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罄竹难书

    34、罄竹难书

    郝立京在密云村进行的临时调查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证,但也让他知道了许多隐情

    小宝告诉他,今天没能找来更多的家长,是因为家长们都去镇上了。

    “他们去镇上干什么去了?”郝立京直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还能干什么,他们去拦林和尚了。”

    “这样做有用吗?林和尚他会听家长的申告吗?”郝立京表示怀疑。通过大家的种种言辞,他多少也对这位林和尚有了些了解,不认为他是那种会听老百姓说话的人。

    “肯定没用!所以我才没去。”之前被访的那位退伍军人冷笑着说道。

    “他林和尚就不怕引起公愤吗?要知道,群众的力量是很可怕的!”刘雪华问道。“他要是怕,就不会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

    郝立京和刘雪华对视一眼,再次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这时,在密云镇上,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空气中能够嗅出火药味来,犹如一场战争即将打响。佟所发和家长们就像是电影里的游击队员,全都神情紧张地躲在街沿的那些小商铺和墙角处,等着林和尚的车过来。之前那位响应佟所发的母亲陈文芳,和佟所发是一个村上的。她躲在自家村长身后,有所担心地问:“村长,我说,这样真的能成事吗?”

    “我想今天林和尚的态度一定会很好。”佟所发笃定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

    和他们藏在一起的另一位村民就说了:“哼!国务院总理来灾区看咱们,对老百姓都那么亲切,凭他一个县委书记,还敢把咱们怎么样!”

    “对,他不管怎么嚣张,也要看看形势,不敢做得太过分。”佟所发点点头,表示赞同。

    “要是林和尚有个好话,答应解决我们的问题,我们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我看悬!之前国务院总理来咱们镇里的时候,林和尚就怕我们上访,派了那么多外地的特警把我们看管起来了,我们连远远看一看总理的资格都被剥夺了。你说他能听我们的吗?”陈文芳还是十分担忧,愁苦地说道。

    “听说总理知道咱们的孩子没了,还掉眼泪了呢。”佟所发也情绪激昂起来,他捏紧了拳头,恨恨地说道:“我们总不能就这样等着什么都不做?不管他林和尚怎么说,我们都要跟他讨个说法,如果他不听,我们就想办法继续上访!”

    “唉……”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孩子白白的被他们害死,还无动于衷吗?”

    “村长,来了!”

    一辆奥迪颠簸着从被震坏的街道上开过来,车速却也不慢,马力十足的车轮碾过路面上那些松动的石板,发出咯咂咯咂的声音,车尾扬起了高高的烟尘。

    “上!”

    佟所发一声令下,几百村民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呼啦啦地围在了车前,顿时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住了那辆八成新的奥迪。奥迪车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紧急刹车,停在了人群之中。

    片刻的静默后,围在车周围的人们全都跪了下去,匍匐在奥迪的四面,而奥迪却一直保持着沉默,涂着茶色防晒膜的车窗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大概过了有五分钟之久,车门才有了动静,当车门缓缓地推开,林和尚从车上下来时,人们都仰起了脸,每个人的神情里都充满了期待。

    林和尚是个微胖的中年人,头顶已经谢了大半,只有在耳边那里才有一圈稀疏的黄毛,难怪会被人戏谑为“林和尚”。他下车后,腆了腆微隆的肚子,眼光冷漠地扫了一眼跪在他面前的人们,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只有二十分钟时间。”

    跪在最前面的佟所发怔了一下,有些不能置信地看着他们的这位“父母官。”林和尚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下手表,冷冰冰地说道:“已经过了五分钟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就抓紧时间!”

    佟所发忍住怒火,站了起来,他面对着林和尚,沉着地说道:“好,我来说!”林和尚用他那双无神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佟所发,然后漠然地说道:“你说吧。”

    “我今天要代表乡亲们问县长六个问题。当然全都是关于密云中学的问题。第一、明知道学校的教室和校舍都是危房,为什么还让我们的孩子在里边上学?二、为什么不及时把灾情报上去,让解放军来救我们的娃娃?三,学校的大门和应急通道为什么要锁上?四、40多年的危房为什么还要继续使用?五、2004年中央对学校等公共场所进行大规模排危,拨下来的建校费哪里去了?六、学生缴纳的住宿费每人是320元,收的上百万资金都到哪里去了?”

    林和尚听了这些问题,神情终于有了些变化,他怔了怔,然后立刻又换上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道:“第一,我以党性和人格担保,学校的教室和宿舍楼不是危房!同时,应急通道也没有上锁!第二,你们成群结伙想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

    听到他这样敷衍,跪在地上的群众都愤怒地站了起来,妇女们早已经泪水奔流着,无不咬牙切齿。她们见男人们慢慢地退后了,就大喊着扑了过来,把这位不近人情的县委书记给团团围住了。她们你一把我一把,在林和尚的手上、胳膊上、腿上,拧下了无数个紫疙瘩,就连身上的衬衣也被撕烂了,林和尚被吓得嗷嗷直叫,司机一看不对头,连忙打电话求援。

    不一会儿,数十名警察赶到,从情绪激动的妇女们手中解救出了林和尚,就见这个秃顶县委书记全身是血,衣衫破烂,狼狈不堪地连滚带爬钻进了奥迪,然后夹着尾巴在滚滚烟尘中逃逸而去……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