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草菅人命

    38、草菅人命

    赵老师擦了一把眼泪,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也都是事后才知道的

    一个学生家长给我讲述了当时的情况,5月12日14时28分,正在学生宿舍里午休的793多名学生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惊呆了。”

    “793个学生?”

    “是。793名,就是这个数字。”赵老师肯定地说道:“当时,一个男生大声喊着‘地震了!快跑!’同学们都急忙跟着那位男生往外拥。对面女生宿舍的女生们见男生往楼下跑,也就跟着往下跑。这是一幢3层的宿舍楼,学校为了‘封闭式管理’,将原有的安全通道全部焊死了,只留下了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就在男女生宿舍的中间。”

    “天哪!”

    “学生休息时,大门是锁住的。其它的出口包括窗口全部用钢筋栅栏堵死了,没有了除大门外其它的逃生通道。很快,同学们都挤到了一楼的大门出口处。”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楼坍塌了?”刘雪华紧张地问。

    赵老师摇了摇头:“平时,这个时间的大门已经开了,因为,学生们要去上课。可是,当时的管理员老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门依然锁着,任凭学生们怎么喊,都无济于事。管理员老师好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没能叫来任何人,门一直紧紧地关着,直到他们喊破了喉咙……最后,大楼全部倒塌了……”

    刘雪华听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他们真是……太可怜了……”

    “5月14日,也就是地震发生后的第三天晚上,从你们东北来的消防官兵用人工在两米宽的地方,刨出了160多个孩子,这里人摞人整整几百个孩子呀……部队首长气愤地对身边的校长和镇上领导大发雷霆:‘妈的!太不像话了!这是93个人吗?这简直是草菅人命!’”

    刘雪华捂着脸,泣不成声,赵老师也用手背擦着从眼中不断涌出的泪水……此时此刻,刘雪华还想起了自己遥遥无期的爱情,所以就越发的伤心了……

    在刘雪华哭的死去活来的时候,郝立京也在和李校长继续谈论着。“林和尚不是说派预备役师的官兵去救援了吗?怎么会一个孩子都没救出来?”

    李晓忠惨淡一笑,语气无不讥讽:“你说那些预备役军人啊?他们是去了!可是,他们只背个背包,什么工具也没有带,到现场什么也没有干……面对钢筋水泥的废墟,他们赤手空拳的,怎么去救人?最后还不是拍屁股走人了!”

    “难道他们就对孩子们的呼救声置若罔闻吗?在他们面前的是700多条即将被死神带走的生命啊!多么鲜活的生命,他们还没能感受这个世间的美好,就被这么冰冷的现实夺走了活蹦乱跳的生命……”郝立京任由自己的泪水流淌,他为那些孩子无声悲恸,仿佛也听闻到了他们最后凄厉的悲鸣。

    “孩子们在里面喊了近50个小时的‘救命’,嗓子喊都哑了……一个女学生的爷爷在废墟里呼喊自己的孙女,她也在最下边答应。她是听到了爷爷的声音,她喊叫着‘爷爷,你快来救我呀!’爷爷用农用的镢头挖着水泥板,想要救自己的孙女,两手都挖出了血……到最后,还是没有挖出来……”

    “5月14日晚上8点钟,已经是大楼倒塌的53个小时以后,你们北方省的消防部队开了进来,他们在废墟里几米宽的地方一次性挖出了160多个孩子,这个女孩也在其中。她被消防官兵救出来后,只活了1分钟,她断断续续的对她爷爷说,爷爷,你好狠心呀,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救我……老人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孙女在面前死掉,当即就昏了过去,醒来后也要寻死,跟孙女一起到那个世界去,他一直哭喊着说,妞妞,对不起,爷爷没能救了你……”

    “老人家没有错啊!”郝立京的双拳捏得紧紧的,十指几乎抠进了掌心,但这样的体肤之痛完全无法消解在他心中升腾起来的悲痛与愤恨:“是那些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官僚!是他们害死了老人家的孙女啊!”

