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不辞而别

    84、不辞而别

    郝建华及郝设华听说这一消息时,也表示要给钱,但章小风死活不同意,最后在郝慧思的协调下,郝建华以公司名义给密云中学捐建一所图书馆,图书馆建造方面则由郝设华公司的建筑队负责

    这样一来,全家给密云中学捐赠图书的费用,包括建造费用就突破了300万元。

    当得知两位捐赠人就是郝立京的爷爷奶奶后,不止密云镇的那些学生家长们高兴,而且桥口县当地政府也非常重视。他们极力邀请两位老人亲自去给图书馆剪彩。章小风爽快地接受了邀请,她原本就打算要去一趟的,这下正好是顺风顺水了。章小风坚持不让任何人陪送,她只和骆子两人一起去。尽管郝建华兄弟几个都不放心,想要阻拦,但郝慧思一句:“就当是爷爷奶奶的婚前旅行吧。”这才让众人不再啰嗦了。既然是“婚前旅行”,当然不能让别人打搅了,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不行。

    郝慧思负责一切联系工作,所以连两位老人来去的行程也都是她安排的。以前这样的事一般都是由郝立京来做,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抽不出这样的时间了。郝慧思开车将章小风他们送到火车站,并拜托了乘务员照顾他们,看着火车开动后,她这才离开。

    “咱们家还是得数慧思心思最细腻,做事最周详,口才也最好!”章小风在上了火车后乐滋滋地对骆子说:“从小时候就是,只要她出声,没人能开得了口。”

    “是啊,这要放在过去,那就是舌战群儒的才能哩!”

    “哈哈,你说的这个我知道,舌战群儒对不对?那不就是诸葛亮嘛!你把我的孙女比成诸葛亮,真有你的啊,骆子哥!”

    “慧思就是咱家的女诸葛。”骆子笑道:“我没说错吧。”

    “没错,一点也没错!可惜她是个女孩子,不然一定也不比立京差!”

    “慧思本来就不比立京差,只不过他们两个的性格不同,走的路也就不一样。”骆子说道:“立京敢闯敢为,慧思则是善于谋略,他们各有所长。你的这两个孙子啊,都是天才!”

    “哈哈,这是郝家祖上积德啊!”

    郝慧思在回公司的途中,接到了郝立京打来的电话,询问章小风他们的出行情况。郝慧思告诉他一切顺利:“你不用担心,我都安排好了。怎么,你还不放心我的安排?”

    “我怎么可能不放心你?”郝立京说道:“全世界的人我都可以怀疑,惟独你我不会。”郝慧思淡淡一笑:“你能抽出一点时间吗?”

    “什么事?”

    “的确有点事想和你谈谈。”郝慧思说道。

    “我想我今天可以早点回家。”

    “不,就在外面找个地方吧。”郝慧思说。

    “也好。”

    郝慧思要和郝立京谈的是刘雪华的事。自从郝立京当了副省长后,刘雪华就从公司里消失了踪影。应该由她负责的中国龙汽车奥运会开幕式表演车队,也被她丢在了那里,她的去向给谁都没有说,只是在董事长的桌上丢了一封辞职信。由于她不是本地人,家不在这里,一直都住在公司的员工宿舍,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她。郝慧思有些担心她会想不开,而且也想知道她突然离开公司的原因。郝慧思知道刘雪华对郝立京的感情,所以她判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在郝立京身上。

    而郝立京却以为郝慧思是要和他谈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他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地赶来赴约,似乎是回到了当年他还在追求着郝慧思的阶段,怀里揣着欢跳个不停的心情,甜蜜中夹杂着苦涩,因为他那时候总是被郝慧思拒之于千里之外,他想不到还能用什么方法取悦她,而她只要一个招呼,他又会充满期望地来到她的身边。

    远远地在咖啡厅门口,就从昏黄的灯影里看到了静坐着的郝慧思,大概这段时间他的确太忙了,都没能好好地停留下来仔细地看过她了。在僻静角落里坐着的郝慧思,看上去有些黯淡。当然,那只是指她的神情而言。无论从外貌还是从气质上,她都是超群出众的,就算是在这样一个客人稀少极为冷清的咖啡茶座里,她的光彩依然遮掩不住,周围总是会有或羡慕或嫉妒或倾慕的视线不时地投过去。她真的很美,而且是极具古典韵味的那种美,美得幽雅而神秘。独坐一偶的她就像是一支古琴曲,在悠悠地流淌着动人的旋律,而你被深深吸引着,被琴弦拨动着,却不敢轻易接近,怕因此亵渎了那份洁净。

