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B计划

    库里劝慰道:“不敢见也得见,黛安,眼下只有汉斯才具有翻盘的能力,我们必须尽快见到汉斯,哪怕多争取到一分钟的时间,对汉斯来说,也是多了一分的希望黛安,我们必须立刻出发,我们醒来的时间已经晚了,从酒店到港口还有不短的路程,我们没时间耽搁下去了”

    根据汉斯制定的b计划,不管两路人马遇上了怎样的意外,只要人还在,还能有行动的自由,那么,必须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之前登上货轮而黛安莱恩和库里因为夜间吸入了吴厚顿的迷香而导致第二天醒来的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多钟,连赶慢赶,待黛安莱恩和库里登上货船时,比预定的时间还是晚了十五分钟

    汉斯已经换去了铁路工人的装扮,此刻,正以一身休闲装等待着黛安莱恩和库里的到来黛安莱恩登上船来,一见到汉斯,便红了眼眶:“汉斯,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计划,我弄丢了那枚玉玺”

    汉斯面若沉水,道:“这个结果在我的预料当中,黛安,你不必过于自谦,现在,我很想知道整件事情的过程”

    黛安莱恩哭诉道:“汉斯,过程还重要吗?我弄丢的玉玺才是真品啊!”

    汉斯沉下了脸来,道:“黛安,在出发前,你父亲一再叮嘱,这个项目由我负责,你只是配合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将丢失玉玺的过程告诉我!”

    黛安莱恩硬撑着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昨天晚上,火车到站后,我和库里按照b计划携手走出车站,上了威亨酒店的专车,这期间,保镖们距离我们至少有十米远,上车后,我们按照你的指示,没有保镖跟随,一路顺利平静住进了酒店,路程中,没有发现被跟踪的迹象但是夜间却出现了意外,我们房间的窗户被挖了一个手腕粗细的洞口,而我晚上锁的好好的卧房门也被打开了,库里在客厅中毫无反应,而我也失去了应有的警觉,那枚玉玺原本是放在我的枕边的,可醒来之后,他却不翼而飞了”

    汉斯的面庞中闪现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他点头应道:“他终究还是输给我了!黛安,你做的很好,我说过,你们只需要做出保护玉玺的姿态,并不需要为止冒险,你出色的完成了我的指令”

    黛安莱恩苦楚道:“可是,汉斯,你拿走的那枚玉玺是假的,我留下的那枚才是真品,我必须承认,是我对你的多疑才造成了整个计划的失败,汉斯,是我连累了你”

    汉斯冷冷笑道:“黛安,我知道你受过最为严格的训练,可是,那些训练只是表面上的能力,你父亲将你交给我,其目的无非就是想让你多一些江湖历练黛安,虽然我很庆幸你能对我产生怀疑,但我还是要明确地告诉你,若是你能影响了我的计划,那我就不是你父亲所倚重的汉斯了”

    黛安莱恩惊道:“汉斯,你在说些什么?难道说你早已经看破了我的计划?”

    汉斯掏出了香烟,慢吞吞抽出了一支,叼在了嘴上,再拿出火柴,转过身遮住海风,点燃了香烟,惬意地抽了一口后冷哼道:“我并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我能做到的仅仅是不允许别人影响到我的计划所以,黛安,你丢掉的不过是一枚赝品,而真品已经被我带到了船上”

    黛安莱恩惊喜道:“你是说在我对真品及赝品调包后,你再次调包了回来?”

    汉斯抽了口烟,漫不经心道:“我的年龄可能是有些大了,很多事记得并不清楚,我已经想不起来你是否曾经违背过我的计划,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从火车上拿走的那枚玉玺,才是真真正正的真品”

    黛安莱恩露出了妩媚的笑容,道:“谢谢你汉斯,我懂得你的好意,请你相信我,经过这一次的教训,我不会对你再有任何怀疑”

    汉斯道:“这并不重要,黛安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在我身边多次出现犹如幽灵一般的那个人影真实存在便是他,在你们房间的窗户上挖了个洞,吹入了他的独门迷香,只要稍微吸入一丝就会陷入沉睡,他迷昏了你俩,然后从容不迫地盗走了玉玺现在最关键的是那枚赝品玉玺能不能骗得了他,或者说,他需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识破我们的骗局……如果,他已经识破了,那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是放弃,还是坚持?假若要坚持下去,他的下一步行动又将会是怎样的呢?”

