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夺番外(4)

    吃海鲜总有些需要去壳动手的地方,两人第一次吃饭,作为女生,肯定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总不好拿着拿着螃蟹就啃吧。

    尤其是他注意到对面谢夺吃螃蟹的姿势,更加不敢动了。

    平时吃螃蟹,哪儿有那么多讲究,这家海鲜店却提供了吃螃蟹的特制餐具,而谢夺的姿势更是优雅从容,她可没这个本事,两相对比,自己肯定会显得很粗鲁。

    还是不吃了!

    袁见月心底微微叹了口气,拿着筷子夹了块鱼肉。

    只是很快,面前出现了一个小瓷盘,里面有处理好的螃蟹,谢夺抬手,帮她倒了些已经加工好的姜醋在小碟子里,“我戴手套处理的。”

    “谢,谢谢。”除却这个,袁见月不知该说什么,“我自己可以弄。”

    “剥螃蟹很麻烦,也许还会被汁水喷溅到,你今天穿的很漂亮,不适合做这样的事。”

    “……”

    袁见月觉着自己快死了。

    媒人阿姨不是说,这位谢公子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极难接近吗?

    “你剥螃蟹很熟练?经常给别人剥吗?”袁见月想旁敲侧击打听一下他的私人情况,是不是经常给女生做这样的事。

    “经常给弟弟妹妹剥,就是我姑姑家的。”

    谢夺好歹在商场摸爬滚蛋这么多年,接触的都是老狐狸,说话都笑里藏刀,对面小姑娘那点心思他自然一眼就看透。

    “我只是相亲次数比较多,却没有处过对象。”

    袁见月虽然点头应着,心底却开始犯嘀咕了,他这年纪,说没处过对象,总让人觉得不那么具有说服力,“因为工作忙?”

    “因为不喜欢。”

    “……”

    其实谢夺,本不想把事情这么快挑拨,毕竟相亲双方,若是对彼此有意思,肯定就会有后续,根本不需要表白一类的话,心照不宣。

    他难得遇到个喜欢的,可是对方却好像不太愿意搭理他,谢夺自然要挑明自己的态度,至于后续能否有所发展,就取决于这姑娘了,至少表明心迹,自己不会后悔。

    现在的情况,他就是竭力表现,因为吃完饭,他就知道,对方是否对他有意思了。

    因为……

    她没开车,谢夺肯定要送她,这姑娘是拒绝,还是接受,那就直接左右了两人接下来能否发展下去。

    都是成年人,照顾着彼此的面子,拒绝的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一个举动,明白的自然就会懂。

    **

    两人从餐厅出来时,已是万家灯火时。

    谢夺看着身侧的人,试探中透着一点紧张,紧盯着她:

    “袁小姐,我送你回去?你父母都不在京城,这么点让你独自回去不太合适。”

    成年世界的这种试探,袁见月自然明白,她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谢夺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只觉得夏天的风吹在身,都带着丝丝凉意,贴心帮她拉开副驾车门。

    袁见月心底也有些紧张,有种进入他私人领域的感觉。

    直至车子驶动,车内响起了滴滴声,她才注意到自己安全带没系,大抵是太紧张,安全带扯过来时,却一直没对准锁扣,最后还是谢夺伸手过来,帮她将安全带搭扣弄好。

    两人手指蹭过,不经意的。

    谢夺却忽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两人还客套的握了下手,她的手是真的很软,好似没骨头似的。

    袁见月说了小区地址,两人一路都没怎么说话。

    事情到了这一步,彼此也都明白对方的心意,只是没戳破,车内空气有些凝滞,却又透着股旖旎暧昧。

    丝丝甜甜,往人心口钻。

    谢夺开车送她到单元楼下,袁见月刚想下车,就被他叫住了,“袁小姐……”

    “嗯?”

    “明天还有空一起吃饭吗?”

    这话已经很红果果,赤.裸.裸,意思等同于:

    我想约你。

    若非车内光线昏暗,怕是谢夺又要瞧见她生生臊红的一张脸了,“我明天有空。”

    谢夺嘴角轻轻一勾,“明天我来接你。”

    他只听到她低低嗯了声,她就推门下车,叮嘱他开车注意安全,就快步了楼。

    谢夺推门下车,这是一幢高层公寓,根本看不出她会住在哪里?只是谢夺此时却不愿离开,第一次明白,原来互相喜欢是这种滋味,心底充斥着一股难言的甜蜜和躁动感。

    迫不及待想再见她。

    谢夺也紧张忐忑了一天,将姑娘送回家,心底也稍稍松了口气,依靠在车边,缓缓劲儿。

    想着她今天全程涨红的脸,还有两人靠近时的窘迫,身若有似无的甜味儿,嘴角又不自觉得勾起。

    可是他没想到,所谓的见面,会来得这么快——

    就在几分钟后,袁见月又出现了!

    牵着一条狗!

    ……

    袁见月没想到他并未离开,此时一手牵着狗,一手还拿着准备帮狗狗捡便便的垃圾袋,头发也扎了起来,换了双轻便舒服的拖鞋就下了楼,一身居家打扮。

    四目相对,谢夺有些诧异她还养了狗,而袁见月……

    囧得脚丫子差点抠出一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袁见月还没开口,她身侧的狗已经冲着谢夺跑过去,她虽然牵着绳,只是狗绳的长度,恰好足够它扑到了谢夺脚边,然后就在他身边不停嗅着,围着他乱转。

    大抵是他身闻到了主人的味道,这只博美显得格外兴奋。

    “奶思!”袁见月急忙收断绳子,“谢公子,不好意思啊,没吓到你吧?”