    郝立京在门口愣了足有两分钟,这才慢慢走过去,轻轻地在郝慧思对面的座位上坐下来。他此刻的心情是膨胀着的,因为他相当自豪。在场的所有男人或女人,都想走近这位神秘的女郎,但他们不敢,他们只能偷偷观望,暗暗叹息。可是他却轻易地就来到了她身边,还得到了她最妩媚的微笑。

    “累了吗?”郝慧思抬头看了郝立京一眼,问。

    “不累。”郝立京说道:“看到你我就一点都不累了。”

    郝慧思依然是淡淡一笑: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你饿了吗?”郝立京体贴的问。

    “哦,我已经吃过饭了。”郝慧思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在问你。”

    “我不饿。”郝立京说道。

    “那就先来杯咖啡吧。”郝慧思对吧台招了招手,服务生过来,郝慧思对他说:“给这位先生来一杯拿铁。双份的。”

    郝立京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喝咖啡,但因为郝慧思喜欢,所以他爱屋及乌,也习惯了这种外来饮品。他尝着拿铁的那份既生硬又柔软的甘苦,不时地抬起眼皮看着郝慧思,等着她开口。因为今天是她提出的邀约,说有事要和谈,那谈话的起头就应该由她来。

    “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什么事吗?”郝慧思一边慢慢地搅动着咖啡,一边问。

    “什么事?”郝立京说完,用手指在他和郝慧思两人之间指了一下,以为是他们之间的事。

    “刘雪华辞职了。”郝慧思说道。

    “啊?”

    “而且,她的人也失踪了。”

    “那奥运会的表演车队怎么办?”郝立京第一个想起的是这件事。他是真的担心,所以他的表情也很焦急。

    郝慧思很用心地看了郝立京一眼,郝立京的表现和她的预料几乎吻合,她为自己太了解他而感到有些不舒服。果然他只会想到公司的事情,而没有想到具体人的感受。这个具体的人就是刘雪华,她失踪了,他则完全不关心。她倒希望他是在装做不知道,很可惜,他太单纯了,一眼就能看穿。他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才担心。

    “车队总监一职我已经让刘副总去补缺了,所以你不用担心,车队的排练依然正常进行,不会影响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

    “那就好。”郝立京松了一口气,有些抱怨地说道:“这个刘雪华怎么回事,一点都不负责任,她知不知道车队有多重要?她这样根本就是玩忽职守嘛!”“要给她定罪也得先找到她的人吧。”郝慧思说道:“现在她人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要她负什么责任?”

    “她到哪里去了?”郝立京问:“也没打声招呼?”“关键就在这里。这也是我今天找你的原因。我想,你应该知道她在哪里。”郝慧思说完,定定地看着郝立京,她的眼神是严厉的,甚至可以说是冰冷的。

    郝立京一怔:“我?我怎么会知道?”

    “我分析了一下刘雪华会突然辞职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你当上了副省长……她感觉高不可攀了。”

    “和我当副省长有什么关系?”郝立京急切地打断了郝慧思的话,他以为她误会了他和刘雪华之间的关系,他又开始紧张了起来。刘雪华的确对他有那么点意思,但他一直都在拒绝她,他就是怕被郝慧思误会,所以才尽量地和刘雪华保持距离,好几次想要把她从身边调开。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郝慧思根本就没有把郝立京的焦虑和慌张看在眼里,她垂下眼帘,搅动着咖啡,继续说道:“刘雪华会到我们公司上班,最大的原因是你。她大概因为被你救过,所以爱上了你,她为了能够留在你身边,一直都只愿意担任你的秘书一职。现在,你去当副省长了,虽然还在公司挂名,但实际上已经不在公司上班了。她感觉呆在集团公司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她在心灰意冷之下,就一走了之了。”

    “她……我……”郝慧思的分析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九正确,郝立京无可辩驳。

    “而她在辽海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亲人,所以,她的去向只有两个,一是回家了,二是去找你。”

    “找我?”

    “我已经查过了,她并没有回家,所以,她最大的可能是去找你了。”郝慧思说完又看着郝立京,她的目光冰冷中透着锐利,就像两把尖刀,直直地扎进了郝立京的胸膛。他感到自己正在被她的视线剖开,他的五脏六腑都呈现在了她眼前。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