    黛安莱恩道:“他不可能追到船上来吧?”

    汉斯抽了最后一口烟,然后将烟头弹飞,道:“他得到了那枚赝品,就应该知晓我已经觉察到了他的存在,以他的个性,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会继续坚持下去可是,谁又能说得准呢?万一他真的和安良堂的曹滨或是董彪扯上了关联,或者是被诱惑,也或者是被逼迫,总之,他改变主意也不是不可能”

    黛安莱恩道:“如果是这样,难道我们不应该集中人手将轮船彻底清查一遍吗?”

    汉斯再点上了一根香烟,缓缓摇头道:“没有作用的,黛安,轮船那么大,他若是想藏起来的话,我们再增添十倍的人手也找不到他的他是我所见识过的最擅长隐身的人,没有之一不过,同样是因为轮船那么大,我汉斯要是藏起一个什么东西,他也一样找不到”

    黛安莱恩道:“汉斯,我听你说话的口吻感觉你似乎对那个盗贼颇为熟悉,是吗?”

    汉斯点了点头,却没有直接回应黛安莱恩,默默地抽了几口烟,才缓缓说道:“天下能有这般身手的人,唯有与我师父齐名的南无影,吴喧这倒不是看不起你们洋人,这只是事实,于盗门一行,你们洋人中也有高手,但同他相比……”汉斯不禁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五年前,我与他曾有过一次切磋,可那一次,我却是完败我没想到,五年后再次与他相遇,希望这一次,我能扳回一局,甚或可以终结了这个传奇”

    吴厚顿终究没拿董彪的钱,空手而去

    董彪看着吴厚顿离去的方向,摇头苦笑,道:“这又是何苦呢?你拿了我的钱同样可以拒绝我啊……”

    罗猎换了个位置到了书桌前,比对着那两个印章,疑道:“彪哥,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不一样的地方呢?”

    董彪走过来指点道:“做这块赝品的工匠模仿水平确实很高,但他却模仿不出玉玺的自然损伤,你看右下角,真品玉玺可能被失手摔过,右下角豁了一块,而这枚赝品虽然也做出了豁一块的仿造,但手工所致与天然伤痕却还是有着明显的差异”

    罗猎在董彪的指点下终于看到了破绽,开心道:“这玩意还真是有意思呢!若非咱们提前掌握了真玉玺的相关资料,一时半会还真辨不出真伪来,亏了那一万两千美元的佣金倒是小事,让那帮人将烟土运去了中华不知道又得害苦了多少个家庭”

    董彪道:“可不是嘛!就算咱们不再盯着那枚玉玺,也得想个辙毁了那船烟土才是怎么着,罗大少爷,想不想跟彪哥玩一把刺激的?”

    罗猎打了个哈欠,淡定回道:“不就是上船么?多大事呀!不过,彪哥,不是我给你泼冷水,没有吴先生的帮忙,就凭咱们两个,上了船也偷不来那枚玉玺”

    董彪哼笑道:“不试试,怎么就知道偷不来呢?要是真没机会的话,那就放弃玉玺,直接将船炸了,让那玉玺连同那船烟土沉入海底,永远无法拿出来害人!”

    罗猎的双眸闪现出异彩,颇为兴奋道:“我在想,那船爆炸的时候,一定会很壮观可是彪哥,咱们有足够的炸药么?你可别告诉我等到天亮了就会有炸药了,咱们要是不能在天亮之前混上船去,那最好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搏命没问题,但送命可划不来”

    董彪道:“少爷是越来越成熟了哈,好吧,那彪哥就带你去开开眼”

    出门上车,一路疾驰,董彪将罗猎带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建筑面前

    “这幢楼是五年前才开始盖的吧?”下了车,罗猎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记起这儿便是五年前他和安翟的栖身之地,也是在这儿,他认识了师父老鬼

    “没错,五年前刚动工,光是挖地下室便挖了整一年,大前年才建好的”董彪一边回应着罗猎的问话,一边走上前叩响了铁门上的门环叩击声有着独特的节奏,不消多说,这肯定是在向里面的人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果然,里面传出了回应:“是彪哥?”

