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奇思妙想

    73、奇思妙想

    郝立京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而且要做就力争做到最好

    他一经郝慧思提醒,立刻就在脑子里构思了一个完整的计划,他要为奶奶举办一场特别的意义非凡的婚礼。和他以往的所有突发奇想一样,计划一旦成型,当即他就毫不迟疑地开始实行。但是要实施这个计划的前提是,他需要取得家人的赞同和支持。于是,他最先找到了郝设华,沟通之后,郝设华完全赞同他的行动,让他放手去干,他将和妻子吴飒飒成为他的坚强后盾:“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就尽管说,还有你婶子,我们都会帮你。”

    “暂时还没什么需要帮助的,你们就负责去做二婶娘家人的工作吧,我怕老人家不能接受。”

    “没问题,飒飒的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只要把事情原委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会表示支持的。”郝设华笃定地说道。

    “那就好,目前最困难的应该是我的老岳父,慧思的爸爸。”

    “你大伯也是一时没想通,有慧思去劝说,我想也没啥大问题。”

    郝立京也这么认为,因为他深信妻子的能力。当初就连黑一海爷爷也被她说服回国了,她也一定能够攻下她父亲这个坚固的堡垒。郝立京在这方面不知该说他太过自信还是他粗心,他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和慧思之间那些悬而未决的问题。说他是个工作狂一点不为过,只要在他心中有了某项计划,在他面前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他就会抛开身边的一切,包括私人感情,全身心地投入在他的计划中去。他的这一面,他的秘书刘雪华体会最深,也最无奈。他也因此躲掉了许多来自方方面面的春潮暗涌,让他少了情感纠葛方面的不少麻烦。只是,他现在也像工作一样,如法炮制,对待他的妻子和婚姻。实话实说,他感到此路不通,也有点不妙。

    郝立京在和二叔郝设华达成一致意见之后,就去找他的父亲郝祖国。对于父亲这边,他一点都不担心,一个管理着上千亿资产的现代企业家,一个统领了数万员工的集团董事长,相信他的胸怀也足够宽广。由于是私事,郝立京没有在办公室里直接和郝祖国谈,而是把父亲约到家中,和母亲罗绮一起,商量这件事。

    郝立京当着父母的面,没有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爸,妈,我在去临江之前,曾向奶奶许诺,要为她和骆子爷爷举办一场特殊的婚礼。现在我回来了,各方面的事也都处理好了,我要为我的这个诺言负责,同时,也为奶奶实现她多年的愿望。”

    “你的意思是要公开举行婚礼?”郝祖国严肃地问道。

    “是的。”郝立京说道:“因为我认为奶奶和骆子爷爷之间的这段旷世之恋,不但在时间上跨越了半个世纪,在情感上也跨越了世俗的束缚,也在思想上跨越了我们的传统理念,具有非凡的意义。虽然我们所举行的只是一个仪式,但不仅仅是要了却一对有情人的心愿,我想通过公开举行这个婚礼,传递出这样的一个思想,我们不但要搞好经济建设,改善人们的物质生活,我们也要彻底解放人们的思想,鼓励人们争取幸福,在精神生活上获得同样的满足。”

    郝祖国盯着郝立京看了半晌,忍不住回头看向自己妻子罗绮,而罗绮则依然一副处变不惊的态度,微微地笑着,点着头,说:“我没有意见。立京,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

    “爸,你呢?”

    “我?”郝祖国沉吟了一下:“我还能说什么,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把你奶奶的婚礼都上升到国家精神文明建设的高度了,我能反对吗?”

    “这么说你同意了?”郝立京惊喜地问。

    “是,我同意。不过,你要把婚礼办得庄重、简洁,热闹一点没关系,但不能铺张浪费,不然你奶奶会不高兴的。”

    “包在我身上!”郝立京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除了奶奶的婚礼外,我还有一个第二计划呢。”“什么第二计划?”郝祖国问。他觉得在看待儿子所提出的问题时,得永远都做好接受意外的心理准备,因为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会冒出新奇的念头来了。

    “今天在和二伯谈这件事时,我突然想到的。”郝立京兴奋地说道:“二伯和二婶因为立升的出世,造成了他们婚姻上的麻烦,使他们分居达7年之久,这件事无论对于二伯二婶还是两家的家人来说,都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但我却因为奶奶的事想到了一个可以补救这个遗憾的方法。既然奶奶和骆子爷爷的遗憾能够以这场婚礼来圆满,那么,为什么不用同样的方法帮二伯和二婶呢?他们可以说是破镜重圆、旧梦重温,他们重新走到一起,等于是第二次的结合。抛开手续和法律上的那些问题,如果让他们再举行一次婚礼,是不是这个开始就更具有意义了呢?”

    “再举行一次婚礼?”罗绮有些惊讶。

    “是,让二叔和二婶与奶奶他们一起举行婚礼,这就是我的第二计划。”郝立京说完,目光晶晶的看着父亲,充满期待地等着他的意见。

    “你这个想法不错。”郝祖国的态度保守,但内心却颇不平静:“你征询过你二叔的意见了吗?”

    “还没有,因为这只是我临时起意,等我有了更完整的计划后,我会去征求二叔和二婶同意的。”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想你二叔听了会很高兴的。”罗绮说完笑了笑:“这样一来就成了集体婚礼了。”

    “那你和你奶奶说好了吗?她也同意你的这个计划?”

    “这件事,我暂时想对奶奶保密。”郝立京说完搓了搓手:“昨天我和慧思这么商量的,先把所有难题都解决好了,再跟奶奶和骆子爷爷说,这样让他们两位老人完全心无芥蒂地举行婚礼,效果更好。不然,无论来自哪一个儿女和亲人的反对之声,都会造成对他们的伤害。上一次我擅自提出来的时候,就出现了大伯极力反对的后果,让两位老人很难过,我也很后悔。都是我做事欠考虑。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再出现任何问题了。”

    “你考虑得很周详,这样做很正确。”郝祖国说道:“会反对的大概就是你大伯了。有时间我也会劝劝他,不过我想,慧思应该已经去做工作了。”

    “是,她今天就已经开始进行第一步说服了,我相信慧思一定能够顺利完成任务。”郝立京颇自得地说道。

    “慧思是带着孩子去找她爸爸的吗?”罗绮突然这样问了一句。郝立京愣了愣,这个问题他倒是没考虑过:“大概吧。”有些不确定他说道。

    “她今天没有给我打电话,应该是带着孩子一起出去了。唉,这孩子也是,她就把小震暂时放在我这里也行啊,她一个人带孩子出去,多不方便呀。”罗绮喃喃地说着,有些着急地起身,去给郝慧思打电话去了。

    “你跟我过来一下。”郝祖国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对郝立京说完这句话,就往书房走去。郝立京有点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跟在父亲身后,忐忑不安地随郝祖国进了书房。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