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死要面子活受罪

    9、死要面子活受罪

    郝立京安排完所有出行前的工作后,遵照郝慧思的约定,于九点钟来到了海边别墅

    他到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全家人包括郝建华在内,都聚集在客厅里,或者是餐桌旁,就为给他这位迟迟到来的人饯行呢。

    推杯换盏之后,章小风让郝立京给大家说句话。郝立京站起来,向身边的郝慧思眨眨眼,在得到一个许可的微笑后,他清了清嗓子,举起一杯酒,来到章小风和骆子面前。

    “奶奶,骆子爷爷,让我先敬你们二老一杯。”

    “哎?你这孩子,刚才不是都敬过了嘛。让你说话来着,怎么突然又给我们敬起酒来了?”章小风瞅着郝立京,嘿嘿一乐:“你小子是不是又有什么鬼主意了?这酒奶奶可以喝,但你得先把你肚子里憋的坏水给我放出来。”

    “您真让我说出来吗?”郝立京笑着问。

    “你说,你不说出来咱俩都不痛快。”章小风说完哈哈大笑。

    “奶奶,我和慧思想替你和骆子爷爷完成一个心愿。”郝立京说着又看了一眼郝慧思,她脉脉含情地看着他,给了他温柔的鼓励。

    “我和你骆子爷爷的心愿?那是什么心愿哦?”章小风不明白孙子指的是什么……骆子已经明白了郝立京是什么意思,他脉脉含情地看了身边的章小风一眼,正与刚才郝慧思的眼神相照应,郝立京没有漏看这情景,心下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奶奶,你和骆子爷爷风雨相伴,历时半个世纪之久,却因为种种原因而始终没能成为真正的夫妻,但你们其实已经是灵魂上的伴侣了。我们在旁边也一直在看着你们,看你们心心相印、彼此扶持,我们都为你们这样真挚又纯净的爱所感动。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你们完成一个仪式,虽然也许这个仪式对你们来说是多余的,但却也是必要的。让你们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不仅是我们这些儿孙的期望,相信这也是你们二老一直想要达成的夙愿。奶奶,请容许孙子作出这个不情之请,让我们帮你们举行一场婚礼吧,就让这场婚礼成为你们六十年不朽爱情的见证吧。”

    “立京……”章小风和骆子都怔住了,就连在场的其他人,除了郝慧思以外,都有些茫然地看着郝立京,似乎很难消化他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奶奶,关于这件事,并非我个人的提议。我已经和爸爸妈妈还有慧思商量过了,他们全都赞同这个意见。当然,二伯与二婶我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说,但我想他们一定也是这么想的。”郝立京说完看向郝设华和吴飒飒。郝设华虽然一开始有些懵,但马上就明白了郝立京的意思,在被郝立京的视线这样询问时,他和妻子对视了一下,都笑了:“立京说得没错,我们也都同意。”郝设华说道。

    “其实我一直都想提出这件事,但我没有立京那样的勇气,而且我们也没有找到合适飞场合。”吴飒飒补充说明丈夫的意见:“我和设华也商量过,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提出来才合适,立京,你真是好样的,把我们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郝立京非常高兴,倒不是听到了二婶的夸奖,而是因为他的这个提议果然得到了二伯和二婶的支持,使得他的信心倍增。他对郝设华和吴飒飒感激地一笑,转头又去询问郝建华的意见,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看到的是一张已经气到发青的脸。

    “简直是胡闹!”郝建华低低地呵斥了一句。

    “爸爸……”郝慧思用手去揽父亲的胳膊:“奶奶和骆子爷爷多不容易啊,你不也都看到了吗?要不是骆子爷爷的悉心照顾,奶奶的身体能有这么健健康康的吗?他们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也只有这么一个夙愿未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该……”

    “现在这样不就行了吗?我也没说过什么啊,反正他们都在一起生活了!”郝建华虽然说得小声,但也让在场的人都听见了,章小风的脸色一下沉了下去,骆子颤抖着唇,似乎有些坐不稳,他扶住桌边,喃喃地说:“建华说得对,就这样吧,别那样……真的不妥啊。”

    “可不是嘛,这种事掩都掩不住了,谁还会故意拿出去现给人看啊,你们还不嫌丢人吗?”郝建华气呼呼的说。

    “有什么丢人的?”黑一海严厉地问儿子:“你的这种观念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啊?你父亲走了多少年了?啊?”

    “爸爸,我和你一样,也是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思想影响的人。”郝建华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讥讽,竟也噎得黑一海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惊愕地瞪着自己的儿子,似乎是看着陌生人一样。

    “爸爸,我并不觉得真正的爱情有什么可遮掩的。我就是想要让如今的世人看一看,什么才是情比金坚,什么才是忠贞不渝。奶奶和骆子爷爷的故事足以教训那些不懂珍惜、见异思迁的人。”郝立京非常不满岳父的言论和态度,所以说话也很尖锐,毫不避讳。

    郝立京的话在郝建华听来,尤为刺耳,仿佛每一个字眼都是在讥讽着他的行为。他的脸青一阵红一阵,放眼望去,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那一道道视线或苛责或质疑,全都冷冰冰地刺在他的身上,让他完全处于孤立状态,如坐针毡。

    “哼,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了。不过这件事情,由不得你们!”郝建华倍感冷落,怨气也跟着上升,他心一横,也不管这样的话说出来会不会伤了章小风的心。

    郝建华的这句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不同程度地变了。章小风由最初的愕然到此刻的不欲置信,她的情绪落差是最大的,也最哀伤。她默默地看着郝建华,始终笑呵呵地大张着的嘴终于也紧紧地抿上了。

    “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郝设华难得地生了气,尤其是对自己的兄长,他大声地质问着郝建华,眼中喷射出愤怒的火光,似乎是要把郝建华给烧痛,让他收回刚才的话。

    “大哥,没有事先和你商量是立京的不对,我也知道你很难接受,但你也不应该当着妈的面说出这种话来。因为,我们的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十多年了!”郝祖国与郝设华在成年之后,愤怒的方式似乎做了个调换,他反而会以更理智也更平静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爸爸,你应该给奶奶道歉。”郝慧思过去揽住了父亲的胳膊,微皱着眉头,有些痛苦地对父亲说。郝建华一下子把慧思甩开了……

    “建华你……”

    “够了!”郝建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地打断了父亲刚要开口说出的话:“随便你们吧!你们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吧!反正有没有我的意见都无所谓!你们要去给人看笑话随便你们,可别把我算在里头,你们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吧!”

    “你说什么?你这个忤逆,你这个不孝的混帐东西!”黑一海气得浑身战抖,手指哆嗦地指着郝建华:“你,你……”

    郝建华再也不理睬父亲的愤怒,他起身离席,抓起门口的外套,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你……你给我站住!回来……”气急败坏的黑一海想要追上去,但他刚站起身来,还没离开座位,身体却突然痛苦地躬了下去。

    “爷爷!”

    “大哥!”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