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郝立京究竟在干什么

    65、郝立京究竟在干什么

    郝立京乘大家都没有注意他,悄悄地溜出了餐厅。走到门边的时候,隐约感觉身后有人盯着自己。猛地一回头,发现爷爷郝一湖正注意着他,就对郝一湖说:“爷爷,我有点事出去一下,如果他们问起我,你就说我在上厕所。”

    郝一湖点了点头,又指了指骆子房间的方向:“快点回来,要不然,我不好交待。”

    “爷爷,谢谢你了!”郝立京调皮地笑了笑,冲郝一湖合掌作揖,然后飞快地冲出门去。

    现在,宝贝儿子立京就是罗绮的一切。一会儿工夫,罗绮在房间里没看见郝立京,就放心不下了,问郝一湖:“爸,立京哪里去了?你看到没?”

    郝一湖轻声说:“上厕所呢。”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郝立京出来,罗绮又问郝一湖:“爸,立京怎么上了这么久,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可能是肚子……肚子疼……”郝一湖支支吾吾地说。

    有爷爷奶奶撑腰,郝慧思立即变得信心十足,觉得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于是就从骆子卧室出来找郝立京:“立京,爷爷奶奶叫你哩!”

    “他在厕所呢,马上就来!”罗绮说道。

    郝慧思等了一会儿,不见郝立京出来,就起了疑。她趴到卫生间的门上听了一阵,不见一点动静,疑心更重了,立即拍着门喊道:“立京!立京你完了没有?”

    “慧思,你要是急就到楼上去上吧。”郝一湖过来说道。

    “爷爷,我不上厕所。我找立京!”

    “他……他……”郝一湖有些着慌,话也就说不连串了。

    见郝一湖一副躲闪的样子,郝慧思什么都明白了,神色一凝:“爷爷,你别替他打掩护了,立京一定是出去了吧?”

    郝一湖吞吞吐吐:“没……没有……”

    郝慧思猛地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只见里面空无一人:“爷爷,人呢?立京!你上哪里去了?”

    郝祖国听到郝慧思尖锐的声音,从楼上的书房跑了出来:“慧思,怎么啦?”

    罗绮也着急地追问:“慧思,出什么事了?”

    郝慧思捂住脸,滑坐在沙发上:“他一定又是出去了……”

    将近一个小时后,随着一阵窸窸窣窣钥匙的响动,郝立京轻轻推开大门,蹑手蹑脚地进了屋,他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不料,他一转身,迎面撞上了七八双眼睛的瞪视,简直就如同十几盏光线强劲的探照灯。一屋子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个个的表情都严肃得可怕。当他看见正趴在章小凤怀中轻声抽泣的郝慧思时,不觉有些茫然。他下意识地向郝慧思走过去,不知所措地伸出手:“慧思,你这是……谁欺负你了吗?”

    郝慧思抹去了眼泪,忽地站起来,颤抖着声音问:“郝立京!你还明知故问,你……你说,你刚才到哪里去了?”

    郝立京难得见郝慧思发这么大的火,而且她的眼睛红红的,心里不忍又不敢动弹,呆呆站在原地一声不吭,接受众人眼光的指责和询问。

    “立京,你给奶奶说实话,你刚才到哪里去了?”章小凤第一个打破了僵局。

    “对不起奶奶,还有慧思,我不能说。”

    郝慧思见郝立京公然当众回绝自己,就一下子扑到黑一海怀中,嘤嘤地哭了起来:“爷爷,爷爷,你听听,我说的一点没错吧?”

    “立京,你瞒着慧思什么事,赶快说出来吧,好不好?今天这一关,你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的。”章小凤又一次严厉的问。

    “立京,你快说呀?你到底怎么回事啊?”黑一海也耐心的问。

    “非说不可吗?”郝立京无辜地看着齐齐向他发难的一家人。

    “你不说也可以啊,你要是不说,慧思就要离你而去了。”章小凤说道。

    郝立京望了一眼郝慧思,郝慧思正幽怨地瞪着他,眼中还泪水盈盈的。

    立京咬了咬牙,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吧,我说!”

    “那你快说啊!”章小凤性子急,最没耐心,不耐烦地催促。

    “我说出来,你们可一定要保密啊!”

    “立京,你放心,只要你说出真相来,我们大家一定给你保密!”黑一海保证。

    “我马上就要抓住谋害骆子爷爷的凶手了!”

