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人间天堂

    60、人间天堂

    由辽海市政府建造的“劳模之家”海边别墅区于新世纪之初完工,章小凤成为了第一批光荣入住的劳模代表。王立带领着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大班子的领导亲自来疗养院接她出院,并将新别墅的钥匙交给了她。

    “章师傅,这是‘劳模之家’的钥匙,给你,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章小凤接过钥匙,还是有些不明就里:“王市长,我们到哪里去啊?”

    “到你的新居去啊。那里是一体四户的别墅,一户两层,不算露天阳台和小花园,使用面积总共有200多个平方呢,你们一家子人都能住下。”

    章小凤大喜:“王市长,这么说,我从今天起就不用再住疗养院了?”

    “是啊,别墅那边的条件比疗养院还要好,所以你从今天起就不住这里了。”

    章小凤拍着轮椅的扶手,连连说道:“哎哟哎哟,可让我盼着这一天了,我还以为我要老死在疗养院了呢。王市长,谢谢啊,还有各位领导,谢谢你们还关心着我这个废人,唉,这人民政府真的是为人民服务啊,处处为我们着想,我受之有愧哦!”

    “章师傅,这是应该的,你为新中国的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政府不会忘记你们这些功臣的。”王立由衷地说道。

    “嘿,可算是能回家了。老郝,咱们走,去看看咱们的新家,王市长还说是别墅呢。”章小凤兴高采烈地让郝一湖推着她出门,刚到门口,她突然停了下来:“哎,领导们,我能不能提个条件?”

    王立满口答应:“可以啊!你们一家人都是我们辽海市的特级劳动模范,你有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们尽量满足。”

    “王市长,我要把骆子哥带走!”

    王立愣了一下:“带着他?”

    “市长,可以吗?”

    王立为难地看看身边的其他市领导,又看看郝一湖:“章师傅,这个……”

    章小凤把轮椅的扶手一抓:“王市长,如果你们不答应的话,今天我就不去那个‘劳模之家’了。”

    “这个……章师傅,那里已经是你的家了,你让谁住都是你的自由。如果骆子的情况可以出院的话,那当然没有什么问题。”

    “是啊,能不能让骆子哥出院,不是王市长说了算,得医院大夫答应了才行。小凤,你别为难领导们,他们可忙着呢。”郝一湖赶紧劝说章小凤。

    “哦,也是这个理,不好意思,王市长。因为我答应了要带骆子哥一起回家,所以这一提到回家就想起这一出,并不是故意要为难你,我……”

    “章师傅,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和医院方面商量,看能不能让他出院,在家进行治疗。”

    “谢谢你,王市长。”

    “那我们现在走吧?”

    “好,我们走。”

    当看到海边那排像是撒在沙滩上的贝壳一样闪闪发光的别墅群时,章小凤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一个劲地咂舌头,郝一湖也连连说:“真漂亮啊!我不是在做梦吧!看到这场景啊,我想到了一首诗。”

    章小凤很不屑地撇了撇嘴说:“还一首诗,你可真是能耐了。”

    郝一湖毫不理会章小凤的不屑,故意清了清嗓音,煞有介事地朗诵道:“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章小凤向丈夫投去奇怪的目光:“这不知不觉的,你还长学问了呢。”

    郝一湖搓着手,“嘿嘿”笑了两声说:“什么啊,我不每天都看报纸嘛,每天报纸的房产版上几乎都有这几句,一天看好几遍,早就记住了。其实啊,这是一个叫什么海的一个诗人的一首诗。”

    “哈哈哈,老郝啊,可真有你的。”章小凤转过头,问王立:“王市长,这里就是你所说的‘劳模之家’吗?”章小凤问陪同在身边的王立,显然,她也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这只是一期工程,建成了20栋别墅,第一批入住的都是像章师傅你这样的老功臣、老劳模,一共80户。然后还会有第二批、第三批……我们打算把辽海各行业的劳模都聚集到这里来,除了劳模还有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为了感谢他们为辽海的建设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政府都会奖励给他们一套海边别墅,让他们能在最好的环境里颐养天年。”

    “这让我说什么好呢……谢谢你们,谢谢政府,谢谢王市长。”

    王立笑道:“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章师傅,走吧,让我们去看看你的新家吧。”

    “好啊!”

