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门第 - 书香门第TXT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库>历史军事>妘鹤事务所> 第五十三案第十章 谁是七点钟

第五十三案第十章 谁是七点钟

    过了很久,妘鹤才慢慢苏醒过来。她眼前一片漆黑,头晕目眩,还伴有剧烈的阵痛。她听见一些说话声,一个她非常熟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说着那么几句话。

    接下来,眩晕的感觉不再那么强烈了,很明显,阵痛的部位在她的头上。此刻,她已经恢复过来了,慢慢地听清楚了耳边不断重复的说话声。

    那是何永的喃喃自语:“妘鹤,妘鹤,你醒醒,快醒醒,都怪我,都怪我,是我把你害了。”

    妘鹤声音低沉地说:“我没事,你这个傻瓜。”

    何永大吃一惊,松了一口气:“天哪,妘鹤,你没事吧?吓坏我了,我以为你,你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呢。”

    妘鹤微微欠身,何永急忙扶着她起身。她环视一下四周,只见涵冰还躺在不远的地上,她似乎还没有清醒。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她认真地考虑周围的情况。她发现他们是在一间密室里,她发现这间房门也衬有粗呢布,外面百分百上了锁。看来,他们是被人囚禁了。

    妘鹤转头看看何永。他只知道傻看着她,根本没注意妘鹤提出的问题。

    “喂,何永,你去看看涵冰,我们得想办法出去。”

    何永这才清醒过来:“嗯?是的,还有涵冰,我这就去。”

    他站起来,走过去摇醒涵冰。涵冰伸了一个懒腰,以为自己才睡醒呢。等她的神智恢复过来。她才发现自己腰酸背疼脑抽筋。之前的情景一点一点地想起来。她一跳而起,又因为脑袋疼不得不痛苦地叫了一声:“哎呀,奶奶的。到底是哪个龟孙袭击了我们?这是什么鬼地方,我们干嘛要待在这里?我明白了,我们是被囚禁了?不会又是七面钟吧?这该死的七面钟,等老娘出去看不把他们碎刮一千多刀。”

    这时,妘鹤摆摆手,示意她安静。接着,妘鹤身子前倾。侧耳聆听。没错,她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钥匙插进锁孔里转动了一下。妘鹤绷住了呼吸。是何波来救他们了,还是照海或者别的人?

    门开了,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走进来。他们看到他脸上的钟指向六点钟。果不其然,他们被七面钟俘获了。这个人就是神秘的六点钟。

    “你们站起来。请跟我走,我们的头儿想找你们谈谈。”

    何永站在妘鹤面前说:“我们凭什么要和你谈?”

    哪知道妘鹤却顺从地站起来,看着何永说:“没问题,这是目前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至少我们可以看见七面钟的真面目了。”

    妘鹤说得不错,要想从这里出去,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于是,他们走出了密室,六点钟跟在他们身后。顺手把门带上,又锁上了门。

    “请这边走。”他指了指楼梯,他们顺从地上了楼。到了楼上。他们被带到一间散发着霉味的小房间。

    之后,六点钟吩咐他们说:“请在这儿静静地等着,我们的头儿马上就来。”

    说完,他就出去了,随手把门带上,又上了锁。

    他们找椅子坐下。妘鹤和涵冰的头仍然痛得厉害。几乎无法思考。而何永反倒镇定很多,他胸有成竹。相信早晚会有人救他们出去,外面不是还有照海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见一个人进来。难道出什么事了?

    终于,他们听见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还是六点钟。他郑重其事地说:“好吧,我们头儿说了,邀请你们去参加七面钟协会的紧急会议。请跟我来。”

    涵冰的心怦怦直跳。要知道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堂堂正正地面对七点钟了。她要看看那个蒙着面具的家伙到底是谁。

    六点钟领着他们走下楼梯。接着,他打开密室的门,他们走了进去。当时,涵冰惊讶得无法呼吸。

    她又一次目睹以前曾经从那个窥视孔看见的情景。蒙着面具的人围坐在桌旁。她愣愣地站在那儿,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这时,六点钟坐到了他的位置上,和上次一样。

    不过,这一次桌首上有人。七点钟正坐在他的位置上。天哪,七点钟竟然来了,真的来了!想起这个,涵冰的心就激动地砰砰乱跳。终于可以见到仰慕已久的对手了,哪怕是死也值了。

    七点钟一动不动地坐着,涵冰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人的身上似乎散发出一股力量。他一动不动,但很有号召力。涵冰迫切希望他开口说话,哪怕做个简单的手势,而不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像一只巨大的蜘蛛那样盘坐在蜘蛛网的中央,无情地等待猎物自投罗网。

    过了好一会儿,六点钟才站起来。他的声音柔和圆润,还算动听:“妘鹤、涵冰还有何大董事,你们看到了,我们空出了三个位置。我很荣幸地告诉你们,那三个位置是为你们留的。七面钟邀请你们入会。”

    三个人傻眼了。妘鹤喘了口气。不是早做噩梦吧?她,大名鼎鼎的名侦探妘鹤,正被邀请加入一个秘密组织,这怎么可能?

