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门缝里看人

    13、门缝里看人

    “郝总,你慢点吃呀,别烫着,锅里还有

    这菜还就是用你们带来的材料做的,不然啊,我们这里的条件哪里能吃得上肉啊!”扈县长乐呵呵地说道:“你们这一来,可算是让我们打牙祭了。”

    “我不是怕没得吃,我是想早点上路啊。”郝立京三下五除二把饭吃完了,放下碗他对扈县长说道:“你就快说我们下面要到哪里去吧。”

    “不忙,不忙,等大家休息好了再上路也不迟,你看外面的雨下得紧了,你这会儿也走不成呀。没关系,你们人都已经到这里了,也不急那一时三刻。你们先吃着,我去看看那边的东西卸得怎么样了。”扈县长的态度突然变得有些含糊,他的视线躲闪着郝立京,打着哈哈就匆忙忙走开了。

    郝立京还准备向他问些事呢,却没想到他丢下这么一句话,急慌慌地就走了。看着他消失在雨幕中的瘦小背影,郝立京若有所思。吴国学走到他身边,点着一支烟,也看着门外,然后轻哼了一声:“这老油条,在忽悠咱们呢。”

    “吴队长,你也这么觉得吗?”郝立京眉头紧皱:“我总觉得扈县长好像有什么在刻意瞒着咱们,我问了他好几次了,他都推三搪四的不说清楚到底要去哪,该不是这里面有什么文章吧?”

    “哼,不急他的,到时候他自然会说出来,反正咱们已经到这里了,就是要咱上刀山下火海,咱还不是一个蹚啊!”

    “你说得对,吴队长。”郝立京点点头,正准备接着说之前被地震打断的话,说出自己一直以来闷在心头的那些想法,却突然听到外面一阵翻天的哄闹声。郝立京和吴国学连忙出去看,就见几个年纪比较大的司机气冲冲地朝这里过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愤怒之色,在他们后面跟着几位天康县的干部。

    之前这些人还一起合作卸车呢,怎么突然就吵起架来了,那几位天康县的干部都有些尴尬的样子,低声下气地对司机们赔着不是。而中国龙汽车公司的工作人员则更加忙乱地跟在最后,刘雪华虽然打着伞,但大半个身子还是被淋湿了,她绷着脸,有些紧张地看着郝立京。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个都吃了枪药还是咋的?”吴国学上前只这一嗓子吼,那几位带头闹的司机立马安静了。大家进到帐篷里,也都不管被淋得透湿的衣服,几位司机还脖子梗梗地竖在那里生着闷气呢,而扈县长则和几位干部缩在另一边,不尴不尬地杵着。

    “老宋,到底是怎么回事?”吴国学问那位年纪最大的司机宋晓云,看样子他在司机里也比较德高望重,说话有点分量,所以带头闹事的人应该就是他。

    “吴队长,你来评评这个理,不是我们胆小怕事,这明明就是瞧不起人嘛!”宋晓云依然很忿忿不平地扯着大嗓门喊,后面跟着的司机也嘈嘈成了一团,纷纷嚷着说要回去,不干了!

    “你先给我说事!”吴国学黑着脸沉声呵斥。

    “还有啥好说的?在报名那会儿,郝总就跟我们说好了是要到重灾区去,我们二话没说就签了生死状。结果领导一放话,说临江不去了,改去天康,这一来就没啥危险了。好嘛,倒哪都是支援灾区,不管重灾还是轻灾,反正都是受灾群众,哪里需要咱就去哪。这没黑没夜走了三天三宿,咱这不就来了嘛!怎么着?到这里才说还是要去临江!说什么是上头的命令,怕一开始说去重灾区,来的人会害怕不敢去!啥狗屁命令还给老子整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啊!瞧不起咱东北人是咋的?没听那歌里唱的,咱们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啊!去他娘的,这雷锋同志还给你们哄得滴溜溜转啦?行!你们真行!你们怕咱当孙子不敢去重灾区,那咱就给你们当一回孙子,咱真不去了!咱怕死啊,咱索性夹尾巴滚回东北那疙瘩去得了!”

    “宋晓云!”吴国学一声暴吼,止住了宋晓云的气话:“你还是不是一名共产党员?忘了我在出发前说的那些话了吗?谁要是敢在这里给老子临阵脱逃,老子军法论处!”

    司机们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了。吴国学这才转身问正在偷着擦额头的扈县长:“扈县长,你现在就给我们摆明了讲吧,你们是什么意思?”

    “扈县长,刚才我问了一下,我们带来的十车粮食和物资,你们只卸了一车,这留下来的部分说是我们的补给,这也太多了点吧?难道你们这里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地?你就老实说吧,你们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算让我们去临江而不是天康?”郝立京问。

    “这……这的确是上头的意思,怕你们那个……就是那位师傅说的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真正要去的其实还是临江?”

    “是……”

    “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们这样做不仅仅是侮辱了我们这些志愿者的人格,也是在拿灾区群众的生命开玩笑!”郝立京生气地说完,摔门而出。刘雪华也连忙跟着出去了。扈县长有些慌乱地想要跟上去解释,被吴国学拦住了。吴国学对他摇摇头:“你不用担心,总指挥刚才还跟我说这个呢,被余震给打断了。扈县长,这临江我们是一定要去的。就算你们搞这么一出名堂,我们的郝总也打算要到临江去一趟。他昨天晚上就在一个劲地跟我说,让我向上面通融一下,准许车队去临江看看,如果车队不能去,他个人也要去。他满脑门子心思都系着你们临江的灾情,担心着那里的群众,为这个他几天来吃不好睡不着的,把他给愁的呀,就像是临江住着他的亲人一样。我说你们啊,再别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就拿我们的司机们来说吧,能来这里的,没一个是胆小怕死的孬种,你没听他们说,连生死状都签好了才来的吗!”

    “对不起,吴队长,我们也不想啊,都是上头……”

    “你的处境我理解,所以咱啥也不说了!我们这就准备出发,时候也不早了。这雨一直下个不停,怕是路况会变得更糟糕,能早走一刻就早走吧。你说,你们要是不弄这一出,我们就可以赶在这下雨之前到临江了。”

    “吴队长,听我一句,你们还是等到明天早上再出发吧,这里的路本来就不好走,又下雨又摸黑的,实在太危险了!”

    “这回不听你的看来不行,我去劝劝郝总,明天再走。”吴国学看看外面的雨势,皱起了眉头。

    “那好,我去给你们安排住宿。”扈县长这才放了心,说着就要出去,却被吴国学一把抓住了胳膊,像拎小鸡似的把他拎到跟前。吴国学压低声音说道:我说,扈县长,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给我掏个心窝子透个底吧,别怕丢了你的乌纱帽,这临江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啥我们到你们康泰市时连那边的消息一点都没听到,是故意掩着还是咋的?我说,这可是毁灭性的8级大地震啊,你们还想瞒个什么劲呀?”

    “吴队长,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反正你们到了那里就清楚了,我多说无用。”扈县长低下头,假咳了两声:“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有很多事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好!到底藏着啥,我们自己去看!”吴国学在扈县长瘦弱的肩膀上用力一拍,把个小小的县长拍得身体一个趔趄,险些就摔倒了。他惶惑地看着吴国学踏着大步走向灰蒙蒙的雨雾中,从他的脚底甩出来的泥水竟然溅得有一米多高。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