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日本特务”

    这一年的冬天,骆子突然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日本特务。理由是骆子在解放前是日本人黑海一郎的狗腿子,而且还会说日本话。因此,厂里对他进行了严格的、全面的审查。经过审查,骆子是“日本特务”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所以,骆子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从此,再也没人敢提骆子的名字了,再也没有人敢去听他的快板了。

    章小凤见不到骆子,就去找他。听说骆子被车间隔离起来了,同时,他还听说这件事情跟孙大峰有直接关系。于是,她找到了孙大峰。

    “孙肉头,你给我出来!”站在车间主任办公室门外,章小凤大声喊了起来。孙大峰连忙出来,“哎哎哎,姑奶奶,你小点声,你嘴上积点德好不好?”

    章小凤瞪着他越发肥胖的身躯,鄙夷地笑了笑,“留点情可以,但是,你得给姑奶奶说实话,你要敢骗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姑奶奶啊,你小声点,好不好?”孙大峰看到有人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张望,便拉章小凤进了办公室,低声下气地对她说:“你找我什么事?你,就不能好好给我说话吗?”

    章小凤一把甩开了孙大峰的手,她指着孙大峰的酒糟鼻,问:“我问你,你为什么说骆子哥是反革命?”

    孙大峰略一沉吟,马上举手,“小风,我对天发誓,这件事跟我没有一点儿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

    “真的没有!我要是骗了你,我不得好死!”

    “量你也不敢!”

    “真的不是我干的!”

    章小凤见孙大峰不承认是他干的,就想这是谁干的呢?一想骆子遭遇的这些不公正的事儿,她就开始烦躁了。她狠狠地瞪了孙大峰一眼,“骆子和你我可是同一个宿舍出来的,你要是敢害他,看我不挖了你的心肝肺去喂狗!”

    “小风啊,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孙大峰虽然贪吃贪喝,可从来不会害朋友,我怎么可能去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要我信你,你就去帮骆子一把!你现在也算是有权有势的人了,应该会有办法的吧。”

    “那个……我也只是个小小芝麻官……”孙大峰见章小凤大眼睛一瞪,又连忙改口,“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

    “你真的会帮忙?那好,你现在就去!”章小凤望着孙大峰,不怎么相信他。

    “小风,你放心吧!”孙大峰使劲点头,虽然心里想的是,不整死他就算是我孙大峰对得起他了,还指望我帮他,门都没有。但表面上他还是一个劲地冲着章小凤笑。

    “好,我等着!”

    章小凤走后,孙大峰把自己的狗腿子姚少军叫来了。

    两人到厂外小酒馆要了个避静的座位,然后,点了一桌子菜。

    孙大峰一边大口吃着菜,一边对姚少军说:“少军,骆子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

    姚少军倒着酒,得意地说:“主任,你就放心吧,我想方设法整死他!”

    孙大峰接过姚少军递上的酒,一口喝掉,嘴角流下了和着油的酒渍,“不!”

    姚少军一愣,“主任,为什么?”

    孙大峰自己抓起酒瓶,往杯里倒满酒,然后一口干了,“不能让他这么快就死!要软刀刀、细绳绳,慢慢地收拾他!”

    姚少军点点头高兴地说:主任,我明白了……

    :

    作者题外话:路一辛把群众举报黑银基封锁技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反革命的举报信给黑一海看。黑一海向路一辛立下了军令状,表示一定说服父亲把祖传绝技拿出来为国家服务。这时候,被抓进去专政的日本特务、反革命分子骆子疯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