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神秘的账本

    67、神秘的账本

    “……慧思,事情就是这样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背叛你,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最爱的人只有你。你想想看,我怎么可能有二心啊?要是我背叛了你,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

    郝慧思赶紧把郝立京的嘴堵住:“不准你说这样的话!好,我暂且相信你,不过,你要带我去见那个牛萌萌,我要从她那里直接取证,来证明你说的都是实话。”

    “慧思说得对,立京,这事儿你一开始就不该瞒着大家,你早说出来,就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嘛。”黑一海如释重负地说。

    “等等,立京,你并没有把事情交代清楚,首先你把人藏在了什么地方了?为什么不把她交给警方?”郝祖国紧盯着儿子,神色严厉地问道:“还有,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线索的?仅凭你那点小聪明,怎么能够如此轻易就找到这么重要的证人?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调查这个案子的?”

    郝祖国比大家都思维缜密得多,看问题看得比较深,他的问题一下就问到了关键。经他这么一问,大家也都感到事情有点蹊跷,警察一直在查的重案至今没有结果,郝立京一个人突然之间就弄出个这么重要的证人来,这种事也太离奇了点吧?于是所有人又重新把怀疑的视线聚集在郝立京身上,等着他给答案。

    “说吧,007先生。”郝慧思不无讥讽地说道。

    “啊,好吧,我老实交代!慧思你就别生气了,你们大家也别再瞪我了,再瞪下去我就真成犯罪嫌疑人了!其实,这事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有点想不通。一开始,我也并没有想要去追查这件事,因为刺伤骆子爷爷的歹徒很快就被警方抓住了。可是之后大伯出事了,从爸你们说的话中,我才推断出骆子爷爷受伤被刺的事是姚少军所为,于是我就开始追查姚少军的下落,起先我的目的也很单纯,心想这个混蛋让骆子爷爷昏迷不醒,不能让他就这样跑了了事,一定要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可谁知道警方比我查得还积极,我去过的地方他们都去过了,就感觉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本来想既然警察都在找姚少军,我就不管了,我正想着放弃的时候,却忽然在家里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封是空白的,信上也没有称呼和落款,只写了一个地址。直觉告诉我,这个地址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大秘密。于是,我照着那个地址一路找过去,在离辽海市上百公里的深山边缘,我发现了一栋怪异的别墅,结果就在里面找到了被囚禁的牛萌萌。

    “当时,我还不知道牛萌萌的身份,因为她向我求救说有人想要杀了她,还不让我报警,我只好请爷爷帮忙,把她安排在了爷爷的一位朋友家里。”郝立京说着看了一眼郝一湖,郝一湖见自己被孙子抖搂出来了,连忙无助地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参与其中。章小凤暂时还没空搭理他,只是狠狠地瞪了郝一湖一眼,然后便催促着郝立京继续说下去。

    “我把她藏起来后,就以保证不报警为条件问出了她的身份,她告诉我她是姚少军的情妇,因为她还是个在校的大学生,所以一直把这层关系隐藏得很紧,连警方都没发现,姚少军失踪后她很害怕,本来想回家去避一下,正准备走的时候,被人骗到了那栋别墅给关了起来。”

    “是谁把她骗过去的?”郝祖国很想知道结果。

    “她死活都不说了,我到现在还没有问出结果来。哦,还有,她说那个人之所以把她关起来而没有立刻杀了她,一定是因为她手上的一个帐本。”

    “什么帐本?”黑一海警惕地问。

    “她虽然没说是什么帐本,但我想一定是姚少军的犯罪证据,而且,上面肯定有不少重要信息。姚少军能够长期在辽海制造厂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却啥事都没有,背后一定有人在给他撑腰,说不定还有一个巨大的关系网呢。所以,那个帐本是关键,我得想办法让她把帐本交出来。”

    “我看还是把她交给警方来处理比较好。这么重要的人证物证,首先得保证她的安全,立京,你不要意气用事,你应该考虑一下事情的后果,明白吗?”郝祖国已经有些生气了,但郝立京并没有因此而畏惧,他挺起身大声说:“不,正因为这个人证太重要,我现在还不能把她交给警方,难道警方就可靠吗?要是可靠为什么抓捕姚少军的时候,他却突然凭空消失了呢?并且我已经答应了她不报警,要保证她的安全。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

    “那这样吧。”郝慧思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她拉起郝立京的手:“我跟你去见她,我们都是女人,更容易建立彼此间的信任关系。咱们是讲人道的,也不能滥用私刑,逼着她把帐本交出来,我先了解一下她在顾忌什么,只要解开了她的心房,事情就好办了。”

    “好,就照慧思说的办,立京。”章小凤果断地说。

    “这也是我本来的想法,可那个牛萌萌顽固得很,我已经应付不过来了。我还说实在没办法就找老婆帮忙,没想到却让你们大家抓了现行,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这么不信任我啊。”郝立京捉着郝慧思的手摇晃,像个孩子一样跟她撒娇。

    郝立京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说只有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话,这让郝慧思有点面红耳赤。她赶紧用力甩开郝立京的手说:“我怎么不信任你了,是你先不信任我,什么都不跟我说,现在你还给我来个猪八戒倒打一耙,有你这么不讲理的人么。以后这种事千万不要瞒着我。噢,你收到封匿名信就敢一个人去啊!你知道匿名信是谁写的吗?你怎么不动动脑子,万一要是有人存心报复你,是给你设下的陷阱呢?离辽海市上百公里啊!在那种人迹罕至的地方,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吗?你万一要是有个好歹,剩下孤苦伶仃的我,可怎么……”说着,郝慧思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

    “是啊,立京,你的做法实在太欠考虑了,以后有事得多跟大家商量。还不赶紧给你媳妇好好地赔个不是。”章小凤呵呵地笑道。看到孙儿孙女重归于好,她的一颗心总算是放踏实了:“还有,现在你们之间的误会已经澄清了,你们两个赶紧把事儿给我办了,挑个好日子,热热闹闹地举行婚礼,咱也不铺张浪费,可这亲上加亲的大喜事怎么也得好好地宣扬出去,越多人来给你们庆贺,以后的日子啊就会越红火。”

    “哎?奶奶,其实我和慧思已经……”

    郝慧思已经接受了半天教育了,她知道郝立京要说什么,所以赶紧把他的嘴捂住:“好了,立京,咱们就听奶奶的。我想到公司宿舍还有空房间,就腾出来给牛萌萌住吧,免得你像个偷吃的猫一样半夜乱跑。我还想让她到公司上班,你在营销部帮她安排个职位。爸爸,这样没问题吧?”

    郝祖国似乎已经打算放弃管这件事了,随意地挥了挥手说:“你们看着办吧,这些事立京就可以办了,用不着跟我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