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报仇雪恨”

    1945年8月15日的黄昏,天空十分的晴朗,夏末秋初的微风吹过,已经让人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清凉。这个让人们盼望已久的清凉季节,说来就来了。就在中国抗日军民下大决心和小日本一决雌雄的时候,日本鬼子就宣布投降啦……

    日本人投降前夕,辽海东洋制造厂似乎和往昔有了明显的变化……车间里的轰鸣声虽然和平时一样震耳欲聋,但突然间少了监工的日本人,别说是各个岗位上的工人了,就连机器也变得慢慢悠悠的了……在火星四溅的大高炉旁边,竟然有工人开始打牌了……还有的人,蹲在工作台上唠起了嗑……

    开小火车来往运输的司机见状,也停下车来抽烟,感受着这明显的来之不易的时刻……大家预感到要发生什么大事情了,而且应该是好事情。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好事情,大家却说不上来。

    直至傍晚时分,辽阔的厂区里的机器声才逐渐的停歇了下来……紧接着,已经有人提早下班了……留在厂里的是那些值班的工人,或者是根本就走不开的工段长和班组长……这留下来的人就议论开了,平素总会有那么十几二十个日本人监工在厂区里来往巡视,监督他们干活。可今天是怎么了,是小日本集体去“春日町”喝花酒去了吗?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无论是车间还是厂区,都突然的看不见他们的踪影了。

    天色渐渐转暗时,起风了。夕阳将落的天空中,火烧云如火如荼地滚动,在那遥远的天边,象是正在进行着一场如伊利亚特战争般的残酷厮杀。

    隐约,有如潮汐汹涌而至的呐喊声传来了……

    “小风!小风!”

    章小凤正在宿舍里学习写字,骆子突然间从门外冲进来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一阵猛烈晃动,晃得她不知所措,手中的笔都险些掉在了地上。

    “骆子哥,怎么啦……”

    骆子一把抢过了章小凤手里的笔,“走,小风,咱不写了!”

    “哎?”章小凤看到骆子把笔掼在了一边,吃惊地瞪着他,“骆子哥,你今天怎么变了个人似的?你从来都不会这样激动的啊!今天你是怎么了?”

    “小风,你听我说,天大的好消息!”

    骆子重新抓住了小风的手,激动得身体都在发抖,“战争结束了,日本天皇宣布投降了,我们解放了!”

    “啊?”章小凤有一时的愣神,“骆子哥,你……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千真万确!不信,你听!”

    或远或近地,能听到从街上传来的爆竹声,和人们的欢呼声。然后又有礼炮打向天空,震耳欲聋的炮声引得车间里的工人都跑了出来,还以为又有空袭了,慌乱地抬头四处张望。

    “真……真的?”

    “嗯,真的!”

    章小凤一下子激动起来了,她看看自己的左手,使劲握住拳头,狠狠地跺了一下脚,“小日本!你等着……”

    说完章小凤就呼地一下跑了出去,快得连骆子都来不及拉住她,“小风,你……”

    章小凤冲进车间,抓起工作台上的一把管钳就走,被一个工人挡住了:“你干什么!”

    “你管我干什么!”

    “这是厂里的东西,你不能随便拿走。”工人要从章小凤手里夺回管钳,被章小凤一肩头撞开了:“你们这些汉奸走狗,小日本都投降了,你们还帮他们欺负中国人啊!”

    “你说啥?小日本投降了?”

    “你去外面听听就知道啦!”章小凤举着管钳头也没回地往外就走。

    那位工人追了出来,果然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欢呼声。当即惊喜地跳了起来,“小日本投降啦!喂,你们快出来,小日本投降啦!”

    章小凤一路朝着大管事办公室冲去,沿途只要见到人,她就会冲人家喊:“小日本投降啦!”有时候她也会见到对面跑过来的人冲她喊“日本人投降啦!”

    黑一海正在屋里认真地听着广播,章小凤冲进来,举起管钳就向他砸过去,他连忙闪身,收音机当即粉碎在了管钳之下。

    “你干什么?”黑一海一边躲着章小凤接连而来的攻击,一边大声喊。

    “打死你!打死你这个日本鬼子!我叫你剁我的手指头,我叫你欺负我姐姐,我叫你在我们中国人的地盘上作威作福,打死你,打死你这个狗东西!”