    66、姚少军的情妇不见了

    “什么?美珩,你是说牛萌萌失踪了?”孙大峰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但由于身体过于肥胖沉重,没有站稳,一个趔趄又重新栽回到了对面的沙发中,整个身体都被震荡得颤了起来,使得手中的电话筒差点滑出去。孙大峰赶紧把话筒抓紧,稳了稳气息:“美衍,你是怎么搞的,不是让你把她锁起来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爸,我把她带到别墅后,就锁在了地下室里。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啊!”吴美珩的声音也难得出现了惊慌,“而且在那样的荒郊野外,她就算想跑也没这么容易逃出去,也只有回到城里来呀。但是,我找遍了整个辽海城,都没有找到她的痕迹。”

    “那她怎么可能突然就失踪了呢……啊呀,不好!”

    “爸,怎么了?”

    “一定是有人把她给救出去了!”

    “这不可能啊!”尽管嘴上很硬,但吴美珩的声音却明显透着恐惧,“应该没人知道牛萌萌是姚少军的情妇这件事啊,我也是无意间通过酒吧里的人才发现的,而且关于姚少军那个帐本,我想应该除了姚少军本人,就只有这个牛萌萌知道了。”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帐本的事的?”

    “我去找牛萌萌,她因为害怕,无意间透露出来的,我真没想到,姚少军竟然还留着这一手。这是我的失误,爸,现在该怎么办?”

    “美珩,你马上带明明出去!到国外去!”孙大峰狠狠地说道。

    “你要我逃跑?如果真是有人救出了牛萌萌,说不定公安已经盯上我了,我能跑得出去吗?唉,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干脆把她也解决了呢!”

    “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吧,跑出去了,你就上天堂;跑不出去的话,我们就一块儿下地狱。”

    “就是跑不出去,爸,我也不可能出卖您呀!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担着。”

    “傻孩子,我并不是怕你出卖我,我们两个是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那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和明明一起到国外生活,再也不用回来了,反正我们的钱也够后半辈子花的。”

    “不可能!三个人目标太大,弄得不好,我们都会进去。还是你们两个跑吧……我分析牛萌萌目前应该还没有落在公安手里。要不然,这个时候你已经进去了。”

    “爸,我明白了。我马上就走!”

    “现在有一个问题必须要搞清楚,究竟是谁救走了牛萌萌?”

    “爸,我们过去是不是太小心了,什么事情都自己做,手下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结果呢,出了事情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这你就错了!大错特错!你没有看过电视剧吗?什么样的事情不是让手下人给泄露出去的?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这是我一直告诫你的话,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和死人可以相信。”

    “爸,你说得对。”

    “如果这些事情都是你指使别人干的话,说不定我们早就进去了!”

    “有这种可能性。可是,我们现在的困境又是因为没有耳目造成的。”

    “是啊!我们做有些事情是左右为难啊!”

    “左右为难?爸,难道就这么走了吗?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美珩,听我的!你们马上走!你们走了,也许将来我们还有团聚的时候。反之,我们的处境就太危险了!”

    “爸,如果姚少军的那个账本让他们拿到了,我就暴露了。暴露了我,你不就同样危险了吗?我是一走了之了,留下你受罪……不,我不能扔下您不管。”

    “行,好小子,到这个时候了还想着爸,算爸没有看错你。现在,你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活不了几天了,关键是你和明明……到了国外,你一定要给我照顾好明明,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另外,我认为即使姚少军的帐本被找到,我也不一定会暴露。”

    “爸,你说这话的意思是帐本上不会有你的名字,但会有我的名字?”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我太了解姚少军这个人了,在我退休以前,他不可能记账的。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没有那个心机,他对我是忠心耿耿的。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记账的呢?”

    “什么时候?”

    “就是和你开始打交道以后。”

    “嗯?爸,这是为什么?”

    “美珩,恕我直言。你太年轻了,把事全都做在表面,不懂隐藏心思,你锋芒太露啊!还有啊,在人斗人方面你比我更胜一筹,把心狠手辣这个词用在你身上是非常恰当的。”

    “爸,你说我心狠手辣?”

    “美珩,凡事太过了就会出现问题。姚少军发现了你的这个特点后,就开始记账了。”

    “他怕我?”

    “是啊,他怕你怕得要命啊!”

    “这些话是他对你说的吗?”

    “是啊!在你和明明结婚的时候,他就再三跟我说,我不应该找像你这样的女婿,让你来做我的接班人,他还说过,他迟早会栽在你的手里。”

    “呵呵,还真让他给说准了。”吴美珩冷笑道。

    “啥都不说了,美衍,你带着明明尽快离开辽海吧,记着,不要太贪心,也不要把路走绝。人各有命,你好自为之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