    20栋小巧精致的别墅整齐排列在绿化道中,每栋别墅之间都有茂密的常青植物丛作屏障,而别墅外也有小花园,都用白色栅栏围着,花园中的矢车菊色彩缤纷、争奇斗艳。三层楼的四户一体小别墅仿造了瑞士民居风格,红瓦白墙,顶脊成伞骨状向四面伸展,内部则采用跃式结构,上下楼层相互错落,都有宽敞的露台,朝向大海的那一边是宽大的落地窗,阳光可以在每个早上一点不漏地散满整个屋子。

    “章师傅,对这个新家你还满意吗?”看完全部陈设后,王立问章小凤。

    “满意!相当的满意!简直就像在做梦!就是黑大哥他们家那样的资本家也没住过这么漂亮的房子啊!”章小凤说完,哈哈地大笑起来,“没想到我章小凤老了老了还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那是因为我们国家富裕了,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王立自豪地说道。

    “王市长你说得太好了!我们国家富了,也强盛了!这样的别墅以前只能在外国电影里看到,现在怎么样?咱普通老百姓也能住上啦!”

    两天以后,已经昏迷近半年的骆子也从医院搬到了章小凤他们的新居里——“劳模之家”。郝一湖说多晒晒太阳对身体好,就把骆子安置在了最向阳的房间里。

    阳关暖暖地投射进屋内,温润的海风轻拂着沙质的窗帘,窗外很有规律传来一声声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其间还不时地夹杂着一声悠远的海鸥鸣叫声……

    章小凤拉着骆子的手,对他说:“骆子哥,现在我们已经住进了别墅了!别墅你知道嘛?就和解放前外国人住的洋房一个样。这在过去,我们工人想都不敢想啊!”

    “骆子哥肯定知道别墅是个啥。”郝一湖一边帮骆子擦手一边插话说道。

    “老郝,现在好了,你也不用来回两头跑了。还有,大夫再三说了,除了给骆子哥**,还要经常和他说话,叫他,说不定哪天就给叫醒了呢!”章小凤似乎没有听到郝一湖的话,继续喃喃地说道。

    “我们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在和他说话呀,大夫还说了,骆子虽然不能说话,但他其实是有意识的,能听到我们说话呢!”

    “哈哈哈,好,骆子哥呀,你听到我们说话了吗?”

    “一定是听到了!”

    傍晚,吃过晚饭后,郝一湖推着章小凤到外面散步,他们从别墅出来后,一路经过了“副食品商店”“蔬菜商店”“幼儿园”“银行”“理发店”等等……大多数都挂着“辽海下岗职工再就业服务公司”的牌子。

    “哎呀,这里什么都有啊!我还担心买菜不方便呢!”

    “是啊,据说还要建学校、医院呢。以后,这里就是辽海市的新城区了。”

    “哈哈哈,这个路书记比他老子路一辛还要利害啊!我倒是对这个“劳模之家”不感兴趣,我想去市里的工人新村,住在那里,我心里更踏实!”

    “你就服从市里的安排吧。王市长不是说了吗?让你住‘劳模之家’是市里的统一安排,不要让领导为难。”

    “我知道呀,我得服从呀,要不然的话,我真不想在这里住!”

    “你就安心地住吧,你在疗养院已经住了不少年头了,换个新环境也不错。”

    “是啊,我的半辈子都是在疗养院度过的。进疗养院之前,我是全国机械行业的‘一面旗帜’,是‘焊接冠军’,是劳动模范……可是,现在我是啥呀?老让国家养着……想想,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

    “一个年龄阶段就做一个年龄阶段的事,现在我们都老了,就应该好好照顾自己,把身体养得健健康康的,多享几天清福。你想那么多干啥,我倒觉得这里清静,蛮好的。”

    “你当然觉得好啦,你可是跟着我沾光才能住进这‘劳模之家’的。”

    “你别忘了,我也是劳模啊。劳模住劳模之家,天经地义呀。”

    “对对对,我怎么忘了还有你这个省级的劳模啊!”

    章小凤说完哈哈大笑,郝一湖也跟着笑了。一对老夫老妻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倒也其乐融融。

    回家后,章小凤立刻就进了骆子的房间。

    郝一湖从厨房里问她:“小凤,晚上你想吃点啥?”

    “稀饭馒头吧。”

    “行。再炒两个菜吧。”

    “你自己决定吧。”

    “好,我知道了。”

    章小凤守在骆子床边,对他说道:“骆子哥啊!有一件事你要是知道了,你一定会特别高兴的。我们市的工人新村马上就能住人了。这下可好了,我们辽海市所有的产业工人都陆续的有房子住啦!”

    骆子静静地躺着,似乎在用心倾听着章小凤的轻声细语,脸上是平静而温和的样子。

    “骆子哥,按资格,工人新村的房子你也肯定能分到一套啊!可惜的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