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一个探视日

    61、第一个探视日

    魏轶力感觉自己好像突然被提到了空中,整个身体都轻飘飘的。她说不上是该悲哀还是该庆幸。之前在与律师交谈的过程中,她被告知不但犯了受贿罪、贪污罪还有财产侵占罪,数罪并罚,不知道会判多少年,那时候她以为自己这辈子肯定是在监狱里呆到老死送终了,绝望得差一点就想自杀。后来律师又告诉她搞不好这几个罪名都不成立,最后只会以挪用资金罪判个缓刑,连牢都不用坐。听到这样的话她又感觉好像是在梦中,那么不真实,却又怀着兴奋期待。希望从一开始都只是一场梦,只要醒来她就会在自己家的床上,一抬头就看见外面一望无际的麦田。结果,却是这种不偏不倚,不好不坏的数字。五年啊,既没有十年那么漫长得让人感到遥遥无期,细算下来又觉得一千八百个日子不知道要怎么熬下去。律师告诉她,这只是一审,还可以上诉,不过回旋的余地已经不大,因为所有的数据都缩到了最小,所有的性质都减到了最轻,如果说余地,就只能在人情方面想办法了。但现在中央正在加大对经济领域犯罪的监管力度,所以想要减免刑罚恐怕是很困难。

    “算了。”

    经过几次过堂,魏轶力其实已经感到累了。她不想再为自己的那些行为辩驳什么了。她知道,其实不论是律师还是在帮助她的那些人,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所以,她觉得这已经够了。尘埃落定,反而可以松一口气了。

    “如果在服刑期间,表现好的话,还可以减免刑期。”律师好意提醒她。

    “谢谢你。”魏轶力终于感觉到了来自家人的力量。与是,她淡淡地对律师笑了一下。

    “为了那些关心你的家人,你应该这么做。”

    “我知道。”

    “从判决之日起,亲属就可以探视了。”律师最后对她说。

    魏轶力有些怔怔地看着律师,想起了在法庭公审的那一天,听证席上并排坐着三位白发如雪的老人,他们都用充满了怜悯和鼓励的眼光看着她,让她有些无地自容。她非常清楚,自己嫁到郝家,尽管并没有与郝家的人相处得很融洽,但他们一直都给予了她相当的尊重和宽容。这是一个充满了情义的大家庭,平凡而朴实,却又是那么特殊而伟大,她总是感觉自己无法融于其中,但这只是她自己单方面的想法,于他们来说,她在踏入那个家门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家庭中的重要一员了。他们给予她的是公正的态度。除了回报,她已经别无所求。

    从看守所转到辽海市第三监狱,第一个探视日,郝建华代表全家来看魏轶力,他告诉她,原本家里的其他成员都要来,但因为郝立京在法国回购国宝有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全家受邀到北京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

    “那你为什么没有去?”魏轶力问他。

    “这不是你的第一个探视日吗,要是没有一个人来,你又要胡思乱想了。”郝建华淡淡的说道:“大家的意思也是,需要我们两个单独见面,好好谈一下。”

    “哦,是吗?那你要单独和我谈什么?”魏轶力定定的望着郝建华:“我不知道我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你这下可以高高兴兴地和那个狐狸精快活自在了,还用得着来管我的死活吗?”

    “我说你这个人……”郝建华无可奈何地顿了一下,换口气,这才又说:“我要跟你说的是,希望你能在里面好好表现,争取减刑。然后在你表现良好的基础上,我再给你跑跑路、说说话,争取两年后就可以接你出来了。”

    “你不用跑了,你好好跟人家过日子吧。”

    “跟谁过日子?”

    “明知故问吧?”

    魏轶力把一份报告顺着玻璃的下方推给了郝建华:“我把字已经签好了,你拿走吧。”

    郝建华拿起来一看,是《离婚协议书》:“什么?你要和我离婚?”

    “是啊,难道不是你们希望的结果吗?”

    郝建华把《离婚协议书》几把撕成了碎片,扔在地上:“你真的有病!”

    “你……你怎么把它撕了?”

    “魏轶力,你给我听好了!你一定要给我好好表现,一定要在两年后出来。到时候,我带着我们的女儿女婿,还有我们的小外孙来接你……”

    魏轶力怔怔地看着郝建华,眼眶通红,泪水盈盈:“建华,你真的……不想和我离婚?你不想……和你的亭花妹妹在一起吗?”

    “别再说这些无聊的事情了!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就算我想和亭花在一起,那也要她愿意啊,你以为她还是当年的那个疯丫头吗?她现在可是韩国崔氏集团的董事长!你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亭花要不是还在住院,她说也要来看你,你知不知道因为她没有告你,你才会只判5年!”

    “我知道……”魏轶力抽泣着说:“亭花她还爱着你,我看得出,你就别管我了,反正我已经是这样了,你的心里肯定恨我恨得不得了……跟你二十几年夫妻,已经够了……”

    “你的疯话说完了没有?你想让慧思看到我们真的反目成仇吗?我跟你说,虽然你对我很过分,但我并不恨你。”

    “你真的不恨我?”

    “毕竟我们同甘共苦这么多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好好想想吧。”

    “建华……”

    “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建华,我对不起你……”

    “别说这些了,过去的就让他永远过去吧!”

    魏轶力捂住脸,不住地哭着说:“我是个坏女人,坏女人,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好了,你别哭了。探视时间就快到了,这些是大家托我带给你的东西,看你能不能用得上,还要什么就尽管说,在里面可比不得在家里,凡是多忍让着些。我们会想办法让你过得好一点。”郝建华压低声音对魏轶力说道。

    魏轶力抹了一把泪水,点着头:“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表现……”

    “那就好,我会让慧思来看你,她这一次可是给咱们挣够脸了。你啊,多想想咱们的女儿吧!”

    “嗯……”

    铃声响了,看守人员开始往这里走,魏轶力站起来,伸出来右手摁在了隔档的玻璃上,郝建华也把自己的左手贴上去,两只手隔着玻璃合在了一起,魏轶力再次泪如雨下,她贪婪地看着郝建华,就像要在那一瞬间将他完全装进眼中,装进自己的灵魂里:“建华,谢谢……你没有离开我,等于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

    “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呢?我们都快要抱孙子啦!”郝建华笑着给魏轶力挥手。

    魏轶力也笑了,泪水还在脸上不住滑落:“我现在才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还可以成为更幸福的人,等你出来的时候。”郝建华也有些动情地说道

    /705-692160.html

    上一页        /705-0.html

    返回目录        /705-0.html

    下一页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