样授之。那时候可是红透了杭州半边天。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因这一红,原本已经逐渐安生的生活又被寻来的冥靖的打乱,彼时他已经是大北朝皇帝晋封的皇太子,原本已将古丽娜扎许给了他。但他终究也还是为了自己抗旨不从,告诉皇帝和皇后,此生是非穆婉荨不娶,然皇帝知道自己还活着,却是如何也不愿自己的爱子娶了个罪臣之女,两父子竟僵持着谁也不愿意退一步,竟将皇后气的生了场大病,终是撤了冥靖皇太子的头衔。

    那时我并不知晓他为了我毁了与古丽娜扎的婚事竟造成了那么严重的后果,正是年少轻狂,都得为了情爱自私那么一遭的。我为了能与冥靖厮守终身却也辜负了古彦阁主的培养,生生赶去了京城梦想着能够与冥靖携手终身,却不想撞见了年少气盛的七皇子冥熙,后来便生出了诸多事端。

    而当时的我并不懂得未雨绸缪、思前顾后的生活,自以为为了所爱之人就算是撞个头破血流也是心甘情愿。

    皇帝不同意我与冥靖在一起,不知如何知晓了我正住在冥靖府上,便派了官差想要将我押走,冥靖为了能与我厮守却也是公然反叛他的皇阿玛,当夜便带着我收拾了简单的行礼准备浪迹天涯做一对亡命鸳鸯。

    他丢了皇位,弃了爹娘。一心只愿陪我厮守终身,当时我是甚感动的,然热恋中的女子总是痴傻的,一心只想着无论如何要与冥靖在一起,却丝毫也不曾想过他的处境,便那么脆生生的与他私逃了。

    皇帝当然是不愿意从此真的失去了他专宠的宝贝皇子,逐派了七皇子冥熙前来四处追捕我们,也怪我的身子骨太弱,一路总是受不了什么折腾还喜生病,就算是小小的风寒也能折腾到下不了床的地步,本就是亡命天涯,住所衣食皆是不好,冥靖见我生病着实心疼,最后终究也还是妥协的被七皇子给缉拿住了。

    原本是想要待回宫之后等将我医治好后,再潜心到皇帝面前祈求几次,皇帝自小对他疼爱有加,多多祈求总是能够答应他娶我进门的。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在冥靖一心想着要回宫乞求皇帝的时候却是殊然不知我落到冥熙手上之后又怎可能再能与他团聚。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冥熙对我的心思,却见他与冥靖自小感情好便也对他无所防范,不想后来却是因为他的原因造成了我和冥靖之间的种种误会。

    因身为罪臣之女不好在人前露面,冥靖便托了冥熙照顾我,生病期间一直在冥熙府上疗养着,一日,我的病已是好的差不多了,听说冥靖来了府上正与冥熙在喝酒,便起身想去看看他,却不想步伐才刚踏到后院,我便已经老远的看见冥靖的怀里正抱着另外的女子,两个人郎情妾意竟正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苟且之事。

    堆积在心里对冥靖所有的信任和依赖瞬间瓦解,我当时只以为是遭了莫大的背叛,万念俱灰竟想到了回杭州,可当时冥熙说我若回杭州,冥靖自是知晓我的去处,定会去寻,他便帮我一直安排着住到了城郊外,当时一人无依无靠又遭到冥靖的背叛,我寻死的心都有了,却得到冥熙的那般照顾,心里自是感激的,便也任何没多想,后来才知道自己信任了冥熙原是天大的错。

    冥靖找不着我便终日的烂醉,任何人规劝也于事无补,朝堂上的事更是一概置之不理,被废了的皇太子如今再如此萎靡不振也着实让文武百官都对他丧失了信心,倒是七皇子冥熙足智多谋获得了很多大臣的赏识。

    那时候,正是皇甫家族新换掌权人,继任的便是上一世的皇甫涛了。

    一直与大北朝素来交好,皇甫涛继位后却顷刻爆发了与大北朝的战争,皇帝慌乱之际再也顾全不得什么,为了保住大北朝的大好河山,便差了冥靖和冥熙为大将军带兵去抵挡皇甫家的叛军,正是那一场战争便让冥靖战死沙场,尸骨无存。

    当我知晓的时候,发狂了般去了战场寻找了冥靖整整七天七夜,横尸遍地,一片荒凉,我就在那一堆堆白骨中翻了整整七天七夜,终究也还是没有寻得冥靖的尸骨,倒是累到了自己,再清醒时,已然已经躺在了冥熙的厢房之中。

    他告诉我他对我的感情,奈何冥靖的死对我的打击太重,我再也经不起任何一场感情,却已是疯疯癫癫终日哭闹着嘴里呼喊着冥靖的名字。

    后来的后来冥熙终于对我失去了耐性,却也不甘他为我付出诸多却还抵不过一个死人,将所有的事都说与我听,我才骤然清醒。

    原来当初穆家的灭门惨案,不是旁人正是冥熙的额娘华妃娘娘所设计,因为皇上与我和冥靖辞了婚,我阿玛又是掌兵权的护国大将军,因忌惮我嫁给冥靖后难免以后穆家便是帮着冥靖的,为了帮冥熙争夺太子之位,首先要除的便是我穆家,后来计谋很是成功,护国将军穆柯辕通敌叛国,被皇上亲自下旨诛九族。

    还有后来我看到的冥靖与那女子在后院的交欢也是因为被冥熙在酒里暗中下了药,奈何我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曾给过他,我与他便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一面,直至天人永隔的地步。

    我承受不了这太过残忍的真像,只想一杯毒酒了解冥熙,而我自己大不了与他同归于尽。

    表面上同意了嫁给冥熙,却在大婚当晚,一壶毒酒正欲毒死冥熙,却不想被他识破,终归是没有为穆家满门报得了仇,而我自己却是一杯毒酒下毒,生生了解了自己的性命,好随着冥靖的脚步去了,却不想老天终是怜我,尽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

    前世今生许多画面在穆婉荨的脑海里回放着,眼眶却终究是有些红润了。

    “道是日头毒辣,微风再怎般吹拂也不得将我妻的眸子都给吹红了罢,怎么了?不舒服么?”

    身旁的皇甫涛见穆婉荨突然变得有些沉默,仔细一瞧竟脸眼眶都泛红了,怕是惹得她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脸忧色。

    穆婉荨抬起头望着皇甫涛紧张的神色,却是摇了摇头脸上泛起了笑,竟是那般的温柔“我是突然觉得老天其实待我不薄,无论经过了怎样的凶险终究还是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兴许我这一世活着便只是为了与你相遇罢。”

    轻轻的抚了抚穆婉荨如墨的长发,将她拥入了怀里满心喜悦“是了,老天确实待我们不薄了,今后只要是你愿意的,我便与你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花前月下共话桑麻。”

    ——从前我只懂得揪着前世的不甘执念满腹,如今才是真的明了,原来重活一世不过是为了与他相遇,执手天涯,与子成说。

    全剧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