    董彪应了声:“嗯,是我!”

    铁门应声打开,里面兄弟揉着睡眼问道:“这么晚了,彪哥这是要……”

    董彪回道:“带罗猎来开开眼,顺便弄点炸药回去”

    那兄弟看上去挺面生,但对罗猎似乎有很相熟,他冲着罗猎很随意的点了下头,锁上了铁门,然后前面带路,穿过了一条只有十来步深的走廊,来到了另一扇铁门旁,那兄弟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铁门上的一把锁,然后退到了一旁董彪跟着拿出了另一把钥匙,打开了铁门上的另一把锁那扇铁门,才算是真正被打开

    铁门后是一条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道口,下到了地下室中,董彪打开了灯罗猎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至少有二十平米的一间地下室中,摆满了各式武器

    “怎么样?少爷,开眼不?”董彪指了指隔壁,道:“那边还有两间跟这边一般大的地下室,里面的货只比这边多可不比这边少”

    罗猎蔑笑道:“有什么了不起?除了枪就是子弹,连门炮都没有”

    董彪在一旁的货架上拿起了一个帆布包,走向了地下室的另一端,同时笑道:“少爷就是少爷,口气可真是不小,行了,别愣着了,彪哥可没心思陪你斗嘴,赶紧挑选几把趁手的手枪吧”

    罗猎抖出了一柄飞刀,敲着摆放枪械的货架,道:“彪哥,你觉得在船上能用得到枪吗?真要是走到了非得用枪的时候,还不如直接跳海呢”

    董彪装满了一帆布包的炸药,走回来再拿了一只包,开始往里面拾掇手枪及子弹,并道:“那你就不懂了吧,即便是只能跳海逃命,那么在跳海之前,咱也得干掉几个垫背的”

    罗猎幽叹一声,道:“实际上,我现在想的最多的是咱们如何才能上得了人家的货船,船舷那么高,从海面上肯定是爬不上去的……”

    董彪抢道:“难不成你还打算大摇大摆从舷梯甲板上船?”

    罗猎道:“所以我才会犯难嘛!”

    董彪笑了声,走过来,将装满了各种短枪及子弹的帆布包挂在了罗猎的脖子上,然后对那守卫弟兄道:“防水的玩意呢?爬船的玩意呢?兄弟,有点眼色好不好啊?”转而再对罗猎道:“彪哥说了,让你开开眼,你以为只是这些枪械吗?”

    罗猎能想到的用来爬船的工具无非就是绳钩,然而,那种巨轮的船舷距离海面至少也得有个五六米之高,而人在水中漂浮的时候根本使不上力道将绳钩扔上船舷,同时,那船身与海面之间还有个角度问题,更是增加了扔绳钩的难度因而,为此而犯难为也是正常

    守卫这间仓库的兄弟指了指头顶,回应董彪道:“彪哥,你要的那些玩意都放在二楼呢,等你们上去后,锁了铁门,我去拿来给你就是”

    董彪再检查了一下两只帆布包,觉得并没有什么被落下了,于是便拎起了其中一只,招呼道:“那行吧,咱们就准备出发好了”

    从地下室上来,锁上了铁门上的两把锁,董彪没有停留,径直走出这间仓库,将帆布包放在了车上,罗猎紧跟过来,稍有些吃力地将装满了短枪和子弹的帆布包放在后排座上董彪随即靠着车门点了根烟

    只抽了两口,那守卫兄弟便扛着一捆什么玩意走了过来:“彪哥,这是油布囊,我怕有漏气的,所以多拿了两只给你爬船的铁杆你需要几个啊?我拿了两个过来”

    “爬船用的铁杆?什么样的?拿来给我看看”罗猎禁不住好奇,连忙从车子的一侧绕了过来

    董彪先检测了油布囊,挑了两只放在了车上,然后转过身来,呵呵笑道:“不会玩了吧?来,彪哥教你”

    那守卫兄弟扛过来的是一捆一米见长的粗细不均的铁管,罗猎拿起了其中的两根,却根本搞不懂使用方法,只得无奈地交给了董彪董彪说是教,其实更要做的是检验工具的可靠性,因而,并没有向罗猎解释什么,而是手脚麻利地将一根根铁管按照次序相互套在了一起,最细的一根铁管的另一端则是一个三角铁钩

