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限量版爱情

    45、限量版爱情

    怎么又想她了呢?现在想她还有意思吗?大家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家庭,虽然都生活在没有爱的世界里,但是,都走到今天了……现在,还是先把二哥的事确定一下吧。郝祖国终于下定了决心: “嗨,别只顾着我们两个在这里说得热闹啊,要是飒飒有这个意思,我去给二哥说。不管他同不同意,先见个面。要是把他的问题解决了,说不定还能冲个喜什么的,你不知道,我们家最近可是乱的很,好了,事不宜迟,说干就干,我马上去找我二哥,老吴你去通知你女儿,就约今天晚上见吧。”

    “好,就按你说的办。哈哈,我说郝总啊,你果然做什么都是快刀斩乱麻啊,雷厉风行,当机立断。”

    “吴主席你言过了,还不因为我们大家都为这事儿着急嘛,你说是不是,吴主席?”

    “啊……哈哈!也对,也对!”

    郝祖国给郝设华打了个电话,大致把情况告诉了他。

    郝设华听完郝祖国的话后,沉吟了一下,说道:“吴飒飒是个好姑娘,我认识她。”

    郝祖国没想到郝设华的反应这么令人满意:“哎,你认识吴飒飒?”

    “我们早就认识。”

    “啥时候的事?”

    “大概是五年前吧,我到省里参加人代会,当时她也去了。”

    听郝设华这么一说,郝祖国心里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原来两人早就知道对方,而且两人还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这就是谈情说爱的基础啊!

    “哦,还有这么一回事啊,那就更好办了,二哥,听你的意思你是愿意见面了?”

    郝设华在电话里大致沉默了三秒种,最后轻声道:“嗯,见见吧。”

    “好!太好了!二哥,我现在就给你们约时间和地方,你一定要把今天晚上空出来。”

    “没问题。”

    “那我就把这个喜讯告诉爸妈喽!”

    “你先不要说,还得看对方的意思吧。”郝设华的声音很小,但郝祖国听得出郝设华话里的情素,所以他更加开心了:“没问题,二哥,你就等着当新郎官吧!对了,你现在能不能出来一趟?”

    “出来干吗?”

    “买礼物去啊,第一次见面总得有个表示吧?这样才显得咱们有诚意嘛。”

    “不行,我还在上班,不能随便出去。至于礼物,我下班后会去买,你把时间稍微约迟一点。”

    “好,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我这次一定要把你这个老大难问题给解决了!”

    “然后就可以跟妈讨功劳了是吧?”

    “哈哈,二哥你还真是了解我!咱家这个大功臣啊,我可是当定了!”

    郝祖国和郝设华先后到了约定的地方,看到二哥虽然并没有刻意修饰,但却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就知道他很在意这次约会了,郝祖国相信这事已经**不离十了:“二哥,吴主席和吴飒飒马上就要来了,你给人家准备了啥礼物,能不能先让我看看?”

    郝设华犹豫了一下,从随身的皮质工具包里取出一个大礼盒,递给了郝祖国。

    “哟,这么大啊,里面包的是什么?”郝祖国接过盒子,掂了掂:“我还以为你会买首饰之类的东西呢。”

    “我想吴……飒飒她不会喜欢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就买了最新款的手机。”

    “哦,是手机呀,好贵重的礼物啊!”

    “也不算多贵重。”郝设华有些腼腆地说道。

    “多少钱呢?最新款的话,少说也得好几千吧?”

    “嗯,七千多。”

    “七千多还不贵啊,顶你几个月工资了吧。”郝祖国把礼盒还给了设华,笑道:“那个收到礼物的人,一定能够充分地感受到你这份贵重的心意。”

    结果,双方竟然不谋而合地想到一块儿去了。郝设华也收到了同样“贵重”的礼物——一部新上市限量版的手机。

    拿到这份礼物时,郝设华相当惊讶:“这款机型我从杂志上见过,但是商场的人告诉我只进了一部,我去买的时候,刚被人买走了,原来买的人是你啊!”

