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一见倾心

    30、一见倾心

    “吴工你别生气,刘主任并不是那个意思……”张工连忙打圆场给刘字荣解围。

    “你们的意思我非常明白。”吴飒飒冷冷地说道:“刘主任,你要搞清楚,我还没有离婚呢,在法律上我还是郝设华的妻子。你是一个共产党员,竟然给一个有夫之妇保媒拉线,你是何居心?”

    刘字荣平时在办公室霸道惯了,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于是,马上撕破脸变了态度,她充满蔑视地看着吴飒飒,尖刻地说道:“有夫之妇?哈哈,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有夫之妇啊?你倒是说说看你的那个夫在哪里?”

    张工看情形不对,拖着刘字荣往外走:“刘主任,你就少说两句吧。吴工,对不起……”

    刘字荣尖着嗓门继续喊:“在俄罗斯是吧?他怎么不来看你和你们的儿子呢?你被人家玩弄过就被抛弃了吧?”

    “刘主任,你不要再说了!”张工见吴飒飒虽然横眉冷对,但整个人就像是过电一样地剧烈颤抖,吓了他一大跳:“吴工……”

    吴飒飒飞快地转身,从卫生间里舀了一盆洗澡水,照着刘字荣就劈头盖脸地泼了下去。泼完水后,她猛地将堵在门口的两只“落汤鸡”一把搡出去,然后狠狠地把门关上。

    刘字荣的声音在门外继续叫嚣:“吴飒飒,你牛什么?你要搞清楚,现在是竞聘上岗,我是小组长,你能不能继续上班,是我说了算!”

    “滚!你们都给我滚!”吴飒飒抵在门后,愤怒地大喊。

    “你个不要脸的烂货!勾搭洋鬼子生杂种!没人要的破鞋!敢拿洗澡水泼我?我让你再也上不了班,我让你没脸出这个门,我让你……”

    吴飒飒冲进卫生间,把头扎进浴缸里,让哭声和泪水全部淹没在了冰冷的水底。

    郝设华怀抱萨克斯,凭窗而坐,让徐徐的凉风吹拂着面颊。此时此刻,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刚刚的一曲《海之梦》完全将自己沉浸在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床头放着的水晶结婚照在月光下幽幽地散发着光芒,身着洁白婚纱的吴飒飒甜美地向他微笑着。

    他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是1995年的全省劳模表彰大会上,他们同时都是辽海市的劳动模范,那天碰巧坐在了一起。由于一位讲话很拖沓的领导一直在主席台上耗时间,习惯紧张工作的代表们有些憋不住了。

    郝设华正准备神游天外的时候,身边一个轻柔的声音问他:“你是哪个单位的?”

    郝设华转头一看,一张素净秀丽的脸,大大的眼睛明亮清澈,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容,好像自己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被对方那双灵动的眼神刺了一下,紧接着自己的心就莫名地就开始扑腾,他小声地回答:“我是辽海制造厂的。”

    “我是7232工厂的吴飒飒,你呢?”

    “我叫郝设华。”

    “啊,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焊接大王、工人工程师郝设华啊?真是没有想到!”近在咫尺的眼睛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芒,笑容也更加甜美喜悦。她向他伸出手来,他不由自主地就回应了她。她的手真的好柔软,好细腻,握在手心好像稍微一用力就会被捏碎了。虽然只是几秒钟的接触,但那奇妙的感觉却一直持续到了会议结束。

    在回家的路上,他偷偷地闻了闻被她握过的那只手,上面还有淡淡的茉莉花香呢。他一厢情愿的想,她一定喜欢喝茉莉花茶,而且是习惯捧着茶杯喝,所以时间长了,手上就留有茉莉花的香气。

    后来,郝设华的这个猜想得到了证实。

    当然,那是他们经过郝祖国和吴父的介绍再次见面之后,他们成为了一对恋人时,他自己去验证的。所以后来他也开始喝茉莉花茶了。

    他们的恋爱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而后一直都是淡淡的思念和怅然。就像那茉莉花茶一样,最初的浓郁,弥久的清香,再也无法忘怀的回味。

    “设华,我说的是真的,我确实很崇拜你!我是科班出身,当上工程师是理所当然的,你一个最基层的工人,能通过努力奋斗,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今天,真的了不起!”

    郝设华经不起夸奖,脸红了:“吴工……”

    “我能叫你设华,你为什么不能叫我一声飒飒呢?”

    “好的,飒飒……”

    在别人看来,他们的恋爱过程实在太快,从正式见面到结婚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但在他们心中都知道,他们彼此已经相思了长达五年之久。太久的思念一旦触发,就演变为轰轰烈烈的热恋,结合就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了。他们结婚后,新婚燕尔的甜蜜,相互支撑的幸福,彼此拥有的满足,很快就到了初为人父人母的惊喜……

    相思之苦,煎熬着郝设华的身心。他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回到了那个久违的家。其实他完全可以乘着吴飒飒不在的时候去,家里的钥匙还在他身上带着。以前他也曾经悄无声息地回去拿过东西,这一次他完全可以不用和吴飒飒碰面。可是,他太想见她了,想到她在梦里哭醒过来。

    深夜里,他无法入睡,抱着他们的结婚照号啕大哭,他甚至完全不顾是否会吵醒楼下的母亲。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同样也是一个不善于掩饰感情的人。他学不会隐藏真心,谁都能看出他为情所苦,而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他还爱着自己的妻子,正因为如此,他才无法接受她的背叛。

    终于看到那张日思夜想的脸时,他发现,他原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恨她。又或者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后,当初的恨意已经逐渐被相思之苦取代了。尤其是在看到她发红潮湿的眼睛时,他的心痛得几乎要落泪了。在那一刻,他都有扑上去一把抱住她的冲动。然而,身为男人的那点点可怜的自尊心,迫使他收回了自己的冲动。最后,他还是极不情愿地离开了。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