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荒唐年代,不分青红皂白

    下课后,郝祖国与郝设华一起去医院看母亲,经过人民广场时,那里围满了人。

    “在干什么啊?”郝祖国喜欢凑热闹,见人群就想往里面钻。郝设华拉住他:“别去看了,还不是又在批斗谁了。”

    “哎?哥!你看——”

    哥俩从主席台那一溜儿脖子上挂着牌子的人当中,竟然看到了一个他们熟悉的身影。

    “不会吧……那不是路叔叔吗?”郝祖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郝设华也难以置信地盯着台上,那一溜挨批斗的人中,果然有一个是他们家的常客——辽海市市长路一辛,他胸前挂着“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路一辛”字样的牌子。

    “是路叔叔……”

    郝祖国开始拼命往人群里挤,郝设华也跟在他身后,他们很快就挤到了主席台前。这下已看得清清楚楚了,站在台上挨斗的人,的的确确是他们非常熟悉、非常亲切的路叔叔。他的脸被蓬乱的头发遮着,只露出流着血的青肿的鼻子……牌子上的铁丝已经勒进了脖子上的肉里,那里血乎乎一片,染红了衣服的领子。

    在这对哥俩的印象里,路叔叔是一位干净利索、精明能干的人。可现在,他被人按着头,满身泥污、狼狈不堪……这样子,简直比疯了时候的骆子叔还要糟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样的情景让两个年仅十四五岁的少年根本一时难以接受,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和蔼可亲的路叔叔突然就变成“坏人”了呢……

    “哥……”郝祖国攥紧了哥哥的衣袖,郝设华回握住了弟弟的手。郝设华不但感觉到自己在发抖,而且还清晰的感觉到身边这个向来胆大妄为的弟弟也在瑟瑟颤抖。

    “走吧,祖国。”郝设华这样说着,可怎么也挪不动脚窝……因为,主席台上两个并不比郝设华兄弟年长多少的红卫兵,竟然把路一辛推到了,这还不算,他们还把一只肮脏的臭脚踩在了路一辛的头上……他们在高喊着口号:“打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路一辛!”……台下群众也跟着高喊:“打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路一辛!”……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只需路一辛规规矩矩,不须路一辛乱说乱动!”

    “只需路一辛规规矩矩,不须路一辛乱说乱动!”

    ……

    郝设华惊愕地看着身边的弟弟,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双目圆瞪的郝祖国竟然也举起了手,跟着周围的人一起喊起了口号……

    从手心里传来的热度和颤栗看,郝设华相信郝祖国是愤怒的,只不过,他不明白,郝祖国是在为什么而愤怒……

    “祖国,不要喊了。”

    郝祖国摔开郝设华的手,继续跟着人群用尽全身力气地大喊。

    郝设华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路一辛几次想站起来,都没有成功,因为他不但受了重伤,而且双手还被牢牢地捆住了,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站起来……

    “跟你说不要喊了!我们要去医院看妈!”

    郝设华拉起郝祖国就走,虽然郝祖国的身体已经长得比他高比他壮,但还是被他拖出了人群。

    “祖国!”

    郝祖国将脸扭到了一边,不看郝设华。

    郝设华叹了口气,他并不想责怪弟弟,只是,郝祖国突然的跟着别人喊口号,他不能理解,更不能接受。但不善言辞的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弟弟说,那样做,是不对的。

    沉默了一会儿后,郝设华见郝祖国不再那么气鼓鼓的了,才牵起郝祖国的手:“走吧,妈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