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六章 我和她

    车比较贴近橱窗地平行摆着,的确有点妨碍辉煌酒吧的朴质气质,关键还刁难了新手女司机何沛媛要先观察构思怎么重新上路,真是两头为难,不免脸上抱怨嘴上嘀咕

    杨景行又当起温柔好教练:“倒出去方便点,先往前摆过来,到这差不多,就当侧方停车……”

    年晴和齐清诺就没义气了,不仅不出谋划策还站得远,像不认识的样子

    杨景行热情地帮女朋友拉人气:“上车,别怕”还有开门服务

    明显是勉为其难,两个伙伴上车上得不冷不热,客气话都没一句

    杨景行还是经验少,为领导关车门这种细节都忘记了,急着上副驾驶保持存在感:“先打方向再动车,多打点……回快点,目的是把屁股摆出来……”

    其实何沛媛的手脚已经趋于熟练,轻轻挂倒挡稍稍看屏幕,还有思路跟后面聊天:“晴儿你开车的时候二白啰嗦不?”

    年晴好像没在意这种事,想了一下:“有时候……”

    齐清诺已经看出来司机是有实力的,就放松了坐姿舒口气:“你们同病相怜,我深表同情行吧”

    倒着车呢,何沛媛也得回头快横一眼:“什么都能找茬,我不讲话了”

    看样子,齐清诺要快人一步了

    年晴也保持自己的优势

    领跑的是副驾驶上的男人,不过他斟酌了一下后还是弃权:“注意前面”

    车头离墙太近怎么办?何沛媛稍犹豫了一下又挂前进挡,气得也不在乎那点输赢了:“有我车头两倍长”

    是自己的错,杨景行更小心语气:“不用往前,回正继续倒就没问题”

    “撞了别怪我”何沛媛把方向打得似乎要故意

    杨景行还是轻言细语:“你车撞烂了不起破他两块砖,划不来……”边说还回头给后座赔个嘿,看到的却是年晴在对领导咧嘴坏笑得不言而喻又高深莫测,他连忙躲回去了

    “不该你请客?”齐清诺的声带几乎追到前面,而且当机立断:“标杆结账,今天一笔勾销”

    何沛媛的大部分心思在倒车上:“……什么账?”

    年晴也哈得明目张胆了:“请谁的客?”

    “当然请我”齐清诺简直生气:“他们那叫共同承担”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何沛媛先回绝了再说:“共同个头……”

    “可以打了”杨景行也一毛不拔:“转向灯养成习惯”

    不管什么账目吧,同坐一辆车还是要安全第一,都先不理论了虽然何沛媛的脚踩延音踏板时没有深浅但控制刹车还比较适度,后轮下路肩的颠簸还算能接受没让伙伴太变脸色,然后车子的倒退变得更缓慢,好一会后前轮的落地就挺温柔了

    杨景行抢先喝彩:“满分”

    何沛媛脸上轻松得有点得意:“小题大做”

    是不是就算共患难了,齐清诺都不算账了:“cd听一下”

    杨景行摸起脚边的袋子拿了新专辑,换了光驱里还没协助女朋友做完第二遍赏析的《劳塔瓦拉第七交响曲》,就从第一首《安逸》开始播放吧

    虽然当初没舍得选装高级货,但这车的音箱也还过得去,让歌曲简短的电吉他前奏都有了沉浸包围感,然后付飞蓉的声音就响起:“立交桥、社区、广场包围着草堂,龙门阵、竹椅、茶缸感染了匆忙……”数字载体似乎比辉煌的现场演唱更凸显歌手声线特点

    四零二谱曲编曲的新歌呢,不过后座两位好像都不觉得新鲜,客气话都没一句更气人的是还没听几句年晴就没耐心了,放下了车窗看外头去了:“没人了……”

    这个有百来个位置的停车场虽然破旧了点但生意是很红火的,附近不仅馆子多,这两年连酒吧也要成规模了,可是这会居然没见守株待兔的代驾了

    何沛媛觉得不应该呀:“先前有一排,广告都接了四五张都扔了,你自己打电话吧”

    “再看看”杨景行不着急:“开进去,把你的位子让给我”

    还好,入口这边还有两个穿着代驾广告工作服的,何沛媛再问车主:“就叫他们吧?”准备停车

    年晴宣布:“你车给我,你送他回去”

    “啊……”何沛媛的思路来不及转弯,但是先了松刹车:“你开我的?”