    罗猎不由疑道:“这铁管和铁管之间就这么虚套着,也吃不上力啊……”刚说出了疑问,就见到那守卫弟兄递上了一把螺栓螺母来,罗猎凝目再看,那铁管相互套接处果然有个黑黝黝的洞眼

    董彪在那兄弟的帮助下一一上好了螺栓,并拿到了仓库墙边试了两把,并对跟过来的罗猎道:“神奇不?二十年前,我跟滨哥便是靠着这玩意神出鬼没偷了无数艘货船,原以为再也用不上它了,只是舍不得丢才留了下来,却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罗猎帮忙拆卸这杆爬船神器,同时感慨道:“滨哥就是牛逼,居然能想出这种办法来”

    董彪斜来一眼,并呲哼一声,道:“彪哥就不牛逼了吗?这玩意,是彪哥的发明创造好不啦?”

    罗猎吐了下舌头,赔笑道:“彪哥当然是更牛逼,不说别的,单就枪法,滨哥一定比不上彪哥”

    董彪摇了摇头,将拆卸好的爬船铁杆捆在了一起,放到了车上,不无感慨道:“要说远处狙击,我或许比滨哥强那么一点点,但要说近战枪法,滨哥即便蒙住了双眼,我董彪都没把握能赢得了他他玩枪,和你玩飞刀一样,感觉到了,单凭动静声响,也能中个八九不离十”

    罗猎跟着上了车,谦虚道:“彪哥可别拿我跟滨哥比,就我那点本事,还差得远呢!”

    董彪发动了汽车,掉了头,驶向了海港方向,刚出了唐人街片区,董彪猛然惊道:“坏逑了,忘了件最重要的事情”

    罗猎思索了下,道:“没忘记什么呀?”

    董彪呵呵一笑,问道:“你饿不?”

    罗猎一时不解,下意识回道:“不饿啊!”

    董彪再问道:“那等天亮了之后会不会饿呢?等到了中午,会不会饿呢?”

    罗猎随即明白了董彪的意思,苦笑道:“饿就饿着呗,再回去拿吃的恐怕也来不及啊!”

    董彪嘿嘿一笑,按了下喇叭,道:“好久没吃过生鱼肉了,待会下海的时候,彪哥给你捉一条大鱼上来,保管你小子能吃个痛快”

    罗猎登时作呕,回道:“你可拉倒吧,我宁愿饿着,也绝不吃那玩意”

    夕阳就像是害羞的姑娘一般红了脸,一头地扎向了大海的怀抱余晖染红了天边的云彩,海面映射着金色的光芒,波光粼粼,犹如一片片金色的龙鳞

    一艘满载货轮迎着夕阳劈风斩浪驶向了大海深处

    货轮甲板上堆满了货物,仅有船头及船尾处稍有空地汉斯很会享受这难得的好天气,在船首驾驶舱前的甲板上摆了一张桌子,泡上了一壶好茶黛安莱恩看上去心情很是愉快,放着桌边的椅子不坐,站到了船首最前端,舒展着双臂,微微昂起了头颅海风吹起了黛安莱恩的长发,夕阳的光芒穿过了长裙,隐隐现出曼妙胴体

    汉斯安坐不动,双眼微闭,似乎,这一足以令全世界男人为之血脉喷张的景象对他来说却是毫无作用

    “汉斯,我们成功了,是吗?”黛安莱恩终于转过身来,婀娜移步,走到了汉斯的面前

    汉斯仍旧闭着双眼,低沉回道:“现在说成功还为时过早,若是今夜安然无恙,明日天明之时,或许我们可以喝上一杯庆祝的香槟”

    黛安莱恩俯下身,双手撑在桌面上,盯着汉斯妩媚笑道:“在我们打开香槟庆祝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汉斯,你是不喜欢女人吗?”

    汉斯睁开了双眼,平静地看了眼黛安莱恩,慢吞吞拿起了桌上的香烟,点上了一根,一口烟雾吐出,汉斯沉声道:“这个问题和工作有关吗?”

