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重回料理店

    打水,擦桌子。

    将桌子和椅子摆放整齐。

    扫地,拖地。

    这是关俊彦每天打工生活的开始与结束,也是很多餐厅的开始与结束。

    平心而论,关俊彦不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对于卫生的要求只停留在整洁清爽无异味的程度,面上能看得过去就行,边边角角除非大扫除的时候看到,否则不会专门去清理。

    这一点也或多或少地体现在打工上,不会特地去掏柜台下方的灰尘,不会特地去擦门框上面的缝隙,而店主也从来没有提过这样的需求。

    今天,他却这么做了,做得格外细致,格外认真。

    一点点缝隙都不放过,一丝一毫地灰尘都不留。

    明明才离开不到十天,以日本的卫生状况,完全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在返回的路上,关俊彦都没有想过这么一茬。

    直到看到被破坏的大门,看到七零字,却又在最后一刻收回,生怕不小心让字体缺损。

    之前看没觉得,现在看,这字写得真好。

    日语是近现代流行的欧式花体字。

    中文则有着书法的影子,哪种体,关俊彦才疏学浅认不得,但一笔一划之间蕴含的劲道却清晰地传递到他的心中。

    一如店主本人。

    字如其人。

    在看板前驻足良久,关俊彦在看板的另一边,写限时供应菜品的地方一丝不苟地写上一行:

    即日起,本店恢复营业。

    想了想,又加上一行:

    店主有事外出,暂时由店员关俊彦接掌主厨。

    二条城发生的事根本瞒不住,不如摆在明面上,想闹事的尽管放马过来。

    做完这一切,关俊彦继续向内走去,来到门窗紧闭的内堂,即厨房之前。

    厨房门也上了锁,样式与大门一般无二,就是商店里能买到的大路货,破坏起来并不难。

    之所以能留到现在,是因为刚一触碰到门锁或者大门就会生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人弹开。

    力道越大,弹得越猛,显然是店主离开前下好了禁制。

    关俊彦严重怀疑,外堂的乱象是因为怎么都破不开这扇门而受的牵连。

    当然,坏了规矩,该打还是要打,该罚还是要罚。

    关俊彦又试了两次,禁制仍在。

    “看得出手法吗?”关俊彦问狐狸精。

    “看不出来,全盛时期也许可以,现在不行。”狐狸精一边玩着自己的尾巴,一边抱怨,“那个女人也真是的,走就走了,不留钥匙也就算了,连个提示都没有——你这样,儿子和儿媳妇很为难啊。”

    关俊彦这会儿没心思和狐狸精斗嘴,自动无视了不合适的说法,摇头道:

    “未必是没有提示。你说,正常回家,没钥匙,门锁了,该怎么办?”

    “找有钥匙的。”狐狸精理所当然地回答。

    “还有呢?”关俊彦指了下门锁,内置锁头,内外皆可打开的那种。

    “敲门,看家里有没有人,你是想——”狐狸精眼波一闪。

    “小偷也好,强盗也罢,我不觉得他们会走正常途径。”

    关俊彦微笑着伸出手,按照自己的敲门习惯,先敲三下,等几秒钟,再敲两下。

    禁制依旧被触发,但因为力量很小,反震的力道也很小,不会影响敲门的节奏。

    大门,没有任何动静。

    “猜错了吗?”关俊彦没觉得奇怪,店主的心思没有那么好猜。

    “也许线索留在你住的地方。”狐狸精提议道,“不过这里遭了秧,公寓未必能幸免。”

    “无所谓,反正没有重要的东西。”除了电脑里的学习资料。

    这里又要点名感谢心结心结,没有她以观道为名的监视,关俊彦不会养成重要的东西随身携带的习惯。

    也不知道经过这么一出,04和苍星石还在不在。

    二条城一战,安倍一系被剥夺所有的荣光,这些曾经天下闻名的家主的日子显然不会太好过,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同病相怜。

    反正现在没人,要不回去看看?

    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声轻微地咔嚓响了起来,在寂静的空间中格外清晰。

    关俊彦猛然抬头,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厨房的方向,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在他满怀期待地注视中,厨房的门缓缓打开,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