    涵冰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做梦!让姑奶奶加入你们的组织,下辈子吧。”

    七点钟呵呵一笑回答说:“涵冰,你还不知道自己要拒绝的是什么。”

    一霎时,他们感觉这个声音很熟悉,是的,很熟悉。而就在这个时候,七点钟缓缓抬起手,笨手笨脚地解开了面具。他们屏住呼吸,终于,他们就要知道一切了。

    面具拿了下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面对的是,照海那张毫无表情、木然的脸。照海竟然是七号!?

    “正是我!”照海镇定地说道。

    紧接着,三号也摘掉了他脸上的面具。他们认识,这是刑警队的杨副队。杨副队起身绕过涵冰的身边,拉过来一把椅子把目瞪口呆的涵冰摁在座位上:“来,坐下吧,坐下慢慢说。”

    涵冰怎么可能慢慢说,她砰地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像蹦豆子一样七里呱啦地倒出来:“程照海!你玩什么猫腻?你必须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是七点钟?七面钟又怎么在你们的控制之下~~~”

    照海走过去,轻轻地让妘鹤坐下,又表示理解地对涵冰摆摆手,似乎感同身受,他那种沉重的声音缓缓地解释说:“好吧,我要说的是你们完全搞错了方向。这要多亏你涵冰,你不该把七面钟俱乐部牵涉进来。要知道,七面钟俱乐部是我组织的一个团体。这位是杨副队,想必你们已经认识了。这个,四点钟郭总,他管理这家俱乐部,我们利用了他的地盘做掩饰。至于五点钟嘛,也是我们的一个同行。至于我们的三点钟嘛~~~”他停下来。

    然后,三点钟取下面具,他们看到智慧那张漂亮的脸庞,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他们早猜到了。

    涵冰忿忿地说道:“我早对你说过了,你却一直在为她打掩护。”一见到照海竟然把这个美女叫进来,她醋劲大发,冲过来就给了照海一个扫荡腿:“叫你骗我们!亏你还是我们的老同学呢。还有,她是谁,你必须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你今天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看到涵冰的挑衅,智慧竟然莞尔一笑。她操着纯正的东北口音说道:“早听卢江说过,涵冰是位快人快语的女孩,今日接触,果真是呢。说真的,我跟卢江订了婚。我们原计划今年年底结婚呢,可是他死了~~~”她漂亮的脸蛋黯然下来,一抹浓重的悲伤划过脸颊:“唉,我不能,我必须找到杀害他的凶手,就是这样,和照海没什么关系。”

    涵冰哈哈大笑,紧紧握住智慧的手连连道歉,并说自己有肺无心,让她千万别介意。

    不过,妘鹤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七面钟到底和案件有什么关系?

    照海开口说道:“其实很简单,你知道,城内连续发生了几起高智商犯罪,银行盗窃、博物馆藏品被窃、收藏家家中被盗古玩。这几起盗窃技术含量高,罪犯有明确的计划及实施方案,并且他们心狠手辣,警方已经牺牲了三条人命,但对方却仍然逍遥法外。这个时候,杨副队建议我成立这么一个组织,以追踪这个盗窃团伙为宗旨,最终抓住这个团伙。”

    “不,我要问,这个团伙到底是谁负责的?你们有目标了吗?”

    照海的脸阴沉下来:“是的,我们都认识,他就是何波,我们的老同学何波。不过,今天下午已经被抓捕归案了。”

    何波?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团伙的负责人竟然是何波?老实憨厚的何波?他在学校一直被成为老好人,做事中规中矩,从来没和哪个同学红过脸。可是这些案子真的是他犯下的吗?还有高志国和卢江,是他杀的吗?

    无论如何,他们难以置信!

    虽然知道真相很让人痛心,不过照海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始解说一切谜团。

    “我自己也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怀疑到他的头上,我是听到卢江临死时说的最后几个字才得到启发的。自然,妘鹤会以为那几个字是要你带话给何波,说七面钟害死了他,字面上似乎是这么个意思。但实际上你理解反了,他想告诉七面钟一些有关何波的事。(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