    黛安莱恩将上身倾了过去,嘴巴贴在了汉斯的耳边,口吐幽兰,轻声道:“当然有关系”

    汉斯淡定自若纹丝不动,回道:“即便有关,我也拒绝回答”

    黛安莱恩咯咯笑着,撑住了桌面的双手突然松开,整个人便向汉斯的怀中扎了过来汉斯反应极快,单手伸出,揽住了黛安莱恩的香肩,同时弹起身形,将黛安莱恩转了半圈,放在了自己刚才安坐的椅子上“黛安,小心一点,摔伤了会影响工作”

    黛安莱恩现出了愠色来:“汉斯,你真不知趣,我怀疑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汉斯面若沉水,冷冷道:“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不想和你计较,否则的话,就凭你刚才的那句话,我就可以将你扔进海里喂鲨鱼!”汉斯在抽了口烟,将烟头扔在了甲板上,伸出脚来碾灭了,然后转身离去

    从驾驶舱中,闪出了库里的身影,此时,他已无需再假扮汉斯,从而恢复了真身形象,虽然看上去仍旧有汉斯的影子,但要比汉斯年轻英俊“黛安,你要怎样才肯死了对他的那颗心呢?我早就说过,汉斯他是不会满足你的,或者,他根本没有能力满足你,黛安,我才是你最需要的那个男人,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能让你体会到什么是难以忘怀而且,你说过,只要上了船,我还活着,你会给我一次机会的,是吗?”

    黛安莱恩冷冷地看着库里,直到他将嘴巴闭上了,才回道:“难道你就不担心被汉斯发现了而杀了你么?”

    库里向前两步,若无其事道:“这船那么大……而汉斯只长了一双眼睛……”

    黛安莱恩咯咯笑道:“船是足够大,可船上却有很多人,他们因比尔莱恩先生的嘱托只效忠于汉斯,库里托马斯先生,请问你又能瞒得过汉斯那双眼睛吗?”

    库里再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黛安莱恩的身边,伸出手搭在了黛安莱恩的肩上,轻轻揉搓着,道:“黛安,只要你愿意,即便被汉斯发现了,我心甘情愿接受他任何处罚”

    黛安莱恩笑着将库里的手拨到了一边,然后站起身来,抛下了一个媚眼,翩然离去那库里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不免与原地稍有一愣,而黛安莱恩走出了几步后,忽地站住了,半转过身,向库里勾了下手指库里见状,心中大喜,连忙快步跟上

    远洋货轮的货物装载很是讲究,不管甲板下的船舱还是堆放在甲板之上,首先要保证的便是货物的固定,不然的话,当巨轮遇到了风浪而产生晃动,固定不到位的货物会被直接甩进大海中去尤其是堆放在甲板上的货物,不单要固定牢靠,还要做好防水措施,因而,这些货物在堆放的时候只能是分成若干个单元,而单元之间,均保留着一米半左右的缓冲间隔

    黛安莱恩沿着船舷走到了船体的中间,忽地站住了,向身后尾追而来的库里飞去了一个秋波,然后闪身进入到了货物单元的缓冲间隔中去

    库里连忙跟上……

    黛安莱恩十五岁的时候初尝人事,品会到了其中的美妙,打那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从纽约一路过来,黛安莱恩已有近十天的饥渴积累,这期间,她多次示意汉斯,怎奈那汉斯始终不为所动,终究令黛安莱恩失去了耐心

    货轮开足了马力追逐着夕阳,怎奈夕阳去意坚决,加快了下沉的速度终于坠落在海面之下,夜色缓缓笼罩了过来,天空中的星痕已然依稀可见饥渴了近十天的黛安莱恩终于满意地走出了那货物单元的缓冲间隔

    “库里,你真棒!”夜色掩盖了黛安莱恩面庞中的红晕,但说话间的气息却暴露了她刚刚经历的激情过程

    库里不无骄傲道:“我说过,黛安,我会给你一个难以忘怀的经历的”

    黛安莱恩拢了下长发,道:“如果不是到了晚餐的时间,如果不是担心被可恶的汉斯所怀疑,我真想再来一次”

    库里道:“迷人的黛安,我愿意随时为您效劳晚餐后,那汉斯不会在外面呆多久的,等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你可以随时敲响我的房门”