    “没事。”谢夺并不怕狗,低头看着还在他周围乱嗅的小家伙,“可以摸一下吗?”

    “可以。”

    袁见月此时尴尬极了,她出门见谢夺,肯定都是稍微收拾了一下,此时出来遛狗而已,自然怎么舒服怎么来,哪曾想会被撞个正着。

    看着他蹲下身子,摸了摸自家狗子的头,这小东西居然还忽然一跳,前面的两个爪子,直接搭在了谢夺的膝盖,用脸在他裤子蹭着,寻求抚摸。

    “奶思!”袁见月觉着……

    自家狗好丢人啊。

    “没关系。”谢夺摸了摸它的毛发,小东西大概觉得很舒服,不停在他手心蹭着,“它叫奶思?”

    “就是因为nice的中文直译。”

    “嗯。”谢夺起身时,小家伙似乎还有些不高兴,冲着他不停摇头摆尾,“你还养狗?它几岁了?”

    “三岁多,我出去太久,回来就扒拉我,让我带它下楼。”袁见月简直想哭,这都什么事儿。

    “我陪你遛狗。”

    “……”

    袁见月脑子都是懵懵的,就连狗绳被他率牵过去,都好像无知无觉,只是低头盯着自己从拖鞋中露出的脚丫子,窘得要命。

    遛狗全过程,袁见月都不太敢说话,只是她家的小东西非常高兴,拽着谢夺到处好。

    袁见月家的狗,一般出去后,排便结束就转头回家了,当袁见月弯腰帮它清理排泄物时,某个小家伙居然连她这个主人都不要了,转身拉着谢夺往后走,一路直窜自家的单元楼。

    袁见月回过神的时候,小家伙拉着谢夺,站在单元楼前等着自己了。

    “奶思?”袁见月皱眉,这蠢狗,它想干嘛啊!

    奶思还是清楚,自己主人是谁的,所以看她过来后,就拽着谢夺往里面走。

    袁见月经常和它说:

    “奶思啊,你已经是一只成熟的狗了,你应该学会自己去厕所,然后自己回家。”

    奶思觉得,自己确实是个成熟的狗,所以要回家了!

    所以就把谢夺往里带——

    袁见月小跑回去时,奶思已经带着谢夺在电梯口等她了。

    “真是不好意思!”袁见月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从他手中接过绳子,“它可能想回家喝水了。”

    不过谢夺都进了单元楼,袁见月此时是骑虎难下了,直接让他走,似乎不太合适,可是两人才见过两次,邀请他去,那也太不见外了。

    谢夺自然清楚她的窘迫,帮她按了电梯,待电梯来时,目送她进去,“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他不愿让她为难,况且……

    来日方长,也不急于这一晚。

    袁见月松了口气,和他道谢,直至电梯门合,她才长舒了一口气,垂着看着正蹲在地,大口喘气不停吐舌头的小东西,恨不能在它小屁股踢一脚。

    而奶思还以为自己很贵,冲她摇了摇尾巴,一副邀功请赏的模样。

    谢夺车后,点开她的微信头像,她的头像就是一只博美。

    以动物当头像的人很多,他倒是没往那方面想,此时看着,只是会心一笑。

    总觉得她养的狗,都比别人的家更可爱。

    **

    谢夺回家后,谢老还没睡,正在看一档民生栏目的重播,瞧着他回来,看了眼时间,“你去见谁了,回来这么早?”

    如果是应酬,大抵都要喝点酒,也许还要陪着去唱个歌,怎么说也得十点左右才回来,此时还不到九点。

    “朋友。”谢夺并没跟他们家老爷子说实话。

    以他这几年催婚的阵仗,若是让他自己又见了相亲的姑娘,怕是第二天,全世界都明白了,两人还处于初期接触阶段,他不想给对方带来太大的负担。

    谢老也没说什么,就看着他快步了楼,看得出来,心情不错。

    老爷子暗暗叹了口气:

    “哪个朋友能让他这么高兴,要是追姑娘有这个劲儿,我根本不用愁。”

    谢夺回去后,又和袁见月发了一会儿信息,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接近十二点,约着明天中午吃饭,方才各自睡觉。

    ……

    互道晚安后,袁见月却并没睡觉,而是把事情和闺蜜简单说了下。

    今天心情就像是坐了过山车,跌宕起伏,她此时想起今日发生的事,还觉得心跳会加快,胸口胀胀的,让人心热。

    闺蜜虽然不知道她相亲对象到底是谁,不过看好友这般模样,加她的描述,直接说了句:

    “还给你弄螃蟹?我们家那个,我俩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各自抢着吃,给我剥螃蟹,那是绝不可能的?遇到这种男人,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居然直接说,你是合适他的人,也太会了吧,你还犹豫什么啊,要是我就以身相许了,直接本垒,拿下他再说。”

    “我跟你说,现在好男人是越来越少了,虽然对方年纪比你大一些,会不会显老?不过这都不重要。”

    袁见月听着闺蜜的话,忽然就想起了谢夺的脸,毫无防备的,撞进她的脑海中……

    他,一点都不老!

    绅士又体贴。

    自己喜欢狗,他似乎也不排斥,还陪她遛狗,对他的好感又up、up往升了不少。

    和闺蜜聊完,想着明天要和谢夺出去,袁见月彻底睡不着了。

    干脆将已经睡着的狗子从窝里抱出来,撸了一会儿狗,被顺毛的狗子很舒服的趴在她腿睡觉,就听她又说了句:

    “奶思,我带你出去转转吧。”

    奶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