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一唱一和

    59、一唱一和

    与此同时,在法国的郝慧思,正在用流利的法语翻译了一遍郝立京的话,那位工作人员就上下打量了郝立京和他身后的随行人员一番,礼貌地点点头:“是的,先生,是在6号厅。”

    然后郝立京对郝慧思一笑:“好了,我们进去吧。”

    郝立京说的是法语,于是那位工作人员非常不能理解地问:“先生,你会说法语?”

    郝立京笑了笑:“是的。怎么了吗?”

    工作人员指着郝慧思说:“那你为什么还要用翻译?”

    “因为我们是中国人。”郝立京用汉语朗朗地说道。

    工作人员大概听懂了他的意思,因为里面有“中国人”这个词语,所以他表现得很是惊讶,带着几分敬仰的神情看着郝立京。

    “那么,中国客人这边请。”工作人员必恭必敬地侧身将郝立京一行让进了6号展厅。一进到展厅中,郝立京他们就看见了摆放在展厅左侧最显眼的地方的两只大型玻璃橱柜,分别就是圆明园国宝“金鼠”和“银鼠”,“金鼠”在左,“银鼠”在右。同样被无数记者围拢观看,并不断拍照。

    “哦!我终于见到你们了!”郝立京就像是唱咏叹调一样,用歌剧男高音充满感情的声调对着那两只“老鼠”呼喊,一时间,展厅中的人们都被他的声音所吸引,齐齐把目光投向了他,包括那些追逐着热门焦点的记者们。他们一见是来自中国的代表团,马上敏感到其中的新闻价值,连忙让开空间来,簇拥着郝立京一行来到“金鼠”和“银鼠”面前。

    这两件拍卖品的接待员连忙过来,向郝立京他们介绍:“各位先生、女士,这两个文物是我们6号展厅重点展示的对象,不仅摆放位置明显,而且刚才发放给你们的画册上也被单独列出……”

    郝慧思便准备翻译接待员的话,就见郝立京突然上前,张开双臂抱住了陈列着“金鼠”的玻璃展柜,用夸张的表情放声嚎啕大哭,并且边哭边诉说:“我们终于见面了!你140年前在我们中国的圆明园里,现在,怎么到这里来了?啊……”

    一位外国记者就问郝慧思:“这位女士,请问这位先生为什么要哭?他在说什么?”

    郝慧思瞄了一眼记者的胸牌,看到他的国籍,是美国人,就用标准的美式英文告诉他:“因为他终于见到了140年前我们中国圆明园里的宝贝,我们中国的这两件国宝自从在100多年前被人拿走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够在他乡再见到祖先的遗物,所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我想,他大概是太过激动,才会如此动情地抱着它哭泣。”

    “那他说的是什么?”

    “他说,我们终于见面了!你原本应该在我们中国的圆明园里,为什么却到这里来了?是谁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又是谁让你回不了妈妈的怀抱?”郝慧思按着郝立京的口形,一字一句给那位美国记者翻译。

    那位美国记者听着听着,嘴角露出了有些会意的笑容:“是啊,这些原本是你们中国的宝贝,怎么到这里来了呢?”

    郝立京终于放开了左边的“金鼠”,转而又去抱住了右边的“银鼠”,他把脸贴在了展柜的玻璃上,继续痛哭流涕:“小银鼠啊小银鼠,你好可怜!你离开妈妈的怀抱已经140年啦!我们的香港、澳门都回到妈妈的怀抱了,你,还有小金鼠,也要马上回到妈妈的怀抱了!”

    郝慧思继续用英文翻译郝立京的话。就听那些围拢在旁边的记者和参观者开始对此议论纷纷——

    “噢,真是太残忍了!”

    “这本来就是中国的文物,应该还给中国政府!”

    “对!当年把人家的东西抢回来,今天又要人家花巨资买回去,这太不像话啦!”

    “这是强盗行径!140年前的强盗把人家的宝贝抢回来,今天的强盗又让人家出4个亿买回去!今天的强盗比昨天的强盗更可怕!”

    郝慧思将这些用各种语言发表的意见,翻译给中国代表团的各位听,大家欣喜万分。

    “按照国际文物保护条约,在战争期间被掠夺的文物,应当无条件归还。这两件中国国宝是在140年前发生在中国的鸦片战争时期,被侵略者从集中华及世界艺术精华于一身的圆明园中抢走的,侵略者不但烧毁了堪称‘世界园林之王’的圆明园,还将其中珍藏的无数瑰宝抢夺一空。事到如今我们并不想控诉当年侵略者对我们实施的暴行和深深伤害,我们只想让世界人民知道,只要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都有权力索回!这也是我们每一个华夏子孙的责任与义务。所以,今天我们中国龙企业代表团来到了这里,参与这两件中国国宝的回购,我们所代表的是非政府的民间意愿,我们会以正当途径拿回我们的国宝,希望世界各国的记者朋友及友好人士给予我们支持与帮助,谢谢!”

    郝慧思用流利的法语向记者们做出如上陈述,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回到宾馆后,郝慧思一进房间就对郝立京说:“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当演员的料!今天的这场哭戏,你演得实在太好了,现场大多数人都被你打动,舆论也完全倒向我们。所以,对于你今天的表现,完全可以给你授予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

    随行的公司同事哈哈大笑道:“郝队长的这场戏演得太及时太逼真,也太有效果了!慧思姐,你看着吧,明天一大早,这里所有的报纸都会是我们代表团回购国宝的新闻……”

    郝立京并不答话,只是定定地看着郝慧思,看得她有些莫名其妙,“你看着我干什么?我今天有什么地方说错话了吗?”

    郝立京含着笑摇了摇头,继续盯着郝慧思看。

    “喂,你这么看着,让我的心里直发毛。”郝慧思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风趣的问:“难道我的脸上长出花来了吗?”

    /705-691859.html

    上一页        /705-0.html

    返回目录        /705-0.html

    下一页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