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自从那日翠屏将一切都向红锦摊开之后,红锦就一直郁结于心终日躲在房内不出来。

    “已经好几天了,她都只吃了一点。她不会想不开吧。”翠屏去红锦的房里收拾碗筷,只见晚饭没动两口。不禁有些担忧。

    “应该不会!我看她挺聪明的!”辛蕊可以理解红锦大受打击的心情,想着让她发泄一下也好。

    “可是聪明人最会钻牛角尖了!红锦是这样,先夫人也是这样!”翠屏忍不住感慨。

    “是啊!所以想你这样活一天开心一天的最好了!什么烦恼都没有,有的话也让你骂跑了。”辛蕊逗着翠屏。顺手帮小铃铛加了一筷子的菜。

    “阿福也被翠屏骂跑了!”小铃铛微微皱眉一脸认真的补充道。

    阿福是隔壁家的小狗,小铃铛喜欢的不得了,可是偏偏翠屏这个暴脾气的什么都不怕,就怕狗。小铃铛拉着阿福要给翠屏看,结果翠屏对着阿福猛地尖叫,把阿福吓跑了。小铃铛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小玩伴就这么被翠屏吓跑了,心中有几分委屈。

    “小姐,翠屏明天就不煮你最爱吃的红烧肉了。”翠屏又羞又恼,开口威胁道。

    “没关系,翠屏姐姐怕狗狗,那我们到隔壁张婶子那里去看阿福,隔壁还有洪生哥哥可以陪你玩是不是?”辛蕊摸摸小铃铛的冲天辫。

    夜里,辛蕊小心的拍着小铃铛的背,待小铃铛睡熟之后,才慢慢的起身走到院子内。手中的符咒听从辛蕊的指令,飞向院子的四周,布成一个阵法。辛蕊对着放在窗前的酒坛,祭出千里追魂绳揭开酒坛上面的符咒。只见酒坛内的孤魂野鬼都纷纷的站到了院子外。一下子聚集这么一大群鬼,太过引人注意了。辛蕊这才用阵法将它们的鬼气封锁在阵内。让辛蕊好奇的是,那个红衣斗篷没有布阵是怎么让这些鬼魂的鬼力隐而不发呢?

    “你们的时辰到了。可以走了。”辛蕊念咒召唤出往生光。只见这些鬼魂朝这辛蕊做了叩拜的动作,随后纷纷的朝往生光飞去。带众鬼魂都离开后,转生光才消失不见。

    辛蕊这接连几日都在京城内聚集孤魂野鬼想探查红衣斗篷的踪影,可是一直没有发现。随意打散魂魄天理不容。可是红衣斗篷却丝毫不在意的就出手,他所图谋的事情,远比这些来的重要。既然如此那么他就不可能放弃收集孤魂野鬼。可是城内的孤魂野鬼都被她找遍了,没有像往日那样消失很多的鬼魂。

    那么红衣斗篷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红衣斗篷看着辛蕊嘴角不由的浮出一丝笑意:“你既然这么想找我,那么我又怎么能让你失望呢!毕竟斗是两方的事情。”红衣斗篷打出一道符咒,袭向辛蕊的背后。千里追魂绳飞到辛蕊的身后结成网将拿到符咒挡去。

    辛蕊回过身,只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闪过,连忙抬脚追去。

    城外南郊有一片桃花林,春天的时候,倒是聚满了看花的人。此时已入秋,桃林上结着一颗颗小小的果实,人人都道是桃木剑可以辟邪,但是却不知阴阳相对,桃木一旦染阴血。也就是女子的血液却可引魂。当偌大的一片桃木林此时一片血红,只见几名女子被绑桃树上,四肢已被斩断,不断有鲜血从断肢处流出。

    辛蕊的脚踩在了枯枝上,有个女子听到声音慢慢的抬起头来,双眼苍白空洞,眼下是两道血痕看着辛蕊:“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这样的重伤。即使是在现代也是没救了,辛蕊心中清楚,她们多活一刻不过是多受一刻的折磨。可是当真要对她们下手辛蕊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从地上捡起几个小石子,将符咒包裹在石子之上。

    用万刃化形变化出锋的棱角,飞向女子心脏的位置。在女子心脏破裂的那一瞬间,符咒就会将女子的魂魄包裹起来,惨死的人怨气极重,在这个桃花阴血阵众,尤其会增大怨气的滋生。

    辛蕊如法炮制将其他几个人的魂魄都收了回来。

    怎么会!红衣斗篷眼中满是震惊。似乎没有想到辛蕊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穿他阵法的特点。可是,你是看的穿却未必躲的过去。红衣斗篷望了一眼倒在一旁的女子。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遇见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是陆诗那个贱人!我处处比她强,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她,为什么我要落得如此下场。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还有一名女子口中不停的嘀咕抱怨着。

    人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这个女子依旧满心怨恨。

    “不放过别人,就是不放过自己。放下吧!”辛蕊劝慰道。

    “放下,你说的轻巧!”那名女子陷入的疯狂,对着辛蕊大声的喊到:“从小到大,我所想要的一样都得不到,可是她轻易得到之后却弃如敝履。她如此肆意践踏的不止是旁人的心意,更是我的尊严!”

