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疑惑

    另一个世界的纪韶喑解除了状态,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看向埃森德尔的方向,有点疑惑的说道:“好奇怪的感觉”

    【我也感觉到】

    丁雨眠一愣,微微皱眉的说道:“我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昭华表情尴尬,就自己没有任何感觉???

    张宁说道:“你没感觉是正常的,这跟你无关,你看着就行”

    昭华相当无语算了,当见识一下就好

    “啊啊啊!!不要!救我救我,我说!我什么都说,放我出来!”埃森德尔此时已经慌了神了

    当初圣子文泰就是被黑暗圣裁杀死的,当初投票判决文泰有罪的投票他也有份因为埃森德尔曾经也是圣裁院的判官

    在十四年前针对文泰的黑暗圣裁中,埃森德尔联合了杜兰克、赢灿、史青华等人投下了黑色石子,那些围绕他身边的黑色石子不只是封印,同时也是‘票’,黑色有罪白色无罪

    埃森德尔周身全部都是黑色的,有罪还是全票通过

    除了杜兰克外,还有几位和杜兰克一样穿着金色衣服的判官在,他们都是圣裁院的判官

    杜兰克露出冷笑,只要被黑暗圣裁锁定,哪怕是暗影禁咒都无法逃跑,虽然发动仪式有点久是个问题,但是只要锁定了,那就必死无疑

    一层黑色的光幕笼罩在有罪石上面,把埃森德尔和魔法世界隔绝开在天空之上,一个分割空间出现,那被划开了一个虚无区域

    埃森德尔连带着罪石一同被传送到那个虚无的区域之中,在昭华等人注视之下,一道黑暗之芒从天而降,光芒照射在埃森德尔身上,这光芒就是审判之光,可以照耀出真相,直视心灵的最深处

    圣裁院要的就是埃森德尔被这道光芒照射

    张宁说道:“那是由一个叫做真实之眼射出的光芒,它可以找出真相,直通真实什么虚假都逃不过它的眼眸”

    一个和埃森德尔一模一样的灵魂出现,罪石化作的圆环像是扫描一样对着这个灵魂体扫描,读取其中的所有信息这类似小说之中所说的搜魂,效果是类似的,不同的是并不会对灵魂产生伤害

    这是心灵魔法,审判会和魔法协会都有类似的审判魔法? 只不过这个是强制的,审判会的是自愿

    就在罪石读取记忆完成的时候? 张宁对丁雨眠点了点头,张宁手指轻动,一道暗影悄无声息的从丁雨眠的后脖子延伸出去,暗影化作一道肉眼无法看到的细小丝线延伸出去

    以张宁的修为,如果她不想让人发现? 连埃森德尔都发现不了她? 更何况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埃森德尔所在的空间,更加没有留意到张宁的小动作

    丝线延伸? 连接上了一个圣裁院判官的影子上,影子连接上的一瞬间? 这名超阶修为的圣裁院法师眼睛闪过一抹银光

    罹灾者,丁雨眠拥有极强的精神力,虽然她现在只有高阶? 但是精神力足以媲美超阶的心灵系法师

    如果丁雨眠能到超阶甚至能拥有禁咒的精神力? 也正是因为这份强大到根本不受控制的力量? 丁雨眠才被称为行走的灾难

    要直接控制圣裁院的判官不是问题? 难点是怎么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控制,所以张宁才让丁雨眠跟着自己一起来谁能想到一个高阶的法师有这么可怕的心灵力量

    其实国家审判会也同样查到埃森德尔躲在威尼斯之中? 张宁和昭狼一开始的目的也同样是埃森德尔最高审判会希望张宁和昭狼可以找到埃森德尔? 利用鬼鬼的力量封印埃森德尔然后再让丁雨眠读取他的记忆

    最开始的时候张宁和昭狼还在烦劳怎么才能不让圣裁院发现的情况下抓住埃森德尔? 没想到人家找上来了? 干脆改变了计划? 让圣裁降临,偷窥圣裁院判官的审判结果

    罪石的审判结果所有判官都知道? 最高审判会需要知道到底是谁在埃森德尔背后操控着一切

    “囖!!!!!”

    忽然之间,在这个行刑场之中,一声震动了整个海域的声音传来? 还好圣裁法师及时布下结界,挡住了异象和声音

    在刑场之内? 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魔潭,一个狰狞黑色角盔头颅慢慢的从魔潭中升起,黑色的飞虫呈现浓浓的黑烟布满了整个虚无空间

    角盔中是一张遍布着半触须的脸,整个颚骨和下巴好像挂着密密麻麻的黑色长甲虫!

    那猩红的虫族复眼仅仅的盯着早已经吓得魂不守舍的埃森德尔

    黑暗死神骸旯,它就是‘行刑人’

    曾经是一头亚帝王实力的黑暗生物,只不过在十几年前和文泰一战之中被文泰重伤,打穿了心脏,虽然前几年得到了某个黑暗王赏赐的黑暗虫心,但是现在还没有完成融合完成,实力还没有恢复到最巅峰,现在只有至尊君主实力

    但是就算如此,要杀死埃森德尔依然轻松因为埃森德尔是暗影系法师,和黑暗死神比暗影魔法,这不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吗要是埃森德尔是主修光的,或者是真正的暗影禁咒,他还能赢,但是埃森德尔这种实力,跑还行,打就真的不行了

    昭华凝视着那些完成了扫描,现在像是结界一样包裹着周围的罪石,昭华从里面感觉到了召唤之力这个叫做骸旯的玩意竟然是召唤而来的?!

    此时审判结果已经出来的,但是张宁反而皱眉紧皱起来,昭华问道:“妈?怎么了?”

    张宁白了一眼自己儿子,不满的说道:“在外面别叫妈,叫姐姐算了,你自己看吧”

    昭华蒙了一下,怎么看?随后想到了什么说道:“鬼鬼”

    鬼鬼啪的一声跳到昭华的肩膀坐着,昭华眼睛出现了黑暗幽瞳,身上冒出一丝黑暗之力,不过所有魔法气息都被张宁的力量屏蔽了

    昭华的影子蠕动,连上了暗影丝线,昭华眼睛的黑暗幽瞳快速的闪过一些片段

    “这怎么可能呢?!”

    昭华觉得有点方谬,因为从埃森德尔的审判结果看来,十几年前指挥埃森德尔暗改禁咒阵法的人,是现在的圣女安德!

    但是昭华又不傻,当年安德才几岁,二十岁有没有?她能改禁咒阵法?

    “还没完”

    记忆片段再次出现,这一次是埃森德尔突破禁咒的片段圣女安德绝对没有这个能力,那就是这件事必定还有更深的幕后黑手

    记忆中的确很清楚看到出现了一个老者,老者白发白须,从一面散发着幽光的菱镜中出现,口中说着古埃及的语言

    老者伸出一根手指,一道诡异的黑暗光芒射入埃森德尔的精神世界之中,帮助了埃森德尔突破禁咒!

    昭华不认识这个老者,但是通过埃森德尔的记忆知道,这个老者正是埃及唯一一个被称为法老王的人——胡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