    黛安莱恩咯咯笑道:“早知道你那么优秀,昨晚在威亨酒店的时候我就不该浪费,天哪,谁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库里,现在你让我知道了你的优秀,那么,你就会有足够的机会来证明你更加优秀好了,我们不能再耽搁时间了,我们必须尽快让汉斯见到我们”

    货船出港前采购了大量的食材,因而,出港后的第一个晚餐相对来说还算是丰盛,只是就餐环境稍微差了一点,货船上的船员以及汉斯的手下共有五十余人,而餐厅却只有十来个平米的面积好在是轮换就餐,每一轮前来就餐的人也就是十多个

    在餐厅中,黛安莱恩和库里见到了汉斯汉斯已经差不多吃完了,见到黛安莱恩和库里走来,微微抬了下头,招呼道:“你们来的正好,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虽然有些不怎么情缘,但黛安莱恩和库里还是坐到了汉斯的对面

    “我想,我还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说过,货船那么大,只要是我汉斯要藏起的东西,任凭谁也找不到没错,至今我还会坚持这个观点,但是,我却忽略了他们的另一个目的”汉斯推开了面前的餐盘,点上了一支香烟,接着说道:“他们既然得不到那枚玉玺,就很有可能转换目的,只要能阻止了我们这艘货船顺利抵达大姑港口,那么,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样可以得到满足”

    黛安莱恩道:“汉斯,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在担心什么,现在货船已经航行在了大海上,他们又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了我们呢?”

    库里跟道:“是的,汉斯,我也感觉到你有些草木皆兵了,且不说他们还有没有能力阻拦我们,就说这目的,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蠢事”

    汉斯平静如初,只是轻叹一声,道:“当初我感觉到有人在盯着那枚玉玺的时候,你们同样不肯相信,但事实证明,你们错了若不是我早有准备,那枚玉玺已经到了别人的手上现在的情况同之前如出一辙,我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危险,而你们却仍旧浑浑噩噩黛安,库里,不管你们怎么想,这计划的负责人是我汉斯,你们必须遵从我的指令”

    库里耸了下肩,回道:“那当然,汉斯,我只是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法,但对您的指令,我一定会无条件执行”

    黛安莱恩道:“那你需要我们怎么做呢?”

    汉斯抽了口烟,若有所思地盯着天花板呆了片刻,然后道:“他们唯一能阻止我们的办法便是炸船货船最薄弱的地方就是轮机舱,若是轮机舱被炸,那我们只能是相互拥抱沉入海底因此,库里,你必须亲自带队,死死地守住了轮机舱黛安,你也不能闲着,你需要带领其他的公司员工,对整艘货船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查要像清洗地毯一样,必须做到毫无死角”

    库里很不情愿,但在汉斯的严词指令下却只能点头同意:“汉斯,我说过,对您的指令,我一定会无条件执行,但我想知道,你打算给我分配多少名人手呢?”

    汉斯回道:“我们人手并不充裕,库里,我只能给你分配四名手下”

    黎明时分,董彪罗猎二人爬上了这艘货轮此刻,工人们刚把一船的货物固定完毕,而属于货主方的二十余人正忙活着验收,因而,给了董彪罗猎足够的可乘之机

    如果不是对那玉玺还存有幻想,此时炸船将是最好的时机然而,在董彪心中,那枚玉玺的分量远大于这船烟土,因而,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考虑这最后一招二十年前,还不到二十岁的董彪伙同刚满了二十岁的曹滨偷了不下一百艘货船上的货,对这货轮的结构自然是相当的熟悉二十年岁月窜梭而逝,新建造的货轮先进了许多,但主要结构却没发生根本的转变董彪领着罗猎,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这艘货轮的轮机舱隐藏了起来

    轮机舱是轮船的最要害部位,但同时也是整艘船环境最为恶劣之处船只停泊在海港的时候,锅炉处于熄火状态,这轮机舱的环境还勉强可以藏身,但等到货轮准备,两名负责烧锅炉的船员重新点燃了蒸汽锅炉后,整个轮机舱响彻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再加上锅炉散发出来的热量,整个轮机舱充斥着噪音热浪,甚是让人痛苦不堪

    那两名锅炉工船员重新点燃了锅炉,再加足了煤炭,然后捡了块空地坐了下来,拿出了晚餐准备享用可刚吃了两口,后脖颈突遭重击,连闷哼一声尚未来及,人便已经昏厥了过去董彪罗猎二人手脚麻利地扒去了那俩锅炉工船员的服装