    “难道说你也想买这一部手机送给飒飒,是吗?”郝祖国问道。

    “是,这是一个款有定位功能的手机,价格大概在一万元左右,应该是目前最贵的一款手机了。”郝设华说完,抬头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吴飒飒,四目相对,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所以两人的脸都立刻红了。

    “我说,你们都送对方这么贵重的礼物,难道说是想在今天就把事情定下来?这手机就可以算是定亲礼了?”郝祖国看着同样羞涩的两人,心想这事已经是木板定钉子,稳拿稳了。于是,就开起了他们的玩笑。果然他们都没有反驳,且还相视一笑,似乎已经心有灵犀。郝祖国感觉自己这个电灯泡实在是瓦数太大了,就冲吴文化招了招手:“二哥,我和吴主席还有点事儿,先走一步了。”

    郝设华点头微笑道:“吴伯伯,祖国,你们忙去吧,不用管我们。”

    事情发展的异常顺利,吴文化这时候倒有些犹豫了,磨蹭了半天才走到门口,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那个,飒飒,待会儿,你就让设华送你回家。”

    “你放心吧。”郝祖国拉着吴文化就要走。吴文化挣扎了一下,也只好跟着走了,半个身子已经出了门,还在给女儿招手:“飒飒,那我们先走了,咹?”

    吴飒飒似乎看出了父亲的不舍,站起身来:“设华,我们也一起走吧。”

    虽然大家是一起下的楼,但在路边,却依然分成了两路。

    “你们要走着回去啊?”吴文化有些不能理解,问女儿。

    “爸爸,你就别管我们了。”吴飒飒有些发窘地踢着脚尖。

    郝祖国在心底里叹息了一声,忍不住想,天下父母真是辛苦,一面怕女儿大了嫁不出去,这一但要嫁出去了,却又开始舍不得。他拉了拉吴文化的衣袖,给他丢了个眼色,低声说道:“吴主席,你放心把女儿交出去吧。我二哥可是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正人君子了,他不会欺负你女儿的。”

    吴文化有些赧然,连忙给女儿挥挥手:“你们快走吧,不用那么急着回家,多玩一会儿,多对彼此了解一点。”

    “爸,知道了。我们走啦。”

    看着简直就是天生一对的郝设华和吴飒飒走远了,郝祖国站在原地苦笑了一下,然后才和吴文化上了车。

    坐到车里,吴文化长吁了一口气说:“郝总,今天这事儿圆满啊!”

    郝祖国看着他既愁苦又快乐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吴主席,你就准备着嫁女儿吧,别舍不得了。还有,我代表我们全家感谢你啊,你养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儿,还专门留给了我二哥。我妈要是知道了这事儿,一定会高兴得合不拢嘴!”

    吴文化一听也乐了,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郝总,看你这话说得,咱们这不是替两家都解决了难题嘛,况且,他们两个一下子就对上眼了,这不就是天注定的缘分么,真要谢谁的话,就谢南无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吧。”

    “吴主席啊,你可是一名无神论的共产党员哦,怎么也这样说话呢?”郝祖国故意逗着这个平易近人的搭档。

    “哈哈,图一时痛快啦,郝总你就当没听见吧。”

    “没问题,怎么说咱们马上就要成亲戚了啊。”

    “郝总,你爸妈身体都还好吧?你妈还住疗养院?”

    “我爸身体倒还结实,我妈就是老样子了。这不,我正准备去看我妈呢。”

    “那我和你一块去吧,也顺便认一下亲家。”

    “要认亲家还是订个日子正式见面比较好。吴主席,我还得先去一趟医院,改天我再带你去看我妈吧。”

    “对哦,我就这样突然去拜访的确不合适。都是我太高兴了,把这茬给忘了。”

    “吴主席,我让司机先把我送到医院,然后再送你回家,这样可以吗?”

    “不用麻烦郝总啦,我可以打车回去。”

    “没关系,反正很顺路。”

    “那实在是不好意思。”

    “都快成一家人了,吴主席你就用不着跟我太客气了。”

    今天这事儿,郝祖国越想越觉得开心,甚至有一种获得了解脱的感觉。郝祖国虽然是弟弟,但是在心智上却要强于郝设华,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忙着施展自己的宏大抱负,哥哥的终身大事他也帮不上什么帮,偶尔冷静下来的时候,心里就会感觉很愧疚。郝祖国心想,这下可好了,新嫂子自己送上门来了,自己终于可以放松了!让郝祖国开心的还不止这一点,他还知道,要是妈知道了这个好消息,一定会乐得合不拢嘴。自从骆子叔受伤陷入深度昏迷之后,妈就从来没有笑过,经常是拉着骆子叔的手回忆往昔,忆着忆着就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了。

    就这么想着想着,郝祖国忽然就走神了,车窗上隐约映出了一个人的影子,这个影子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汽车路过一个很深的坑,剧烈地颠了一下,郝祖国猛地打了一个激灵,重新回到了现实中。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自己一直强迫自己不去想她,但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她始终占据着一个隐秘的角落,无论如何也驱不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