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今日方知我非我

    “我来,我见,我征服……”

    差不多走出一公里,关俊彦缓缓吐出一口气,顺便吐出一句话,凸显出一种淡淡的那啥的气质。

    来时要堵人立威当然着急,去时已经获得阶段性的胜利自然不急。

    倒不如说,关俊彦更希望有人会在这时候跳出来,进一步可以强化威势,退一步,万一打不过,在人多的地方中也比较容易逃跑。

    心态变化忠实体现在心象世界。

    心之树下,已有三尾的狐狸精眼波流转,笑意婉然。

    “好重的帝王之气,比宾头沙罗(印度王)、子受(帝辛)、鸟羽浓烈的多——这话,可不像是你说的。”

    关俊彦也笑了,但没觉得尴尬。

    这种浅显的装逼,狐狸精看不破才奇怪。

    “这是对世界史影响最大的帝国的开创者,不是皇帝,胜似皇帝的凯撒大帝的名言。”

    “影响最大?”狐狸精来了兴趣。

    “确实是最大,毕竟整个欧洲乃至美洲都摆脱不了罗马的影响。”

    这是史学界公认的事实,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精罗?关俊彦也是其中之一。

    虽然有玩梗的成分,但谁都不会否认罗马帝国牛逼的事实。

    狐狸精开始摇尾巴:“想来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确实。”关俊彦点头,“古往今来无数帝王拉出来做排名,这一位也是位列前茅,能不能争第一,见仁见智,不过前十必然有他一席之地。”

    “可惜了,此等人物都是意志坚定之辈,想要魅惑怕是不易。”

    “我觉得也……呃……”

    “怎么了?”

    作为心象世界的咖位最大的房客,心关守门人,狐狸精能够清晰地捕捉到关俊彦的情绪变化。

    关俊彦知道瞒不住,索性不瞒了。

    “我仔细捋了捋,那些雄才伟略的大帝中lsp其实不少,始皇帝灭六国的时候不知道收了多少后宫嫔妃,李世民就不说了,不是兄弟不当人,实在是嫂子太迷人。而凯撒大帝和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的情史更是帝王情史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艳后,这名号……”狐狸精眯起狐媚的眼睛。

    “不服?”

    “真不服,早知道就不往东跑,往西去。”“斗艳”这种事狐狸精是专业的。

    “……”关俊彦无语。

    “吃醋了?”狐狸精似笑非笑。

    “没有。”关俊彦摇头,“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情史,吃你的醋,我得撑死。”

    “确定了,你在吃醋。”狐狸精靠着心之树的树根,怡然自得,“如你所说,妾身的确情感经历丰富,但妾身并非水性杨花,在一段感情结束前,妾身只会和一个男人交往。”

    关俊彦仔细想了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狐狸精风评不好归不好,但都是祸国殃民,魅惑君王,然后疯狂搞事,迫害忠臣,制造酷刑之流,唯有背叛君王,与外人私通这点从未有过。

    “这是你的坚持?”

    “算是吧,喜欢也好,魅惑也罢,是要用心去付出的,不付出心意,怎么能让对面卖命?归根到底,都是逃不过一个将心比心。”

    “将心比心。”关俊彦反复咀嚼。

    “所以,你为妾身吃醋,妾身很高兴哦。”眼波如丝,三尾摇摆,不像狐狸,像忠犬。

    关俊彦努力收摄心神,稳固定力:“这算是现场教学,亲身示范?”

    “你猜?”狐狸精呵呵一笑,“再告诉你个秘密,妾身说过靠狐尾替死其实并不准确,而是狐尾分身显化,所以才会有华阳天、苏妲己、玉藻前这些不一样的身份——那么,她们到底算不算妾身?如果不算的话,妾身还是清白之身呢。”

    淦!

    关俊彦一个没稳住,差点表演一出天然系妹子才有的绝技——平地摔,可见触动之大。

    虽然没摔倒,却依旧引得狐狸精咯咯娇笑:

    “就知道你们男人最在意这个,男人啊,男人呢,男人嗬——”

    笑声过于刺耳,关俊彦不由得考虑要不要先把她关回杀生石中去,“不坏心法”修成后,对于自身概念的掌控越发精细,三倍快乐也挡不住牢头关门。

    只可惜,狐狸精深谙见好就收,撩一撩,正经一波的套路熟得很,立刻正色道:

    “不逗你了,答案是‘是我非我’。”

    这话还不如不说。

    “说人话。”

    “说不了。道如果这么容易讲通,人人都是超越者。不过你的话,应该不难理解,你已经距离这条道很近了,比那个小傀儡师更近。”

    “这也行?”这可是大道。

    “为什么不行?闻道有先后却无大小,能者为尊——什么都按年龄算,你刚才已经死了三次。”

    这本就是天下间最没有道理的道理。

    苹果掉到牛顿头上,牛顿悟出万有引力,为世人开示真理,后世称为“苹果天尊”。

    但要是落在关俊彦头上,那肯定是一口吃掉,最多想想甜度如何,水分如何,要不要爬上树多摘几个。

    苹果还是那个苹果,定律还是那条定律,区别在于能否抓住。

    就像有人玩黄油,是为了冲,有人却悟出了哲学道理,关俊彦想要做哲学……不对……冲……好像也不对……总之,关俊彦要走出一条登天之道!

    提起裤子,呸,释放之后的平静期,说话就是硬气!

    同时借着这份心境,思考狐狸精布置的问题。

    是我,非我。

    我是我,又不是我。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

    ……

    ……

    “梦里不知梦是梦,醉酒方知我非我。”

    关俊彦身后某处,一道批语悠悠响起。

    “不过连‘魂兮龙游’都不会,就敢走这条险路,该说不愧是阴阳家吗?如果你真的走成了,我就赠你一壶‘黄粱一梦’,助你一梦春秋……

    咦,这是——被发现了,没了日本武尊,你们的反应也不慢嘛。既然如此,就让我——”

    身形显现,又在下一瞬归于隐匿。

    “——不行,答应过月神要以灯塔国的名义。虽然假借他人之名非我本意,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那个叫约翰的后辈,你的名字借我一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