    换上船员服,取出绳子将那二人捆成了粽子,并堵上了嘴巴,然后扔进了煤仓中董彪罗猎二人相视一笑,拿起那二位留下的晚餐继续享用几乎是一整天粒米未进的这二人吃得是格外的痛快

    锅炉中的煤炭燃烧的非常快,刚加完没多久,那火势便减弱了下来驾驶舱中的轮机长明显感觉到了轮船的动力不足,打来了质问电话铃声陡然响起,吓了罗猎一个激灵,而董彪不慌不忙,接了对讲电话,回道:“正在加煤加水,动力马上提升”轮机舱中噪音震耳,对讲电话中能听得到回应就很不错了,哪里还能分辨得出接电话的人已经换做了他人

    董彪熟练地打开了一排四个锅炉的炉门,捡了把铁锨扔给了罗猎,令道:“别闲着了,赶紧干活呗,不然就会被发现咯”

    罗猎看到地上还有一把铁锨,而董彪却似乎无视,不由问道:“你不帮着一块加煤吗?”

    董彪拍了下罗猎的肩,指了指锅炉,笑道:“单是加煤还不够,还得加水,要不,咱俩换换?”

    罗猎呆傻地看了那四只锅炉两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又不是在炉子上烧水,那罗猎又怎知道该如何往锅炉中加水

    但加水却是简单至极,只需要将通往锅炉的一个阀门打开就可以了

    正挥着铁锨出着苦力的罗猎看到了,不禁嘟囔道:“彪哥,你这不是坑人吗?”

    噪音下,董彪原本是听不清罗猎嘟囔的啥,但他看见罗猎的嘴唇翕动,还是准确地猜到了罗猎的不满,于是大声笑道:“没错,加水是简单,可是,加多少水才合适,你知道吗?”

    罗猎不吭气了,只得埋头苦干

    加完了水,添足了煤,总算能停下来喘口气,这时候,轮机舱中涌进来了五个男人董彪瞥了罗猎一眼,微微点了下头,意思是告诉罗猎要镇定,不用管他们罗猎心领神会,也是点了下头那五个男人甚是傲慢,根本无视董彪和罗猎的存在,涌进来之后便四下散开,这里弯腰用手电筒照上一下,那里垫脚用手中铁棍敲上两下,一遍检查过后,其中四人向另一人分别汇报道:“库里,没发现异常情况”

    库里抱怨道:“汉斯总是这样,谨小慎微可他却不知道,他不过是动动嘴而已,但我们却要辛苦流汗到头来也不过是落了个徒劳”

    另一人跟道:“库里,你说的对,但看在钱的份上,我们最好还是执行汉斯的所有指令”

    库里耸了下肩,撇嘴道:“谁说不是呢!我们效忠的是比尔莱恩先生,既然莱恩先生指定了汉斯负责这个计划,那么我们也只好听命于他”

    又有一人道:“库里,汉斯将我们四人分配给你,负责轮机舱的守卫,但黑夜如此漫长,我们总不至于全守在这儿吧?”

    库里道:“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我想,你们当然没必要全都耗在这儿,不过,我就惨了,汉斯对我的要求是到明天天亮之前,必须亲自守在这儿好吧,我遵守汉斯的指令,但你们并没有这个必要这样好了,约克,赛亚,你们两人先回去休息,夜里一点钟过来替换詹姆斯和唐瑞德”

    库里一边安排,一边带着人向轮机舱外走去,边走边摸出了香烟来可是,叼上了一支后却发现自己身上没带火柴“我说你们几个,没见到我要抽烟却找不到火柴吗?”那四名手下纷纷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做出了很无辜很无奈的样子,其中一人回道:“库里,汉斯要求值岗的时候不能抽烟,说船上装的货物是易燃品,见不得烟火,所以,我们连火柴都不敢带在身上”

    库里站住了脚,转过身来,冲着董彪罗猎这边喊道:“嗨,嗨!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董彪回应了一个手势,示意噪音太大,自己听不清楚,并借助打手势将脸上抹了两把煤黑库里理解了董彪的手势,放弃了叫喊,叼着烟,向董彪招了招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