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借酒发疯

    37、借酒发疯

    崔银姬的脸色虽然变了,但她还是忍住没有吭声。而郝建华的神色却显得有些乱了,他狠狠地瞪了魏轶力一眼,放下酒杯,低声斥责:“你在胡说什么啊!”

    “我说错了吗?你们哥哥妹妹的想念彼此,这难道不是事实吗?”魏轶力大声说道。

    “大嫂说得没错,我最想念的就是我的兄弟们。祖国,来,我的好弟弟,咱们也碰个杯。”崔银姬说着和郝祖国一起举杯共饮。

    “想念兄弟没错,但如果是别有用心,那就有问题了吧?”魏轶力冷笑着挑衅。

    “你在说什么混帐话?”郝建华感觉出了魏轶力的不对头:“喝多了吧,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

    “我没喝多。我也没颠三倒四。你用不着这么紧张,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你们的心事了?”

    “魏轶力!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好不好?”郝建华觉得魏轶力太过分了,就用眼睛瞪着魏轶力。

    “看我这个黄脸婆不顺眼了吧?我说什么都成了无理取闹了吧?你要新人换旧人了,是吧?你还是忘不了哥哥妹妹几十年的感情对不对?既然这样,当初你为啥不选她要选我?”魏轶力可说是完全喝高了,啥话都敢说,她把心里的委屈和愤怒全都倾吐了出来。

    魏轶力这样露骨的话,让在场的人大感意外。尤其是章小风和黑一海,更是吃惊的不得了。他们说什么也没有想到,魏轶力会在这样的场合里撒泼。章小风生气的就要发作了时,被两边的黑一海和骆子拉住了。章小凤左右看看,两个人都摇摇头,不让她说话。骆子还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不用发作,你儿子会发作的。”章小凤只好用手掌心按住了愤怒的心情。

    果然不出骆子所料,魏轶力的表现已经把郝建华给惹毛了。他一把揪住魏轶力的胳膊:“你疯言疯语没完了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扇你嘴巴,要是不想呆就给我滚蛋!”

    “我知道,新的既然来了,我这个旧的当然要滚蛋了!”魏轶力越发愤怒,流着泪反揪住了郝建华的衣服:“郝建华!你这样对我,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你……”

    “你们够了没有!”黑一海一声厉喝,打断了两人的纠缠:“成何体统!这还是家宴,不是你们自己的厨房,要闹也请你们看一下场合。今天我们是在这里给远道而来的亭花接风,长辈都还在座,你们也太放肆了。还不赶紧给大家道歉?”

    “父亲,对不起……”郝建华连忙放开魏轶力,低头向父亲道歉。

    魏轶力被郝建华按着坐下了,有些悻悻地冷笑道:“是啊,今天是给人家接风的,人家不远万里来到辽海,可不是要热烈欢迎么?”

    崔银姬微笑着站起来,端起酒杯对魏轶力说:“大嫂,来,我敬你!你消消气!”

    “黄鼠狼给鸡拜年,”魏轶力没有起身,也没有喝酒,只是冷着脸小声的嘀咕:“没安好心。”

    郝慧思过来,小声地对母亲说:“妈妈,你过分了啊!”

    魏轶力把酒杯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我过什么份呀?你一个小孩子家,你知道什么呀?”

    郝建华再次火冒三丈,腾地站起来,指着魏轶力怒吼:“魏轶力,你今天就是想找抽!”

    郝立京见势不妙,连忙起身过去拉住郝建华:“爸爸,你不要生气,你坐下吧。”

    郝建华一把甩开女婿:“你给我一边去!魏轶力,我说话你没有听到吗?你给我滚出去!”

    “你好……”魏轶力幽怨地看着郝建华,最终拧身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崔银姬,往门边走去。

    黑一海猛地一拍桌子:“都给我坐下!”

    郝建华直着脖子嚷嚷:“父亲,你让她滚!”

    “混帐话!要滚也是你滚!你给我坐下!”

    在父亲威严的呵斥下,郝建华乖乖地坐下了。郝慧思联合郝立京把魏轶力拉回原位置坐好。骆子见状低声对章小风说:“小风,这个时候,该你说几句了。”

    章小风点点头,先安抚住了气得吹胡子瞪眼的黑一海:“大哥你别生气,气大伤身,小辈的事我们用不着太计较。”

    “可是,你看他们这样……太没规矩了!”

