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深入灾区

    16、深入灾区

    第二天早七点,车队准时从天康县临时指挥所出发

    最前面依然是交警的开道车,然后是郝立京他们坐的中国龙车队领队越野车,一百辆大客车跟随其后,长长的车队在山路上排开,足足拉出一里多地远。雨从半夜里就开始渐渐停了,所以上路的时候,基本上路面已经没有积水了。大家伙赶早起来吃了早饭,那位胖厨师还特别为司机们做了煎饼卷菜让他们带在路上吃。这一但上路,恐怕就没机会好好地再吃一顿饭了,所以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刘雪华比谁都起得早,去帮胖厨师卷煎饼,并且这个主意也是她出的,郝立京为此特意对她提出了表扬。

    “看来这女人家就是比咱老爷们心细呀!”吴国学说完哈哈大笑。

    车队离开天康县往临江方向挺进,刚开始的路还算顺利,但走着走着就发现越来越多的塌方和滑坡,虽然是小面积的,还不影响车辆行驶,郝立京还是下令下去让司机们注意安全,尽量往道路里面走,也把车速放下来,稳扎稳打地挺过一段又一段艰难的路程。虽然道路情况是这么糟糕,但司机们的精神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昨天的那一幕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他们一路上开着惯常的玩笑,不断打着喇叭前后呼应着,每辆车都首尾衔接得非常紧密,像一条长龙一样在山路上蜿蜒,形成了一道特别的景致。

    郝立京和吴国学在一辆车上,说着说着就讲到郝立京当年在日本参加那次留学生辩论会的事,大家听他讲得津津有味,尤其是刘雪华,眼中满是崇拜和憧憬,她忍不住赞叹:“郝总,你的辩论实在太精彩了,在那些洋鬼子面前为我们中国人争了一口气!”

    “是啊,郝总,我看你一副白面书生的样子,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脾气还挺大的,你跟扈县长发的那通火还真是痛快!”吴国学想起昨天郝立京摔门而去的情景,再想起扈县长青红交替的那张脸,就觉得有趣,于是又跟大家学了一遍,逗得郝立京也哈哈大笑:“不会吧,我真的那么大脾气?我居然对扈县长那么凶恶啊?呵呵,我当时其实已经被气懵了,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郝总啊,你到底还是年轻,以后你要是在官场上,可不能这么随便发脾气了。”吴国学停下笑来后,有些语重心长地对郝立京说。

    “吴队长,我们郝总可不会轻易发脾气呢,要不是真惹到他了,他都是很好说话的。昨天他的那场脾气发得绝对有价值,也很恰当、及时。”刘雪华不以为然地替郝立京说话。

    “哈哈,小刘你说得对,要不是郝总的那通脾气,我看那老油条到最后还不肯给我们交底呢。”吴国学笑着点点头:“郝总,看来你的猜测是对的,临江那边的情况非常严重啊。”

    “我知道,吴队长,所以咱们得赶快去,看能帮得上多少忙。”郝立京收起笑容,神色逐渐变得沉重起来。

    “吴队长,你也真有两把刷子,那些司机师傅们,只要你一句话,就都服服贴贴的了。”眼看大伙都开始沉默,刘雪华马上改换话题,把沉下去的气氛拉了回来。

    “哈,你说他们啊,其实也不是我有那把刷子,是他们本身就只讲一个服字,谁有道理服谁。别说,咱们这次来的司机有半数以上都是党员呢,郝总,是不是你当初在挑选人的时候就做过这样的考虑了?”

    “是有过这方面的考虑,当然也因为共产党员的觉悟比一般群众要高,所以报名来的党员也多一些。但具体情况我也是到后来统计时才发现的,这个发现还真让我吃了一惊呢。”

    “哈哈,要不说关键时候才考验得出真金来,咱们的党员同志就是能够经得住各种考验。有些人性子是直了点,脾气是冲了点,但总的来说还都是革命的好同志嘛!在最艰难的时候,他们会挺身而出的。所以郝总你尽管放心,咱们的这支队伍绝对没问题!”

    “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头来带。有吴队长给我们当头,我们的司机朋友们一定是最棒的啦!”刘雪华乘机帮自己的领导拍吴国学的马屁,把个黑脸汉子乐得整个黑脸膛都变成了紫红色。

    吴国学一时间兴起,钻出车窗外冲后面的司机喊话,让他们唱着歌前行,于是就听见空旷寂寥的山谷里,响起了一串不那么整齐的合唱,还是那种分了声部的大合唱,响亮的歌声在山谷里回荡着,东北汉子把他们乐观风趣的态度也带到了这片满目苍痍的大地上,似乎就连风也受到了感染,不再那么凄厉地呼啸了,而变得非常柔和,在人们的面颊上轻轻拂过。随着天逐渐的明亮,笼罩在山里的雾也渐渐散去了,太阳一点点地从云层里露出了脸。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