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阴谋总是在暗夜中进行

    五月的一个清晨,天边刚泛起一抹鱼肚白,正是黑暗与光明较劲的时刻,黑暗虽极不情愿,但终究会被光芒万丈的朝阳驱散。这时候,辽海市市委办公厅秘书处长被一个紧急电话叫起了床,他接上电话后,神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压低了声音问电话那一边的人:“这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对方说道。

    “那你能不能帮忙先给我弄出一张来?”

    “没问题。”

    “这些报纸什么时间能送到省委、市委?”

    “按惯例,早上九点多钟就能到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

    “天呐……一切都晚了。”

    “对不起,我昨晚上喝高了,上班后就没有到车间去,刚起床才发现的。”

    “如果昨天晚上就发现的话,我们还有回旋、操作的余地,现在可真的是年三十晚上买门神——晚了半年了。”

    “对不起。”

    “这不能怪你!这样,现在是早晨六点过一点儿,我马上过来,你把报纸给我送出来!”

    二十分钟后,秘书处长出现在了《北方日报》社大门口,急急忙忙从一个人手中接过了一张报纸就上车了。

    市委书记办公室里,孟金川正在批阅文件,发现有东西没收到,就拿起电话拨通秘书室:“小吴,工业园昨天的进度表怎么没有给我送来呀?”

    吴美珩在电话那头说道:“他们送来时你已经下班了,所以……”

    “你马上送过来。”

    孟金川放下了电话,又拿起了“辽海工业园建设日程进度表”看了一阵,伸了个懒腰:“好啊!谢天谢地啊!我们工业园的基础已经基本上打好了!”

    不一会儿,吴美珩把“工业园日进度表”送了过来。孟金川接过来马上就看:“好!好极了!”

    秘书处长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书记……”

    孟金川正在看进度表,心不在焉地问:“有事?”

    秘书处长把一张报纸递了过来:“您快看看,出大事了。”

    孟金川猛地抬起了头:“什么?”

    秘书处长:“这是今天的《北方日报》,工业园上头版头条了。”

    孟金川扔下了手中的笔、进度表,一把抓过报纸,看到头版的题目后,颓然地倒在了椅子上:“啊……”

    在辽海市委书记孟金川的办公桌上, 摆放着一张摊开的《北方日报》,头版头条的特大号标题——《路鸣,你究竟想把辽海带到何处去?》赫然醒目。孟金川神色严肃地在报纸上凝视了许久,抬起头来,对站在一旁的秘书处长说:“小骆,你打电话给路鸣,让他马上来见我!”

    “好!孟书记,我马上去。”

    看着秘书处长转身要出门去,孟金川又叫住了他:“小骆,你等一下。”

    秘书处长回头有些疑惑地问:“孟书记,还有什么事?”

    孟金川摇摇头,站起身来,在办公桌边慢慢踱着步,问:“小骆,我问你,路鸣究竟要把辽海带到何处去呢?”

    “那还用问,肯定是把辽海带到繁荣昌盛的道路上去嘛!我觉得你书记手下有路鸣这样的好领导,我们辽海才有希望。”

    孟金川站住,用手指点着桌上的报纸:“可是有人却不这样认为啊!他们说路鸣这样做是倒退!是在搞独立王国!路鸣的手下都是一帮投机倒把犯!”

    “这不污蔑人吗?他们有证据吗?他们凭什么这样说?”

    孟金川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证据他们有啊!说郝祖国等人低价把国家的钢材从国营企业买出来,再高价卖给工业园。还说什么路鸣是郝祖国的后台老板,是工业园的罪魁祸首!”

    秘书处长笑着摇了摇头:“好在他们还没有说路市长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

    孟金川猛地抬头看着秘书处长,手指在办公桌上用力地敲着,声色俱厉地说道:“对!问题就在这里!这就说明,我们的工业园没有搞错!”

    虽然自己说的慷慨激昂,但孟金川却又觉得自己的话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自己说的话,最应该听到的人是听不到的。这件事,自己这个市委书记也左右不了,他能想象出路鸣得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对于一个一心一意做实事的干部来说,这样的消息实在太残忍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