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土地问题是三农问题的首要问题

    5、土地问题是三农问题的首要问题

    路鸣刚接到王亚彬从w国打来的国际长途,说他们已经找到潜逃至该国某城市的吴美珩了,却没想到吴美珩神通广大,竟然和当地警方有关系,把人刚押解到机场就被人家给要回去了。

    “对不起,路市长,我没能完成任务。”公安局长的声音很疲惫也很懊恼。

    “这不是你的问题,只能说罪犯太狡猾了。”路鸣安慰王亚彬。

    “我们苦于证据不足,现在又打草惊蛇了,公安部派来的特警同志也说,这件事情得从长计议。”

    “我知道了,那你们就先回来吧。”

    路鸣刚放下电话,年轻的秘书就带着市委副书记李成梁进来了。

    李成梁坐下后,看到路鸣满腹心事的样子,又刚好听到了电话的尾音,就问路鸣:“路书记,是不是王亚彬来电话了,他那边情况怎么样?”

    路鸣拧着眉头,泱泱不快地说道:“亚彬他们把吴美珩抓住了,可是又让当地的警方给救走了。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再呆下去也于事无补,我就让他们先回来。总之是很不顺利呀。李书记,我们先不说这个了,说说你那里的情况吧。”

    “我们的工作非常顺利,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

    “你们还欠什么东风?”路鸣抬起头,目光犀利地看着李成梁。由年初几百名农民围守市政府大门的那次事件所引发,农村与土地问题成了路鸣心中亟待解决的首要任务,几乎和城西区的改造工程齐头并进了。经过对相关政策的深入研究,和对这方面的专家的悉心请教,加上郝祖国的出谋划策,路鸣从中找到了突破点,雷厉风行地派出了工作组,到各地县去摸查情况,而主动挑起这个重任的就是主持公检法工作的市委副书记李成梁。路鸣对这件事的期望可以说是相当地迫切,他几乎是提着鞭子在追赶李成梁和他的工作组,要他们交出一个满意的结果来。而李成梁也终于发现自己揽下了一个苦差事,虽叫苦不迭,可好在工作组在下面的调查进行得还算顺利,总算有了一些成绩。面对路鸣紧迫的追击,李成梁不敢说成竹在胸,提一两个条件他还是有底气的。

    “我们辽海市出现的任何问题,都跟我们的领导干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次也是一样。经过调查后我们发现,农民的一部分土地大都是让市县的干部们给承包了。尤其是我们市上的一位领导,相当的大手笔,他一个人就把一个村的土地基本上承包完了。”

    路鸣大概明白了李成梁的意思,点点头,说道:“是啊,土地量化工作的阻力之所以这么大,根子就在这里。”

    “我倒认为这件事既有它的坏处又有它的好处。如果土地是被一般市民承包了,工作反而要做得更谨慎更细微,现在的这个情况可以说对我们更加有利,因为这个人群很集中,也是一个我们很好动摇的群体。当然,困难也就在于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光靠我们的工作组,力量还不够。所以,我建议召开全市科级以上干部大会,给直接或间接承包农民土地的干部们讲清楚,从上面施压,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老李啊,你提的这个建议很好。但是这个工作要怎么做却很关键。不要以为这个命令可以随便下,而且这个命令也不能硬下。劝说的工作还是要做,而且要做得更扎实、更彻底。不管是县里的干部、还是市里的干部,到农村承包土地都是符合当时的政策的,是平等竞争,我们不能否定。只是现在引起农民不满了,城市与农村之间出现了矛盾,不解决的话就会引起各方面的问题,我们要从这一方面入手做工作。”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