    李校长告诉郝立京:“这些孩子死得真的太冤了,我做梦都会梦见,他们中有一些还是我教过的学生。”

    “这是怎么回事?”郝立京马上察觉到了李校长的话外之音。

    “郝先生,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我李晓忠今天就拼了这个校长的位置,也把所有实情全都告诉你吧。”李晓忠说着,将双手扶在膝盖上,大声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李晓忠的话将郝立京再次震撼了。

    “我们盛名、乔木两家中学虽然建校时间不长,但各方面条件都要比密云中学好,而且省上考评时,各项指标也全都达标了。林和尚那时候还是桥口县的县长,他利用手中的权力,硬是把两所学校的初中部合并到了由老化工厂改建而成的密云中学,而且要求学生必须住宿。谁都知道密云中学条件差,那些老厂房差不多都该废弃重建了。可是,考评没有达标的密云中学却成了县里的重点中学,而且还是全宿制的,还让那些孩子们住在停尸房里啊!”

    郝立京不明白了:“为什么非要把达标的两所中学的招生权交给不达标的密云中学呀?”

    李校长苦笑着说:“就因为,密云中学的校长是当时县委书记程志文的外甥。”

    “是杜加里吗?”

    “对,就是他。”肯定了郝立京的问题后,李晓忠继续说道:“程志文现在是康泰市常务副书记,而林和尚之后也升任了桥口县县委书记,他们如此顺利的仕途官运是如何而来的呢?就是靠密云中学的高额学费啊!”郝立京又一次不明白了:“怎么回事呀?”

    “郝先生,你想想吧,一个学生一年收620元住宿费,一千多名学生能收多少钱?他们还年年申报重建,结果款拨了几次,校舍却从来没有重新修缮过。孩子们就在50多年历史的砖混结构的老楼房里上课、睡觉,那些全都是危房,就算没有地震随时也都有可能会坍塌啊!”

    “杜加里为什么说他们学校只有850名学生,在地震中死亡的学生人数也只有287名?”郝立京又问。

    “问题就出在这里。”李晓忠点了点头,说:“这就是林和尚搞的鬼。他们为了隐瞒密云中学死亡学生的真实人数,推脱罪名,就将其他的死亡学生人数分到了我们学校和乔木中学头上。而事实上我们两所中学在这次地震中虽然受损也很严重,房子都被震坏了,但师生们都逃了出来,我们学校只有7名学生受伤,有几名是慌乱中跳下楼摔伤的。而乔木中学也只死了三人,其中一名还是老师。”

    “这么说他们把密云中学死亡的学生人数分摊在了你们学校和乔木中学身上,那学生的抚恤金呢?也拨给你们了吗?”

    “这个钱他们不敢不拔呀!为了堵住学生家长的口,他们几乎是一次性就把这些钱拨下来了!”

    “我明白了。”郝立京点点头说:“这个林和尚真是个恶魔呀……哎,李校长,你们桥口县不是贫困县吗?这些钱是从那里来的呀?”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只能听从上头的命令。他们怎么说就怎么着。如果得罪了林和尚,别说我这个校长,恐怕连饭碗都会保不住的。”

    “问题的根结就在这个林和尚身上,如果再让这种人继续为非作歹下去,那我们这个社会就没一点点指望了!”

    “你说得很对,我们倒霉碰上了这么一个混账县委书记,他的后台还很硬,一般的老百姓哪能那么容易把他搬倒啊!你只看现在密云镇的情况就知道了,连传个消息出去都困难,老百姓要怎么申冤?林和尚的那些恶行又怎么才能被制止?”

    “我看出来了,其实林和尚他也怕,不然他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大动干戈地堵塞消息。我想,只要我们证据充分,他总会受到法律制裁的。毕竟,我们国家还是一个讲法制的国家。”

    “那就全靠你们了,郝先生。”李晓忠站起身来,紧握住郝立京的手:“证据会有的,时间太晚了,你先休息,明天早上我会把你送到你想去的地方。”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