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最大的心愿

    52、最大的心愿

    吴飒飒站在窗台边往花瓶里插着鲜花,郝立升一直围绕在婴儿旁边问这问哪的,对这个新生命充满了好奇

    郝慧思耐心地回答着他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心里也在想着,身边这个小小的婴儿什么时候也会长到立升这么高,精力像郝立升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和疑问。

    将花插好后,吴飒飒把多余的枝叶扔进垃圾桶。然后走到了床边,看了一会儿小婴儿,问:“慧思,孩子出生的事,告诉你妈了吗?”

    “我……还没有。”

    “我打过电话了。”罗绮说道:“等你出月了,我们带着孩子去看看她吧。”

    “嗯。”郝慧思低下头,应诺着。尤其是这个时候,自己的母亲没能陪在身边,对于郝慧思来说,是无法弥补的遗憾。那甚至要比丈夫不在身边更令她难过。最后一次去探监,是临产前的一个星期,魏轶力看到她吃力地腆着大肚子,就对她说:“你别再来了,这样对孩子不好。”

    “没关系的。”郝慧思无所谓地笑道。

    “什么没关系,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魏轶力生气又悲哀地说道:“让孩子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姥姥,不好。”

    “妈……”

    “我说的是真的。”魏轶力痛苦地说道:“你们就当没我这个人了吧。”“妈你又说气话了。”郝慧思能理解魏轶力说这种话的心情,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慧思,妈对不起你……你生孩子的时候,妈不能陪着你……好在你的婆婆对你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妈,婆婆是好,可是我总是希望你也在场啊。”郝慧思说着眼睛也有点红了:“所以你快点出来吧,你的外孙子也要在姥姥怀里撒娇呢。”

    魏轶力只是呆呆地看着郝慧思,什么都没说……

    现在,孩子出世了,再加上婆婆这样说,慧思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亲妈。郝慧思感激的看了一眼婆婆,然后扭头对着摇篮里的孩子说:“小宝贝,你快点长大,长大了我们去看姥姥好不好?”

    罗绮和吴飒飒相视了一下,两人的眼眶都有些红……吴飒飒为了避开这个话题,就过去逗着婴儿:“呀,看他在笑哎,你看你看……这眼睛,这嘴巴,真像妈妈,长大了一定是个美男子。”

    说完吴飒飒又问郝慧思:“慧思,你爸爸来看过孩子了吧?”

    “看过了,说一点都不像他。”郝慧思笑道:“我发现我爸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人都是倒着活的。”吴飒飒也笑道:“尤其是男人,立升他爸爸还不是一样。”

    “立升他爸爸呀,只说心境的话,那倒真是个孩子,他不是倒着活,他是一直就没长大呢。”罗绮笑道。

    “绮姐你说得太对了,其实是郝家的男人都有孩子心性。”吴飒飒虽然在辈分里是长着罗绮的,该被罗绮称嫂子,但由于年纪的关系,所以她们之间并没有按习惯去称呼彼此。

    “孩子爷爷还没给自己的孙子起名字吗?”吴飒飒问道。

    罗绮给陈飒飒使了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谈这个话题:“没,等立京回来了再说吧。”

    “我们的宝贝要让曾爷爷起名字呢。”郝慧思甜甜地笑道,用手指逗弄着婴儿的下巴:“不知道曾爷爷会给你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呀,妈妈好期待哦。”

    吴飒飒立刻明白了罗绮制止她的意思。考虑到郝慧思的身体状况,大家都约定不把黑一海的事告诉她,至少等到她出院了,再找机会让她知道。所以都尽量避免这方面的话题。

    聊了一会儿,吴飒飒看了一下表:“哟,时间过得还真快,我们得走了。立升,和你的小侄儿说再见吧。”

    立升很骄傲,他这个年纪就当叔叔了,虽然并不是很能理解这种辈分关系,但他也充分地感受到了一份自豪。他爽朗地答应了一声,去取了自己的小书包背上,然后跟小婴儿和郝慧思再见:“小侄儿再见,慧思姐姐再见!”

    “立升再见!”郝慧思笑着和立升挥手:“星期天你还要去上学呀,小立升真勤奋。”

    “慧思姐姐,我不是去上学,我是要去送爷爷。”郝立升解释道。

    吴飒飒和罗绮的脸色一下都变了,两人都紧张地盯住了郝立升和郝慧思。果然,郝慧思问了:“你要去送哪个爷爷呀?”

    “我要和妈妈一起去送黑一海爷爷。”

    “黑一海爷爷?”郝慧思抬头看了一眼罗绮和吴飒飒,就又继续问郝立升:“你要到哪里去送爷爷呢?”

    “西山陵园。”

    郝慧思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她摇晃了一下,但还是用两只手臂支撑住了身子,没有让自己倒下去。罗绮快步走过去,扶住了她:“慧思……”

    “妈,我没事。”郝慧思深呼吸了一下,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自己的爷爷已经走了……为了不让婆婆和二婶难过,她强忍着心中剧烈的疼痛,朝立升挥挥手:“那立升就代姐姐去送爷爷吧。拜托你了。”

    “好的。”郝立升说完,刚一转身,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哎呀不好!”吴飒飒无奈地摇摇头:“是不是忘了妈妈跟你说的话啦?”

    “妈妈对不起!”郝立升赶紧道歉:“我不该跟姐姐说爷爷的事,我忘了!”

    “唉……”吴飒飒歉疚地看着郝慧思:“抱歉,慧思……大家并不是故意要瞒着你,而是担心你呀……”“我知道……”郝慧思似乎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软软地靠在了罗绮身上,好半天,泪水才从她的眼眶里滑落。在罗绮的示意下,吴飒飒带着郝立升悄悄离去了,罗绮无声地陪着郝慧思,让她尽情地流泪,把心中的悲伤发泄出来。

    等到郝慧思平静下来,罗绮告诉了她黑一海去世的经过。

    听完罗绮的讲述,郝慧思让罗绮把婴儿抱到她怀中。她将脸埋在孩子温暖的襁褓中,嘤嘤哭泣,她的预感是那么强烈,就在孩子降生的那一刻。

    大概,是爷爷的灵魂在那一刻到了她的身边。

    在她独立且自由的岁月里,她从没有这么的依靠过一个人。此刻,她是那么强烈地需要自己的丈夫啊,她需要郝立京坚实的臂膀,需要他能陪在她的身边,她可以在他的怀里尽情地哭泣:“立京,你在哪里,你怎么还不回来,我需要你啊……你这个坏蛋……立京……”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