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徐来福有些后悔了

    李随风也知道自己的方法有些粗暴,但是这方法却也是最有效的了

    “嘿嘿,大爷,这事您可不能怪我哈,只有这样他才少受点苦,您也不想看到天赐哥继续哀嚎下去吧?”

    望着李随风直接一掌拍晕过去的徐天赐,其他人都是没有说话

    徐来福听到李随风这话,有些苦涩的道:“不怪,不怪,只是这样做,不会把这臭小子给拍死吧?”

    “嘿嘿,怎么会,我下手可是知道轻重的,天赐哥只是晕过去而已,不信您可以试试他的呼吸”

    尽管李随风这样说,但是徐天赐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徐来福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上前用手指试了一下

    在探到徐天赐那均匀的呼吸的那一刻,徐来福也是长松了一口气

    “行,那咱们赶紧走吧,我去办出院手续,你们赶紧把他抬到小风的拖拉机的车兜里面”

    “不不不,大爷,还是我背着天赐哥比较好,咱们要是这么多人抬着他,肯定会被人误会的,背着最起码引起的误会还少”

    被李随风这样一说,众人也是感觉李随风说的很有道理

    “行,那就听小李的,大家都赶紧的”

    随着徐来福去办理出院手续,李随风直接把徐天赐身上绑着绳子给解开了

    “小李,你这样不怕他一会起来控制不了?

    我看我们还是绑着他比较好”

    王德水说的这话也是得到了众人的一直支持

    毕竟之前徐天赐发病的情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实在是太可怕了,那简直就是个疯子一样

    “嘿嘿,不用,我能控制住他,咱们赶紧回去吧,再回去晚了,天都黑了”

    想到李随风开着手扶拖拉机比较慢,众人也就没再跟李随风继续争辩绑不绑的问题

    一路上,李随风背着徐天赐果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把徐天赐放在车兜里,李随风摇开车便朝着莲花村赶

    他也是担心徐天赐中途醒过来,所以一路上都是开的飞快,油门加到底

    刘大福看到众人都走了,他才想起来自己的化验报告还没赵医生看一下

    立刻又去取了化验报告找医生看了起来

    当得知医生给他的结果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医生说的居然跟之前李随风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但是当他得知需要治疗的费用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瞬间老了十几岁一样

    糖尿病,肾早衰……以及后面那些病况都让他整个人不好了起来

    “医生,那我这个病有没有保守治疗的办法?”

    望着刘大福眼中那一抹希冀的目光,医生也是有些于心不忍

    “保守治疗的办法的确有,但是需要很漫长的时间,而且这期间你要忌口,你如果自制力不行,很可能治疗的都没有你复发的快,保守治疗的中药是要便宜,但是我不怎么推荐的,你如果坚持保守治疗,那我也尊重你的意见”

    “我,我还是选保守治疗吧”

    刘大福在听到医生说中药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李随风之前的话,李随风既然能看出来他的病,那么肯定也是能治疗的,而且之前李随风似乎也说过能治

    如此一想,他甚至连医生给他开的中药方子都没拿,便直接交了钱快速朝着村里赶去

    刘大福现在满脑子都是治病,找李随风治病,只要找到李随风他这一身毛病基本就能好,而且还能少花不少钱

    回到村子李随风并没有带着徐天赐回家,也没有去徐来福的家里,直接朝着果园便去了

    而一路上骑着摩托车跟在他身后的几人也是好奇李随风要干什么

    “小风,你这是准备干什么?”

    王德水看着李随风的把徐天赐拽出来,然后再次用绳子绑在了树上,不由的有些好奇的同事也有些于心不忍

    “嘿嘿,大爷,我这是给他治病,你说我要是把他送回家,万一病犯了那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人听见,那村长家里的事情不都就被人知道了吗?”

    “在这里他就是喊破嗓子村子里的人也听不到,只要到时候让村长来给他送饭就好,其他时候我还能看着他,这种病只要挺过去就好了,就怕他挺不过去,但是只要在我手里,除非他死了,不然肯定能挺过去”

    李随风这话让周围的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能清楚的从李随风这话里的意思

    那就是徐天赐要么戒掉,要么死在这里

    “小李啊,不是大爷多话,你要是治不好还是跟村长商量一下交给局子里吧”

    “嘿嘿,大爷,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要是治不好,就是交给谁都一样,毕竟这种毛病复吸率听说快要达到百分百了,既然答应了村长给他治好,那么就一定要做到”

    看着李随风把徐天赐左三圈右三圈的捆在树上,其他几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这事在临走的时候村长都交代过了,一切都听李随风的

    徐来福办完出院手续之后,便是直接往回赶了

    当他回到家里没看到徐天赐的时候,便知道肯定是被李随风带到果园去了

    毕竟李随风之前已经说过要在那里盖一个四合院的,好在是这主意被他给及时掐灭了

    他来到果园的时候,刚好看到李随风正在把还在昏迷的徐天赐结结实实的绑在一颗梧桐树上

    最关键的是李随风居然还在试验,试验把徐天赐吊在空中,让徐天赐无法借力

    这一刻,他忽然生出了一股后悔的感觉

    “小李,你这是干什么啊?”

    听到徐来福的声音,众人都是纷纷给徐来福让开地方

    李随风却是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试验了一下之后,便直接又把徐天赐绑在了树上

    “嘿嘿,大爷,这事可是您之前打赢过我的,无论怎么样您都不鞥插手,现在您不会是想插手了吧?”

    “如果你想要插手,那现在就带人回去就好”

    徐来福一听这话,本来刚刚生出的一丝后悔之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毕竟他可是亲眼见到自己儿子犯病的全过程,他带回家,可真得没有把握治好,恐怕也会做得跟李随风一样,把徐天赐绑起来再说

    毕竟犯起病来那模样是真得可怕

    “小李,你误会了,我就是过来看看,顺便跟你商量点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