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好人没好报

    43、好人没好报

    终于等到红灯变成了绿灯,一位大夫满身疲惫地走出了手术室,当他看到突然围上来的一大群人时,不由得愣住了:“你们这是……”。

    “大夫,请问,抢救情况……怎么样?”郝祖国上前握住大夫的手,急切地问。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病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坏消息是……”大夫抬起有些疲惫的双眼,看了郝祖国一眼,抽出了自己的手。

    “坏消息是什么?”

    “歹徒用尖刀刺伤了他的脊椎骨,这个问题不是太大。严重的是,他的后脑撞在了道路防护栏的铸铁底座上……他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也就是说,他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

    “不会吧……”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周围的空气一时间凝固住了……

    “你们这些医生就喜欢说瞎话吓唬人,当年我昏倒时也说恐怕再也起不来了,结果呢?我不几天就醒来了嘛,吓得我闺女哭天抹泪的,真是,你们就不能说点实在的?吓唬我们这些病人家属有啥意思啊?”章小凤的声音突然响起,她那机关枪一样蹦出的呛人话语倒没有引起大夫的怒气,反而因此让其他人紧绷的神经缓和了下来。首先是郝祖国松了口气,他连忙向大夫道歉:“对不起大夫,我妈说话就这样,请您别介意。您刚才说,是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那就还有一张可能,他还有可能醒过来,对吧?”

    “实不相瞒,目前就看病人的意志了,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大夫淡淡地说道。见惯了生命来去,这种场面对他们来说大概早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什么时候可以探视病人?”

    “二十四小时后,病人现在就可以离开特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一位护士走过来,接过大夫的话。然后她对郝祖国点点头:“你是病人家属吧?请跟我来做一下登记。”

    “好。大哥,你先送大家回去吧,担惊受怕到这会儿,都赶紧去休息一下。接下来怎么轮换人来值班,我会安排。”

    郝祖国离开后,章小凤却执意不走:“我要留下来。骆子哥还没醒,我不能走。”

    “妈,你不能这样,哪能把你留在这儿,这里是医院又不是宾馆,没地儿让你休息。再说了,你的年岁这么大了,自个的身体还没好呢,还瞎折腾什么呀,你能不能让我们省点心啊?”劝得急了,郝建华有些上火,虽然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也收不回来了。

    章小凤看了郝建华一会儿,叹了口气:“建华,你都到这个岁数了,还是啥也不懂啊……算了,为了让你们省心,我回去总行了吧。”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啥意思都没关系,我知道你们关心我,我也知道我是在无理取闹,可是呢,建华,连你爸都从来没这么对我说过话呢。”

    郝建华听了母亲的埋怨,心里很不是滋味,恨不得用头撞墙,他也知道自己脾气太急,总是爱着急,并且一着急就会说一些让自己后悔不迭的话,但天性使然,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郝一湖上前劝住章小凤:“你啊,还是这个脾气,跟孩子治啥气呀。回去吧,明儿一早我们再过来好不?骆子哥这里有人照顾着呢,你就放心吧。”

    “好,我听你的。”章小凤说完低下了头。

    郝设华负责送父母走了,黑一海拍拍郝建华的肩:“孩子啊,有时候说话也要讲究艺术,而且,你永远别忘了,父母就是父母,孩子就是孩子。这个规矩不能乱。”

    “是,父亲你教育得是。”郝建华低下头,喃喃地应道。郝建华脾气急,认识错误也快。魏轶力陪在丈夫身边,连忙替郝建华向公公道歉:“爸,对不起,建华就这脾气,他其实是好心,一着急,话就说得冲了点。”

    “嗯,我知道。”黑一海点点头。

    “爸,我们送你回去吧。”

    “行,你们两个今晚就住我那儿吧。”

    郝慧思和罗绮陪着郝立京去派出所做完笔录,回到家后,郝慧思一半安慰一半嗔怪地对郝立京说:“骆子爷爷没事儿的。你要是非要感到内疚的话,就把自己的行为深刻检讨一下吧。如果当时不是骆子爷爷出现,你想一想后果会是怎么样的?当你逞英雄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我啊?”

    “慧……”郝立京委屈地拉住郝慧思的手,但被郝慧思狠劲地甩开了。

    “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一个有家有……的大人了,做什么事请你多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好吗?你见义勇为的举动是值得赞扬的,但你过于卤莽的行为会造成不良后果的!”

    “老婆,我错了……”

    “知道错了吗?知道错了就去医院好好陪着骆子爷爷!竟然让一个老人家替你挡刀子,要是他万一……你记着,骆子爷爷一天没醒,你就一天别回来。”

    郝慧思扭开脸,不再说话,看到她轻轻抽动的肩膀,郝立京心里难过万分,也为自己今天的行为懊悔不已。如果自己不多管闲事,骆子爷爷就不用替自己挨这一刀了。他过去抱住郝慧思:“我以后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了,原谅我……慧思……”这次郝慧思没有拒绝,而是顺势倒进了他的怀里。

    爱和恨,其实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所以有人说,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女人大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看,她好像恨不得打你两巴掌,甚至是踢你两脚,咬你两口,其实心里却心疼得不得了。有些时候,女人对你越凶,就证明她越爱你,这就叫:爱之深,责之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