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夜战

    夜幕之下,打斗声此起彼伏。

    僧人们和穿梭的妖魔鬼怪乱战在一起,刀光剑影,不时还有金光闪烁。

    隐龙寺不时便会派弟子下山云游四海,降妖除魔,可这却是百年来头一次被妖魔鬼怪打上门来。

    虽然内武院的弟子从小便开是念经习武,但绝大多数都没真的与妖魔鬼怪战斗过,就算与道行不深的小鬼打起来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只有迟字辈下山历练过的弟子,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掉一两只小鬼。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隐龙寺,没想到真的被我们给打进来了。”

    声音中透出轻佻与戏谑,说话者的身材前凸后翘,在这大冷天打扮得却格外清凉,五名武院弟子对其怒目而视。

    隐龙寺戒律森严,向来不允许女子入内,尤其不欢迎这蛊惑人心智的妖女进入其中。

    “别这样,我其实一直都对隐龙寺的武学十分痴迷,良辰美景在前,不如几位小师傅给我演示一下隐龙寺的绝学吧?”

    女子故意提着嗓子,嗲声嗲气地说道。

    “妖女,看招!”

    其中一位武院弟子忍无可忍,怒喝一声之后便挥出一棒。

    然而,这一棒却并非挥向女子,而是笔直地向身旁的弟子挥去。

    身旁的弟子始料未及,他万万没有想到大敌当前,自己同门竟然会突然向自己出手,猝不及防之下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样就对了嘛,那么,祝各位玩得尽兴。”

    棍棒交错,打向女子的棍棒却被同门拦截了下来,霎时间,包围她的五人便陷入了自相残杀的境地。

    “看来你就是这些鬼怪的小头目吧。”

    看见来者,女子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她食指一点,原本自相残杀中的和尚们突然间调转了矛头,一时间四根棍棒从不同方向朝来者挥去。

    “常施主,快躲开!”

    面对迎面而来的棍棒,常虎却不闪不避,径直朝女子走去。

    “嘭——”

    挥棍的力道之大,直接让僧人们手中的棍棒断成了两截,只是这猛烈的攻击,却没有在常虎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你们几个别碍事。”

    他右手一抬,顺势直接将四根断裂的长棍握在手中,轻轻一挥,四名武院弟子便飞出了十几米之外。

    “你……”

    女子的话还未说完,拳风便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常虎的拳头虽然没有金光缭绕,却依旧让她感知到了极度的危险。

    这人绝对不是隐龙寺的和尚,但是万一被这拳头迎面击中,她可能立刻化为云烟。

    刹那之间,女子化为黑影钻入地下,她还未来得及撤退,常虎便一脚踩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之上,地面塌陷,崩裂的碎石块将她又一次弹了起来。

    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又是一拳来到了她的面前,常虎每挥出一拳,她便能感受到一股扑面的劲风,以及听得到挥拳所产生的音爆。

    拳击,讲究的便是近身短打的技巧,对于优秀的拳击手而言,每挥出一拳,便是积累优势的过程。

    这一拳最终悬在了女子面前,如同墨汁般的黑色物质卷住了常虎的右拳。

    “你居然如此对待一个女孩子,也太没有风度了吧?”

    虽然是撒娇的话语,语气却咬牙切齿,女子也露出了本来的样貌,从她微张的嘴中可以看见一口利齿,眼眶中是一对蛇眼,斑驳的黑纹遍布她的整张脸。

    牵制住常虎行动的“墨汁”似乎便是从那黑纹中延伸出来的。

    “现在死斗。”

    常虎表情未变,猩红的眼神令一只货真价实的鬼都心生寒意。

    与此同时,房檐上又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她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地势空旷,能看见影子。”

    王碌站在顶端,俯视正在交手的两人。

    更准确地说,是两人脚下的影子。

    缠住常虎手腕的“墨汁”是障眼法,真正的奥秘,其实从一开始就隐藏在他们脚下。

    这也是为什么那几名武院弟子在精神和行动皆未遭到操控的情况之下,仍旧将棍棒挥向了同门。

    王碌将手中的道具向前轻轻一抛。

    花重金买来的信号棒终于起到了作用,虽然被顾云浪费掉了一个,但剩下的两个同时掷出,强烈的光源便会改变影子的走向。

    “去死吧!”

    女鬼尖啸一声,右手顷刻间化为黑色长刺,朝着王碌延伸而去。

    “错误的判断。”

    被“墨汁”缠住的右手动了,下一刻,常虎张开的右掌猛击女鬼的下颌。

    此前在与澄空比试时,他便是在浑身僵硬的情况下,被这一招打飞了出去。

    ——“潜龙!”

    不同的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常虎此刻的力量比澄空强大了十倍不止。

    所以,这一推,并非将女鬼推上半空,而是在一瞬间将女鬼扯成了两半。

    此前听到顾云讲解自己的招数,常虎又一次将技巧的训练提上了日程——这次远行,他已将隐龙寺的绝学学得七七八八。

    “走吧,妖怪还远没有消灭干净。”

    待女鬼的身躯彻底消散,常虎冷酷地转身,朝着最近的一处打斗声方向走去。

    这个常虎……

    怎么感觉他越来越像顾云了?

    “你先等一下,帮我拿个梯子,我下不来了!”

    回过神来的王碌扯着嗓子喊道。

    …………………………

    与此同时,另一端。

    白鸢倚靠在冬装柔软的面料上,心满意足地打起了盹。

    顾云让她留在这里帮忙,可是帮忙也分很多种,有实质性的帮助,自然也有精神层面的帮助。

    她就是从精神上真诚地祝愿隐龙寺的僧人们能渡过今天的难关,这份精神上的关怀,想必能带给他们不少力量吧。

    然而下一秒,她就感觉到了冬天般的寒冷。

    一阵强风袭来,将盖在白鸢身上的冬装煽飞到了禅房的屋顶上,严冬的寒流结结实实地打在了白鸢的身上,这冷不丁地一下激得她浑身的羽毛都炸了起来。

    “谁!是谁?居然这么没有公德!”

    白鸢哆嗦了一下,扯着嗓子嚷道。

    从半空缓缓落下的人面鸟也被这一声震住了,它的注意力本来全都集中在澄空和澄净身上,却没想到衣服下面还藏了一只巴掌大的白色鸽子。

    而且……

    这只鸽子,居然还会说话?

    不过既然说话了,那便证明这鸽子应该是自己人。

    “你……是混哪个山头的?”

    降下的人面鸟也扯开了嗓子,质问白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