    明明血已流尽,可是硬生生的凭着这股恨意撑到现在,辛蕊听着女子的话,可以推测那不过是女子的嫉妒心作祟完成的怨念,忍不住皱眉说道:“再来一世,你和她不过是两个不想干的人,此刻的恨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

    “那我就要化作厉鬼,生生世世都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在执迷不悟,休怪我将你的魂魄打散散。”辛蕊神色凛然,看着女子。

    红衣斗篷听到辛蕊的话,嘴角浮起一抹残忍的笑意:“不恨她我的存在又有什么意思!”

    辛蕊听到这句话眼睛微眯,这个人执念太深,留不得!手中的石子飞向女子胸口的位置,只见顿时桃树转移,石子打到了树干之上。阴风大作,扫去一片尘土,辛蕊被迷了眼睛,只听见有什么东西快速穿透空气朝她射来。

    往日平静的桃树林此刻充满了血腥和阴霾,张牙舞爪的桃木枝纷纷朝辛蕊抓去,辛蕊只能靠着听力和对邪气气息的判断避开这些攻击。

    红衣斗篷对着卧躺在地上的女子念着咒语,只见那名女子骤然睁开眼睛,只是眼神中少了一分常人的神采:“杀了她,我给你你想要的。”

    看着女子将自己头上的发簪摘下来,握在手中慢慢的朝着辛蕊的方向走去。红衣斗篷不由的浮起喜悦的笑容。

    桃木阴血阵绝不是这么简单的,布阵需要女子为祭品,这些女子的血滋养着桃木,她们的魂魄融入阵中。但是辛蕊在第一时间将这些女子的魂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此时桃木阴血阵不成,但是却可以化作桃木怨魂阵。这是红衣斗篷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这些女子中居然有一名怨气极大的女子,她的将旁人的怨气都吸到了自己的身上,人未先死,怨魂已成。

    辛蕊躲得狼狈,连忙祭出天火符,在自己的身边布上天火阵法,只见桃木再次移动,将天火引到桃木之上。只见那名女子已经靠着辛蕊极近了。发钗猛地一闪朝辛蕊的心窝子刺去。

    天渐渐的亮了,红锦已经不记得自己坐在这里几个时辰,亦或者是几天了,她的脑海中不断响着翠屏说的话,随后苦笑着自言自语道:“纵然你如此算计我,我知道了一切,却还是要为你和你的孩子谋划。你果然是最了解我的人,此时不帮小姐的话,那么这就表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红锦推开房门将只觉得日光有些刺目,用手遮挡住阳光。

    小铃铛很不开心,因为她醒来的时候娘不在,她拿着笔在纸上不停的画着,一张小嘴嘟的老高,脸上沾了一些墨水。辛蕊看见了就会拿着镜子放到小铃铛的面前笑着说道:“快来看看,快来看看,哪里来的一只花皮小猪!”

    “小姐,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红锦慈爱的看着小铃铛,拿起手绢帮小铃铛擦去脸上的痕迹。

    “红锦姐姐!”小铃铛转头看着红锦:“娘不见了!”说好要陪小铃铛一起睡的,可是娘亲骗人。

    “小姐不怕,红锦带你回家,回家之后就可以见到你父亲了,只有你过的开心,你娘亲在天之灵才会安心。”红锦的眼中闪动着泪花。

    “那娘和小铃铛一起去吗?”小铃铛伸手将红锦脸上的泪水擦去。明明是想要帮忙可是却把红锦的脸也弄得黑乎乎的。

    “小姐先去,之后江夫人回去找你的。”这段时间辛蕊对小铃铛的疼爱红锦看在眼里,先送小姐回侯府,那么江夫人不舍得让小姐在侯府受委屈,必然就会亲自到侯爷面前解释一切。

    “我跟娘在一起。”小铃铛喊道,一下子滑下椅子蹬蹬的就像朝外跑。红锦连忙拉住小铃铛:“小姐,红锦不会害你的,你跟我回去吧。”

    “不!”要。小铃铛就要大喊起来。

    红锦连忙伸手捂住小铃铛的嘴巴……

    &nbs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