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香门第 - 书香门第TXT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库>言情女生>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第三百七十一章、 北俱芦洲(今天继续万更,加油!)

第三百七十一章、 北俱芦洲(今天继续万更,加油!)

    星光爆散,罡风猛烈。

    齐鹜飞仿佛看见了一次宇宙大爆炸。

    无数道射线在虚空中乱窜,密密麻麻的尘埃、星光和陨石在幽暗的虚空中乱飞。

    一颗陨石带着长长的尾焰朝他撞过来。

    周围强大的能量让他躲无处躲,避无处避。

    齐鹜飞连忙祭起护身法盾,挡住了陨石。

    轰一声,陨石炸裂,护身法力盾也随之消散。

    这一下最起码消耗了他近千法力。

    擦,老子总共才一万法力啊!

    撞个十来次就要挂了。

    他看见刚才那块炸裂的陨石剩下了一个内核,晶莹洁净,好像钻石一样。

    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好东西。

    先收起来再说!

    他一边抵抗这射线和星尘,一边顺手把那块晶石扔进了镜子里。

    又有一块陨石朝他飞来。

    他再次祭出法力护盾。

    燃烧的陨石不停的向他飞来,宇宙射线化作丝丝闪电缠绕住了她的身体,还有九天罡风如刀一般割来。

    齐鹜飞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祭出护盾,一次又一次的冒着受伤地风险捡晶石。

    很快,他的法力就耗尽了。

    失去了法力护盾,他被陨石狠狠的地到了身上。

    他感到胸口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来。

    原本以为自己不死也重伤了。

    但他发现身体竟然并无大碍。

    只不过神识中他的功德数字下降了一些。

    此时,他的法力已经是零,而功德从27880变成了27008。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溜走了,又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

    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风箱,一会儿充满,一会儿被抽干。

    陨石和闪电不停的击中他的身体,罡风在耳旁呼啸。

    神识中功德的数字在不停的减少,从两万七降到一万五,再降到一万、五千、一千

    当最后一千功德消失殆尽,神识中的数字变成080的时候,齐鹜飞以为自己要死了。

    功德都消耗光了,可这虚空能量却似乎无穷无尽。

    没有了法力,也没有了功德,再也没有什么能帮他挡住这些犹如天劫一般的虚空能量。

    当一道白色的闪电袭来,他闭上了眼睛。

    然而,神识中的数字发生了新的变化,变成了0920

    后面的920是红色的,而且在不停闪烁。

    这也行?

    功德竟然可以是负数?!

    齐鹜飞想来想去,大概只有一种可能。

    功德属于天道,有没有取决于你做了什么,而并不取决于你有没有通过功德碑去领取。

    你不领,功德也在你身上,关键时候你还是能用的。

    天庭的功德碑只不过是把功德数字化了,让它更加直观地成为个人的一种财富,并便于使用。

    当然天庭肯定是利用不了掌握了天道的某种规则,才能从中收取功德税,并以此来平衡三界大劫难。

    这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

    齐鹜飞在斩杀青蛳之后,就通过废墟中那块界碑领取了功德。

    而此后,他还收回了二十二个城隍司牺牲队员的魂魄,在四方鬼市杀了骨魔,在岭西镇杀了鲮鲤精。

    这些应该有不少功德。

    正是这些功德在帮他抵挡劫难,但因为自己没有进行领取登记,所以神识中显示的数字就成了负值。

    01560

    03733

    04213

    05580

    数字在不断变化。

    最后,当数字变成09300的时候,就不动了。

    这下真要卦了!

    齐鹜飞这么想。

    就在这时,他看见两道金光从虚空之外射进来,忽的变成两条柔软的金色龙须,裹住了他的身体,急速后退。

    然而那龙须明明卷住了他,他却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拉出去,反而觉得身体在不停地下沉。

    仿佛从星空坠落的孩子,在海中死亡的鲸。

    下沉。

    下沉。

    不停的下沉。

    然后他就跌落到了地上。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夕阳就挂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仿佛在和你捉迷藏的调皮的孩子,在躲藏之前还要探出头来张望一番。

    天空铺排着成团成团的乌云,每一朵乌云都爬满了白色的闪电。

    可是乌云和乌云之间却又是明媚的蓝天。

    这些乌云在远处连成了一片,和天边那些黑色的连绵的高山相接。

    齐鹜飞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他想到镜子里去先把自己的法力回复。

    镜子就在他的胸前挂着。

    可是,他发现自己和镜子之间无法产生任何感应,就好像又变回到了他穿越前的那一面生满铜锈的普通的铜镜。

    齐鹜飞站起来,向远处张望,茫然地走着,辨不清方向。

    走了没多久,前方出现了一个村庄。

    村庄里造着许多或高或矮的长方形和正方形的房子,房子上有方形的门户和方形的窗。

    齐鹜飞走进去,想找个人问一问这是什么地方?

    可是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是一座废弃的村庄。

    而令他更加奇怪的是,这个村子里的一切东西都是方的,不但房子是方的,就连烧饭的锅,吃饭的碗也都是方的。

    村庄边上有一个几乎快要干涸的湖,湖底都是烂泥,几乎没什么水。

    半个村庄的房子都倒塌在湖里。

    齐鹜飞在湖边的废墟里坐下来,开始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北俱芦洲?

    还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湖对岸也出现了一个人。

    齐鹜飞先是吓了一跳,因为他刚才根本就没有看见这个人,这个人就好像是突然出现的。

    随即他又大喜,见到人总比什么都见不到好。

    这时候也顾不得危险不危险了。

    他从湖面上直接穿过去。

    靠近的时候,齐鹜飞才看清那个人不是站在地上,而是飘浮在空中的。

    他生着一头乱蓬蓬的红发,长着一张雷公嘴,背上还生着一对翅膀。

    齐鹜飞吃惊地叫起来:“辛主任,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转过脸来,正面看着齐鹜飞。

    “辛主任,你认识辛环?!”

    齐鹜飞这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

    这人和辛环长得的确有几分像,但细看时却完全不同。

    辛环是红脸雷公嘴,而这人是青面獠牙。辛环背后的翅膀像白色的天鹅羽毛,而且紧贴在后背,而这人背后的翅膀却是撑开的,颜色是蓝宝石黑,带一点淡淡的金,仿佛撒满阳光的海水。

    相比较而言,辛环虽然丑陋,看上去还有几分儒雅,而此人则更加野蛮凶悍一些。

    齐鹜飞问道:“你是谁?”

    那人说:“你既然认识辛环,又怎么会猜不到我是谁?”

    齐鹜飞想了很久,终于想起一个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