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重案分析

    64、重案分析

    路鸣点点头:“好,搞清楚这些人的来历就知道他们的目的和去向了”

    “我还有个疑点。路书记,我们都知道,郝立京同志这个人向来特立独行,之前他在孙大峰一案中就曾独自参与调查,所以我认为我们也不能排除此次失踪是他的个人行为。”王亚彬说道。

    “你是说,有可能他发现了什么,为了追踪目标而隐藏了去向?”路鸣侧过脸,问王立:“王市长,你认为呢?”

    王立却很坚定地摇头:“我认为这个可能完全可以排除。”

    “说说你的理由?”

    “郝立京同志虽然有爱管闲事的习惯,但他的每一次行动却并不是不经思考的。就是这次他深入桥口县去调查密云中学的事,他在事先也是跟同车队的人打了招呼的。如果他是去办什么紧急的案子,或临时去追查什么人,他一定都会留下线索,何况当时他的秘书就在跟前。他不是那种做事顾头不顾尾的人,如果不是他受制于人,他怎么会这么长时间也不和家人联系呢?”

    “嗯,王市长说得有道理,我也认为这次失踪不可能是立京的擅自行动。”

    “好,那我们就排除这个可能。我们假设郝立京是被人绑架了,那么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隔壁包厢中的那三个人,再进一步,假设这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就是持外地口音的那个人,是来自西江省泰康市桥口县的呢,那么这个案子就很清楚了。”王亚彬如是说。

    “怎么个清楚法?”王立问。

    王亚彬胸有成竹的说:“很明显,是郝立京同志在此次抗震救灾的过程中,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危害到了某些人的切身利益。据他的秘书刘雪华说,郝立京同志在西江省泰康市桥口县调查了一件案子,涉及到桥口县县委书记的渎职和贪污**,以及滥用职权、瞒报灾情,致使密云中学的700多名学生无辜丧生。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民愤。郝立京受一些学生家长之托,将证据反映给了他们的上级领导,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刘雪华一口咬定,是桥口县的那帮人狗急跳墙,绑架了郝立京同志。”

    “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就去西江省要人!”王立大声说道。

    “不要冲动,王市长。”路鸣制止住了王立的愤怒:“我们先让王局长他们调查,等确定郝立京真的是被桥口县的人带走了,我们再上门要人不迟。”

    “路书记,王市长,你们放心,我已经派人去西江省调查了。发现任何疑点都会及时向我报告的。”王亚彬斩钉截铁的说。

    “如果真和桥口县有关,我认为郝立京同志应该是安全的。因为,毕竟郝立京同志的身份非同一般,他们也不敢把事情进一步闹大。”郑亚斌小心翼翼地说道。

    但是,他的话带来的是大家一致的沉默。

    “唉,这个郝立京同志啊……他带给我们的总是正能量的冲击波,可谁能想到他去灾区赈个灾,也能闹这么大的动静来!”王立忍不住慨叹,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复杂、感慨。

    “但在我看来,郝立京同志是一个忧国忧民、时刻为老百姓着想的企业家,他和那些贪赃枉法的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同志们,我们的事业不是更需要像他这样的人吗?”路鸣反问。

    王立认真的说:“所谓正邪不两立,郝立京同志的正义感太强了,所以总是会和坏人坏事发生冲突。对桥口县县委书记那种人,他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是的,郝立京同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他从不向邪恶势力低头,但我们却总是姑息养奸。这一次他去西江省震灾,主动调查了一桩骇人听闻的案子,其中牵扯到了几个政府官员,包括桥口县县委书记、泰康市市委副书记。郝立京同志从灾区回来后,就向我报告了这件事,当时我建议他向西江省反映,我想我可能在这个问题上犯了关键性错误。郝立京同志原来打算是要拿着证据直接上告中央的,但被我劝了回去。我的初衷是不希望把事情闹大,但在这个问题上我显然是官僚作风在作怪,有麻痹思想。所以,我听到立京失踪的消息后,马上联想到的就是这件事。从立京向我讲述他在桥口县取证的经过来看,那个桥口县县委书记林和尚是一个完全无视国家法纪的土皇帝,他不仅一手遮天,为非作歹,而且全不把老百姓的性命放在眼里,他草菅人命,让700多条无辜的生命葬身于此次地震,天灾可怕,人祸更可怕。想到郝立京同志很可能被他们带走,我就不寒而栗。如果郝立京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如何向他的家人,如何向逝去的黑老先生,如何向辽海百姓交代?”路鸣沉重的话语敲在在场每个人的心上,王立看到在路鸣眼中隐约的泪影,也感受到了来自他内心的那股正义的力量。

    此时此刻,王立完全能够理解路鸣的心情。但是,如果真要追究,整件事的责任都应该在那个桥口县的林和尚身上,但路鸣却为此深深自责着。王立愤怒地一掌拍在办公桌上:“简直不敢想象!一个党委的一把手竟然草菅人命。死了那么多孩子还不算,还绑架我们的企业家,是可忍孰不可忍?”

    路鸣神色黯淡地说道:“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实际上就是一方诸侯。如果他要滥用权力的话,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前几天,我看了一条报道,某县的一位县委书记居然派公安人员到首都北京去抓《人民日报》的记者。你们说,这个县委书记的权力是不是比我这个市委书记还要大?”

    “的确,尤其是在地方上,一个县委书记的权利比市委书记还要大。当时郝立京同志如果没能顺利离开密云镇,而是被他们扣押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王亚彬说道。

    “怎么个不堪设想?”王立问。

    “很有可能他们会制造一个所谓的意外,然后,我们所得到的消息就是郝立京同志在抗震赈灾中光荣牺牲了。”

    “这样一来,知道他们的秘密的人就不存在了,而他们也达到杀一警百的效果,让老百姓再不敢吭声!好一个光荣牺牲啊……”王立自己说着这样的话,也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他再次咂舌:“郝立京同志实在是太莽撞了,他这样,搞的不好会把性命丢掉的!”

    “但是,我想他们现在并不敢轻易动手。因为证据还在郝立京手上,而且这样做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那张纸就再也包不住火了。所以,我认为,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上一次,为了严守他们的秘密,他们会对郝立京同志杀人灭口的。但是,这一次,他们不敢!”王亚彬说道。

    “这么说,郝立京同志暂时是安全的了?”路鸣问道。

    王亚彬托着下颌,咬紧了唇,思索片刻说道:“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这是一次意外。郝立京同志的确被绑架了,但绑架他的歹徒并非来自桥口县,而是某个犯罪团伙,或者只是几个流寇惯犯。毕竟,郝立京同志的身份特殊,他身后是一个资产上千亿的中国龙汽车集团,而绑架他的目的则不好说,有可能是要敲诈钱财,也又可能是为了某些商业秘密。”

    路鸣点头:“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郝立京同志目前的处境都非常危险。王局长,我要在这里给你下达死命令,无论如何,三天之内必须查出郝立京同志的下落!”

    “路书记……”王亚彬面有难色,但路鸣毫不犹豫地说道:“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无论你用什么方法,甚至不择手段,都要给我把郝立京同志找出来!否则,我们还有什么颜面面对给我们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国龙汽车集团公司?还有什么脸面面对郝家人、面对郝祖国同志和郝立京同志的家属?”

    “是,我明白了,路书记!”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