    黑一海被章小凤逼到窗边,他无路可逃,只得狼狈地跳上窗台,不等他跳出去,章小凤抡起管钳就往他的大腿上砸下去,黑一海惨叫了一声,从窗台上摔了下来。

    章小凤抡起管钳还要继续砸时,被冲进来的骆子从后面抱住了:“小风,你快住手!大管事不是日本人!他是中国人,你打错人了!”

    章小凤根本不听,愤怒地挣开了骆子的手,骆子无奈,只得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黑一海:“小风,你快把管钳放下。”

    “你让开!我要打死这个小日本,为姐姐报仇!”

    “小风,你听我说,他真的不是日本人。你不能找他报仇!”

    “你放屁!他不是日本人,难道你是?”

    “我……”

    “骆子……你让开,如果他真的这么恨我,就让他打吧……”黑一海挣扎着爬起来,腿上的伤已经痛得他冷汗淋漓、脸色苍白。但是,他还是努力的冲小风笑了笑,“你打吧,我知道,我砍了你的手指头,你一定恨死我了。”

    “大哥!你那是为了救小风才……”

    “骆子哥!你……为什么叫他大哥?你为什么要帮他?你和他到底……你们……你!”章小凤既愤怒又难过地看着骆子,那一管钳终究没有砸下去。她到最后气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她紧紧咬住下唇,突然将管钳往地上一扔,泪水唰地一下流了出来。

    “小风……”

    “哇啊……”小风大哭着跑走了。骆子伸着手,愣在了那里。

    “不去追他吗?”黑一海问。

    “不,大哥,你的腿……”

    “呜啊……”黑一海挪了一下身子想站起来,却马上就被剧烈的疼痛拽了回去,忍不住惨叫了一声。这才看到自己的左腿已经整个肿起来了。

    “天啦,赶快去医院!”骆子也被这样的惨状吓了一大跳。

    “啧……”黑一海深吸了一口冷气,喃喃说,“妈呀,她还真能下狠手,我这条腿肯定断了……”

    骆子把黑一海送去了医院,医生在黑一海的大腿上上了夹板,还打了石膏。骆子办完住院手续回到病房,黑一海躺在床上看着缠着绷带被吊起来的左腿,还在苦笑。他看见骆子,就问:“怎么样?结果还好吧?”

    “大腿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疗。”

    “真要命!他怎么下手这么狠呢?看他瘦瘦弱弱的,没想到力气会这么大。”

    骆子歉然地笑了笑,“小风她是真的恨日本人,因为她的姐姐就是被日本人害死的。所以,她不光是为手指头恨你。”

    “哦?原来是这样啊……”

    “我会告诉小风,你那样做其实是为了救她。”

    “真是的,她也不想想,要是她真的被日本宪兵队带走,有她的好果子吃吗?”

    “所以,我在这里要代小风谢谢你,也向你道歉。”

    “谢谢倒是不用了,大家都是中国人嘛,只是……你干吗替他向我道歉呀?”

    “这个……”

    “你们的关系还真好呢。”

    “那是……”

    “怎么?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你是真的救了小风的命,这样,也算是救了我一命……小风她,她其实是个女孩子。”

    “骆子!先前有人向我告密,说章小凤是女扮男装,我也问过你,可是你当时向我打了保证说他是男的。”

    “我……我那时候,只能那样说……”骆子的脸有些红,尴尬地替自己辩白。

    “你这家伙……好了,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你那么帮他,原来这其中还是有故事的呀!”

    “其实……我也是从那次撒尿比赛才知道的。”

    “哦?怎么回事?我记得那次比赛他不是还得了第一名吗?把尿都撒到我头上来了,我怀疑她当时就是故意的。”

    “大哥你别冤枉她了,她当时都吓坏了,怎么会有那种心机。”

    “这么说是你帮了她?”

    “是,那天你一宣布要撒尿比赛,我就看见她开始慌张,就感觉有问题了。起先孙大峰跟我说起过这事,我也只是有点怀疑。那天看她那个样子,我才明白原来是真的,于是,我就找了个笔帽给了她。”

    “哈哈哈哈!这也算是英雄救美的一段佳话啦!怎么,从那以后你就爱上她了吗?”