    年晴不讲究:“这个也行”

    “我回家”何沛媛抵触情绪明显:“东西还在车上,明天上班”

    年晴讲道理:“东西你拿呀,让不让你回就是他的事”

    “也好”杨景行能接受的原因是:“尽量尽量别让陌生人上车,尤其你们”

    “那你叫熟人呀”何沛媛还跟伙伴说明:“有个阿姨代驾,认识几年了,连他做什么的都知道”

    两个伙伴没有看法,年晴只是提醒:“左拐”

    何沛媛有点怀疑:“我记得好像……哦是这边”

    年晴却不知道齐清诺的:“你停哪?”

    小心拐过这个寸土寸金的回头弯,车子就停在了自己的87119前面,何沛媛还在想办法:“你问一下吴阿姨,要是不远你就等一下”

    “啰嗦”年晴推门下车了:“钥匙!”

    何沛媛脸色挺不高兴的,因为她包在男朋友腿上,这家伙一下就把钥匙串掏出来,从铁圈里下车钥匙的麻利哪像喝酒了?

    杨景行还下车了,先解锁再把钥匙递给年晴,然后直接去开女朋友的后备箱提出行李,回来直接往自己车后座塞

    真是眨眼间木已成舟,下车的何沛媛也只能接受现实:“那你留神点……”

    年晴理直气壮:“反正不赔”

    “不是车,人”何沛媛还得赔笑脸:“他教我的,有时候情愿撞车……”还是别说了吧,她自己最讨厌乌鸦嘴

    《安逸》这首歌在cd里有四分四十多秒,虽然歌曲不是那么休闲,木吉他尾奏倒真的挺“安逸”,大部分音符都留在车内了,少数活跃的从半开的左前门轻轻跃出又飘散于这已经算远离繁杂霓虹的停车场上空

    车边站着的三男一女一时间似乎都被这种音效吸引,安静下来侧耳倾听,不过车里的吉他手好像终于自我催眠睡着了,现场只剩下沉闷的发动机怠速

    “走不走?”年晴拉开了朗逸车门,对宝马里响起的第二首歌全无兴趣

    何沛媛还是挺有责任心的:“你的呢?”

    齐清诺用下巴指了一下大概方向后手在衣兜里把大衣合拢一些是怕冷还是深沉:“快走,我们还有二人场”

    年晴咧嘴乐:“我累了不奉陪”

    齐清诺都瞪眼了:“你们俩一路说什么了?我不问清楚?”

    “没有”何沛媛心虚得好灿烂:“不管你们,走了”

    杨景行抢先上车,拉门的时候对外面顺带一提:“安全第一”没得到回应

    何沛媛站在车门内后又对伙伴喊了话:“cd要不要?还有两张”

    “明天带一张”齐清诺挺干脆

    何沛媛就上车关门,顺着拉安全带把视线定格到男人脸上,摸索着插锁扣

    杨景行识趣点:“先回媛媛家,行吧?”

    何沛媛的坚毅脸色并没软化,挂挡起步

    杨景行好大胆子,直接翻起女朋友的包包来:“扇子呢?”

    “干嘛?”何沛媛有幽默感了:“热呀?激动?兴奋!”

    “激动你个头”杨景行冷哼的样子很欠揍,看女朋友的眼神还有埋怨:“怎么又突然搞这么一出?怎么想的?”

    何沛媛哼:“你问她们”

    杨景行都皱眉了:“你怎么想的?问她们什么?”

    两个人不在一个频道上,何沛媛得调一调:“……又不是我!她们要来!”

    什么情况,杨景行可不是好骗的:“她们又不知道”

    有人要冤枉自己,何沛媛先生起气来再组织辩论:“……你要我请假!”简直要炸毛了

    是哦,这事最重要,杨景行顿时堆起笑脸:“说好了?”