    “哈哈,你是没见过啦,小孩子总免不了吵吵闹闹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也犯不着为他们生气。不然啊,我早就被他们给气到阎王老儿那里去了。”

    “他们都不小了!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

    “再大也还是孩子,尤其是在父母面前。”章小风笑道:“我让他们给你道歉,建华,轶力,快跟你们的爸爸道歉。”

    郝建华和魏轶力互相拧着脖子生气,没有起身。崔银姬有些歉疚地对黑一海说:“大伯,对不起,好像是因为我的关系,我向您道歉。”

    郝建华见崔银姬都道歉了,他的脸上实在挂不住,忙起身说道:“是我们不对,亭花,实在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郝建华说着扯了扯魏轶力,低声说:“赶紧起来呀!”可魏轶力还是无动于衷……

    章小风也是牛脾气,因为有骆子压着,所以她一直都想做一个旁观者。可是,她确实看出了问题,是魏轶力无理取闹,也知道她心里犯的什么病,所以并不想责难她。看到接连两次都只有郝建华在道歉,她根本就不搭理……她实在没想到这个魏轶力居然狂傲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借酒撒疯也得有个分寸不是么。这么一想时,她那冲天的火气就啊哟按捺不住了:“魏轶力!你太过分了!”大家见章小凤发火了,都吃惊的放下了筷子……

    章小凤看泪眼婆娑的崔银姬时,一下子心疼了。她感觉这辈子没有让郝建华、郝亭花这两个孩子在一起,是她最大的遗憾。于是,她心平气和的说:“亭花,你坐下吧,你没有错,你是无辜的。”崔银姬见妈妈这样说,就慢慢地坐了下来……

    停顿了一下,章小风口吻非常严厉的说:“轶力,按道理说,我是不能说你的,因为你是我媳妇。”

    黑一海一听,反驳道:“小风,你这是什么话?她是媳妇,就是晚辈,这当长辈的说两句又怎么啦?”

    “因为媳妇是外人啊。”魏轶力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章小风强压住怒火,苦口婆心地说道:“轶力呀,今晚上的矛头我早就看出来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一个快要当奶奶的人了,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出那种话来,你那样说,别说是建华了,我们,还有亭花,我们大家当然要生气啦!当然了,建华是过分了点,但他就是那脾气,你和他当了二十多年夫妻,应该比谁都了解吧。他是你丈夫,你总得顾着点他的面子是不是?”

    魏轶力冷哼:“儿子是你养大的,你当然要向着他说话了。你给他顾着点面子,那我的面子呢?我就可以让人随便在我的脸上拉屎拉尿吗?”

    郝建华又一次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站起来大发雷霆:“魏轶力,你简直是放屁!滚!立刻给我滚出去!”

    “你用不着这么着急让我滚,你放心,我会给你心爱的妹妹腾出位置的。”

    “你这个疯婆子,信不信我揍你!”郝建华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打魏轶力。

    “建华!”黑一海、章小凤企图喝止儿子的粗暴。

    “大哥!”崔银姬也用眼神制止郝建华。

    “爸爸!”郝慧思、郝立京也急了……

    一旁的郝祖国在紧要关头冲上去,抱住了郝建华,制止了他的暴行:“大哥你疯啦!”

    魏轶力“哇”的一声爬到桌上号啕大哭起来。黑一海和章小风没想到场面竟然会发展到这种状况,都有些傻眼,过后是更加的气闷,章小风“呜哦”一声按住胸口:“气死我了!”

    骆子连忙给她揉背顺气,黑一海面色发着青,郝慧思忙从后面帮他**太阳穴,舒缓压力。

    郝祖国把大哥按下后,也沉不住气了:“按道理说,有这么些长辈在场,我是没有资格在这个家庭聚会上说话的。但是,我想我应该帮你们澄清一下误会比较好。大嫂,我想是你误会了,亭花姐首先是来视察我们的合资公司的,这你也知道,我们中国龙汽车集团公司和韩国崔氏集团合作的项目发展非常好,她作为韩方的董事长,来看看自己的投资项目,这没有错吧?”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