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爱情的制动器,前进的油门

    14、爱情的制动器,前进的油门

    阳光透过落地窗,均匀地撒落在中国龙汽车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的地面上,窗边茂盛的观叶植物绿意昂然,肥嫩得像是要渗出汁来的宽大叶片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占据了房间里大半空间的一组黑色真皮沙发,充分地沐浴在了阳光里,应该是吸收一切色彩的冷色调却全然对热烈的光线没辙,温顺地将金色光芒折射到房间的所有角落,就连深蓝色的窗帘也一起被浸染上了明媚的光亮,这样一来,原本冷色调又肃然的房间,突然变得活泼、暖洋洋起来,而且处处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黑一海优雅又有些随意地坐在单人沙发上,阳光柔和地笼罩在他身上,整洁的雪发在阳光里晶莹闪亮,白发并没有给他增添老像,反而使他更加精神矍铄,风采迷人。他将手中的报告书推放在玻璃茶几上,说道:“gut gemacht(德文:太棒了)!祖国,立京的这个报告我们要尽快的上报给北京奥组委。”

    半个小时前,他们都还在会议室里,和所有董事一起,听着郝立京用演讲的方式陈述他的报告:“我们中国人期盼了百年的奥运梦想终于得以实现。我们中国龙汽车做为中国汽车行业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汽车生产商,要全力以赴参与和支持奥运会。奥运会的三大理念是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我认为无论是哪一个理念,都和我们中国龙汽车的理念息息相关。首先是绿色奥运——用保护环境、保护资源、保护生态平衡的可持续发展思想筹办奥运会,广泛开展环境保护的宣传教育活动,促进北京和中国环保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生态环境的改善,倡导绿色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方式。我们公司正在研发的利用天然气、太阳能做为动力的汽车设计已经完成。这是我们参与奥运会的第一个理由。其次是科技奥运——紧密结合国内外科技最新进展,集成全国科技创新成果,举办一届高科技含量的体育盛会;提高北京科技创新能力,推进高新技术成果的产业化和在人民生活中的广泛应用,使北京奥运会成为展示新技术成果和创新实力的窗口。这一点说明,我们中国龙汽车参加这次盛会是最有资格的。第三是人文奥运——传播现代奥林匹克思想,展示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展现北京历史文化名城风貌和市民的良好精神风貌,推动中外文化的交流,加深各国人民之间的了解与友谊;促进人与自然、个人与社会、人的精神与体魄之间的和谐发展;突出‘以人为本’的思想,以运动员为中心,提供优质服务,努力建设使奥运会参与者满意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把我们的中国龙汽车无偿的提供给奥运会为运动员服务,为参加奥运会的世界各国朋友服务,即支持了奥运会,还宣传了我们自己,何乐而不为?”

    郝立京的这番话赢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他清朗而有力的声音此时还在郝祖国耳边回响,的确,这份报告非常具有说服力,而且,他本人就是一个最好的列证。董事们几乎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反对,只是提了几个相关的问题后,就一致通过了。

    郝祖国在会后仍然有些激动,他的情绪被儿子大大地调动了起来,这么些年似乎被岁月洗练得沉寂下去的那份热情也终于被唤醒了,那个刚当上厂长的他站在千万人前做报告的心情重回眼前,感觉自己又年轻了二十岁。原来听报告与看报告的差别是很大的,郝立京的现场演说非常具有感染力,完全是书面上那些官方语言无法传达的效果:“黑总,我认为,立京的这个报告太有价值了!”

    黑一海颌首表示赞同:“是啊!我看就让立京直接去北京向奥组委交这份报告吧。”

    “我赞同黑总的意见。应该让立京直接和北京奥组委接触。至于报告我已经在一个月前就向奥组委提交了,相信这两天就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论从哪方面讲,这都是一件利国利公司的大好事,所以我们要充分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大力宣传中国龙汽车这个品牌,让这个方案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说实话,祖国,你是一位相当称职的企业家。”黑一海赞许地笑道:“但我认为立京要比你更胜一筹。”

    郝祖国对于这样的评价并没有什么异议,在他心里也是这么认知的,假以时日,自己一定会被儿子所替代,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他乐以见到的结果。他轻扬起脸,看着窗外那片阳光下的灿烂世界,似乎已经遥望到了将来。

    那天,郝立京由于交出账本的事被路鸣亲自接见了,回来后他告诉郝祖国,说路书记夸他们父子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也说他们郝家的所有人都非常了不起:“路书记说我奶奶,还有我爷爷,以及爸爸你都是共和国各个时期的英雄。”

    “你应该为这个家感到自豪。”郝祖国教导儿子说。

    “爸,路书记还说我们父子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郝立京一边说一边偷着笑。

    “你还差得远呢。至少在气度上你就比不上爸,还有我爷爷。”郝慧气地给郝立京泼下一瓢凉水:“你要学的东西多得很,尤其是你的那个牛脾气得改一改,冲动是魔鬼,是做大事的人最大的忌讳。”

    郝祖国同意儿媳妇的说法,郝立京最大的毛病就是头脑容易发热。

    “我还年轻嘛。”郝立京向郝慧思炫耀:“而且我还有你这么好的制动器呀。所以,我所向披靡!”

    “你知道我是你的制动器就好,这辈子你都离不了我!否则,你就是一部不安全的汽车!”郝慧思得意地说道。

    “是,老婆!”

    小夫妻又陷入到他们的二人世界之中去了。郝祖国淡淡一笑,他可以想象出路鸣对郝立京说过些什么话。儿子被自己尊敬的人所欣赏,难免会产生自得感,同时又会有那么点微妙的嫉妒情绪:“路书记,你又在我儿子身上找到我的影子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