    “不去了!”何沛媛情愿:“我在家睡觉,跟李迪雅看帅哥!”

    “家里说没?”杨景行自说自话:“正好去跟你爸妈表个态,”

    何沛媛真好笑:“你表什么态?”

    “让媛媛开开心心去高高兴兴回”杨景行恨不得唱歌:“让媛媛喜欢上九纯好地方呀”

    浦海姑娘不屑的表情,然后感觉有什么不对:“……歌关了!小声点”

    杨景行另辟蹊径,按暂停

    何沛媛也有思路了,使劲摆好审讯姿态,屁股都要调整一下,重新来:“你以为是我叫她们来的?”

    杨景行的想象力有限:“不是?”

    “我神经病?”何沛媛真是委屈又气愤:“找不自在!”

    杨景行不太敢想:“齐清诺?”

    何沛媛轻哼一下,还是先过弯再控诉:“就是你催我请假请假请假,明天再说都没这么多事”

    杨景行小心点:“什么时候说的?”

    这两天也累了吧,何沛媛没那么多力气保持情绪高昂,声音缓和不少:“本来想火车上说,一上车都睡觉”

    杨景行嗯:“然后呢?”

    “到了又都急着下班”何沛媛轻描淡写:“我叫她们带我一段我取车,在车上说的,齐清诺点头了”

    杨景行嘿:“感谢领导”

    “上班三年了第一次休年假”何沛媛底气很足:“没演出没活动,我还说有事打电话”

    杨景行想得美:“把前两年的也补回来”

    “不过她没问去哪”何沛媛有点奇怪:“也没提醒我瞎子下周回来……”

    杨景行不屑:“以媛媛的心细不需要别人多嘴”

    何沛媛象征性白眼一下抓紧讲述:“本来就这样我在路边就下车就没事了,要送我到地库,那我就让她们看看我是真的取车……笑什么?不都是你!”

    杨景行不笑了

    何沛媛继续:“下去没看到你的车,就问你,本来不想说,可要齐清诺回家听她爸说了,怎么想我?我就说你在请她爸吃饭”

    杨景行明白了:“就说要过来?”

    “还没有”何沛媛似乎已经进入讲述者视角:“老齐一般不问你,年晴问的”

    杨景行哼:“就她事多”

    “感觉也不像故意的”何沛媛讲公道话,语气一转:“可是老齐生气了!”

    杨景行莫名其妙:“生什么气?”

    “也没马上生气……”何沛媛回想一下:“是越想越气!”

    杨景行才不高兴呢:“气什么呀?”

    “说你没意思!”何沛媛似乎准备站到团长那边去:“不请吃饭连句话都没有”

    杨景行有理由:“还没正式发行”

    “主要是……”何沛媛似乎觉得牵强:“她说她和盼盼也是朋友”

    杨景行也进入状态了:“那她们自己联络”

    “盼盼不好意思呀”何沛媛想起来:“就是,我说你可能是怕盼盼尴尬,她说我们都不尴尬就是我和她之间都不尴尬……”

    杨景行真好意思:“那是你们之间,我管不着”

    “不是这么说的,开始没说盼盼……”何沛媛眉头紧皱,好像是思路被搅乱得下细功夫来理清:“我说你在请她爸喝酒,喝什么酒,成路专辑,做好了?我说要发行了,齐清诺就我靠我怎么不知道……又笑什么?”

    杨景行仰慕:“媛媛要是做演员肯定是当红实力派花瓶”

    何沛媛简直悲痛:“知不知道我今天晚上多被动多难受,被她们两个夹起来欺负,你还笑!”

    杨景行马上重视:“她们怎么欺负我老婆?”

    何沛媛想了一下,却是想到:“你说晴儿什么意思?凭什么我送你?把你送到我怎么办”

    “那是我们的事她还帮你想那么多?”杨景行帮女朋友保持脉络:“你们怎么说起要过来的?”

    何沛媛哼:“她想得最多!处处帮齐清诺讲话!”

    杨景行的八卦多过关心:“比如?”

    何沛媛再想,大概这种事还是要结合前后语境才能说清楚讲明白,又得重头开始:“本来我都下车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