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 要死还是要活

    宁安远只觉压在身上的威压瞬间卸掉,身体一松,从墙上落了下来

    “相公!”王菀迅速跑过来将他扶住,满是惊骇的看着被拂尘拴住的二丫,实在难以想象她居然能爆发出这样的异常力量

    “林二丫,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毅勇候府,不是你林家,可以任由你在这撒野!”王菀怒斥

    二丫狠狠瞪了她一眼,根本没空搭理王菀,她回头,顺着拂尘的方向,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绝美男人缓步走了进来,是她没见过这人

    但二丫知道,正常拂尘不可能捆住人,来人身份不简单

    她用力挣扎着,拂尘却捆得她挣脱不得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二丫大声喝道

    听着对方沉稳的步伐,她有些心慌,眼看这人越走越进,二丫警告道:

    “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家人不会放过你的!”

    她又挣扎了一次,身上神秘的保护白光却没有任何反应

    二丫感觉不妙,是真的不妙

    王菀疑惑的看着缓缓走进的白发男子,不知这人是谁,为什么要帮他们

    宁安远却像是认识对方的样子,瞬间松了一口气,敬重喊道:“国师”

    国师?

    二丫惊讶的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白发男人,“你是异术师?”

    她虽是问,语气却是肯定的

    李淳风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淡漠的微笑,“放开你可以,但你得乖乖回家去,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他看了宁安远一眼,悠悠道:“这个人的命,不是你能拿走的”

    “那我来拿呢?!”

    清冽的女声忽然从大厅外传了进来,李淳风神色一变,抬头朝大厅外看去,就见一红衣女子满身冷冽,抬步跨了进来

    她那双黑眸落到拂尘上,广袖抬起,金剪飞射而出,冷声道:“我给你这把拂尘,不是让你用来绑人的!”

    李淳风眉头一皱,急忙将拂尘收回,金剪已至,险险从拂尘身上擦过,留下半截拂尘

    白色的须散落在地,心疼得李淳风直吸凉气

    “大姐!”二丫大喜,没了束缚,立马跑到林美依身旁,抬手指着宁安远,红着眼睛说:

    “他害死了我小师姐!”

    控诉着,泪水再次控制不住滚落下来,想起陈湘的死,二丫心里一痛,闷得她差点喘不上来气

    林美依扫了李淳风一眼,抬手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又看了眼倒在地上那对新人,神情淡漠,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对她来说,死的不过是两个无关紧要的人,但因为这两个无关紧要的人,害得她妹妹被人如此欺负,她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

    “国师大人,您这么大的人了,还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要脸吗?”

    林美依揽着妹妹来到李淳风面前,金剪刀出现在她手中,刀尖直指向他,

    “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道个歉,我再给他们二人一个机会”

    李淳风瞳孔猛的一缩,“你想反悔?”

    他问的是之前林美依答应他不杀宁安远的事

    林美依挑眉轻蔑一笑,不在意的说:“我是说不杀他,但我没说我不杀王菀!”

    “你敢!”宁安远立马将王菀护在身后,阴翳的盯着林美依

    林美依黑色眼眸落到王菀身上,对方正又怒又恼的瞪着她,只觉得她说这话十分可笑

    “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要杀人,这算是威胁,林美依,你就不怕我告官府吗?”

    “报官?”林美依忍不住给她逗笑,“我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是蠢呢?还是天真?”

    林美依抬手往后一指,一副你们可以随意观看的意思

    宁安远和王菀这才发现,大厅内安静得有点诡异,两人抬头看去,顿时惊得往后退了两步

    这怎么可能?

    她是怎么做到的?

    居然把所有人都定在了原地,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

    二人满脸惊骇,就连李淳风都忍不住诧异的看了林美依一眼

    这才几月没见,她的修为竟然提升到了这种地步,简直不可思议

    他以前就知道这个女人实力不简单,但他一直觉得,以他筑基的实力,对付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完全没问题

    毕竟这个年纪,就算是逆天的天才,顶破天了就能到筑基初期更何况他修行多年,实战经验比她这个小姑娘强了几倍不止,她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但是,现在,李淳风不敢确定了

    他连她在何时施展的法术都不知道,她若是想对他出手,他能及时防备吗?

    想到这,李淳风脸色沉了下来,他拿着断了半截的拂尘走上前,在二丫提防的目光下,微微弯了弯腰,谦和的说:

    “宁安远母亲于我有恩,我答应过他母亲要护他性命,今日之所以拦住你,实在是无奈之举,若是吓到了你,我道歉”

    二丫轻哼一声,不理他,直直看着宁安远,恨意丝毫不减,大声喝道:

    “可他杀了我小师姐,都怪他,要不是他,小师姐根本不会死!”

    李淳风顿时哑口无言

    林美依招二丫招招手,待她靠过来,很自然的抽出她怀里的请帖,“啪”的甩到王菀身上

    王菀一惊,没敢接这份请帖,看着它掉在地上,佯装出一脸茫然的问:“林美依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派人送来的请帖你还要问我是什么意思?”

    宁安远诧异的看向王菀,今日这个局,他毫无保留的告诉了王菀,她应该知道这场婚礼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来说有多危险

    他们的确和林美依有过节,可林美灵却是无辜的,她怎能把她牵扯进来?

    她难道不知道,万一林美灵出点什么事,林家兄妹会疯狂报复宁家吗?

    王菀感受到宁安远对自己的不解和谴责,紧紧抿着唇,一语不发

    这是默认了就算她不承认又如何,宁安远也不会信

    王菀忽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疲倦,宁安远的表现,和她想要的爱情似乎不太一样

    林美依见她哑口无言,将手中剪刀丢了过去

    清脆而冰冷的金属声在王菀脚下响起,她抬起头来,警惕的看着林美依,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林美依开口:“死!或是剪掉两根手指跪下道歉,你自己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