    骆子不回答,红着脸低下头。

    “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每天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就算没有英雄救美,也会日久生情的嘛。”

    “那也只是我……小风她并不知道。”

    “她还以为她已经瞒天过海了吗?哈哈哈哈,有意思,那你好好加油吧!”

    “大哥,你千万别恨她,她就那脾气。她并不是真的恨你。”

    “我知道。我也不会恨他。就是觉得替日本人挨了这么一下,有些不值。”

    “对不起。我一定要她来向你道歉。”

    “道歉就算了。哦,对了,你不要管我了,赶快回厂里去。”

    “不行,我得看着你,医生说你要住院三个月哩。”

    “反正都要住三个月,也不差今天。我让你回去是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现在日本人投降了,到处一团混乱,工厂肯定是开不下去了,还能有什么事?”

    “就是因为现在形势很混乱,才会有事。”

    骆子怔了一下,“大哥,你是说……他们会搞破坏?”

    黑一海点点头,“对!你说得没错,日本人不会那么好心,把厂子完好无损地留给我们。所以说,你赶快回去。你回去以后要办两件事。一是把我柜子里所有的技术资料藏起来,记住,一定要藏好!千万别让日本人拿走了!”

    “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好!”

    “还有,日本人很可能就在今天晚上行动。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肯定是先破坏工厂的机器设备。你通知所有的工人们,并把大家组织起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护好我们的工厂。”

    “好,大哥,我马上就去办!”

    “记住,千万要小心,不要硬碰硬。机器再重要,也没有人的命重要!”

    “我知道了!”

    回厂途中,骆子看到人们云集在大街上,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惊喜若狂的表情,有的人还相拥大哭,所有临街的窗户都大开着,从窗口里不断撒落出彩色的传单,上面印着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新闻。日本人一度想上来做一些阻拦,但被群众高涨的情绪吓退了回去。之后,他们全都缩进了警察局或日军驻地,在里边架起了机关枪,准备做垂死的挣扎。

    回到厂里后,骆子找到了章小凤,把关于黑一海的事都告诉了她,她一听就懵了:“骆子哥,他……真的是中国人?我真的……真的打错人了?”

    “是啊,你是真的打错人了,人家可以说是你的救命恩人哩!”

    “那……那我去给他赔罪,我……我也赔给他一条腿!”

    “人家要你的腿干什么?”

    “那你说该怎么办啊!我……我又不知道是这样的!”

    “没关系,黑大哥也没怪你。不知者无罪,你也不是有意的。再说,我已经向他解释过了,你是因为姐姐的事才恨日本人。他起先还为你的手指头觉得对不起你呢。”

    “呜……他还真是个好人……我……”

    “好了,别哭了,小风,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骆子从兜里摸出手绢给章小凤擦眼泪。章小凤一把抓过手绢,使劲擦了一下鼻子,带着哭腔问骆子,“骆子哥,还有什么重要的事?”

    “我们要保卫工厂,不能让日本人搞破坏。”

    “对了!”章小凤立刻忘记了哭泣,拍了一下大腿,“这可真是最重要的事啊!”

    “我们去找孙大峰吧。大家一起想办法。”

    “为什么要找他?”章小凤不满地瞪起了眼睛,大声说道:“那个吃货,找他来干什么?”

    “现在不是计较那些的时候,人多力量大。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工人里的一份子嘛。”

    章小凤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再没说话。两人赶去生产车间,看见一大群工人围在外面,黑压压的一片。问了一下边上的人,才知道里面起了冲突,有人要砸工厂,有人出来阻止,正闹得不可开交呢。

    骆子连忙带章小凤挤进了人群,却看见孙大峰站在车间门口,口沫横飞地不知道在说什么。骆子一把拉过了孙大峰,“孙大峰,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正在跟他们说日本人投降的事。”

    “那你们这是打算干什么?”骆子瞄了一眼孙大峰手里的铁棒。

    “这……这是我们打日本鬼子用的,我……”

    骆子向四周看了一下,人群最前面形成了两股势力,一伙工人守在车间门口,严阵以待地不让一些人进去,而不让进去的那伙人手持各种器具,吵闹着要砸工厂。

    “我看你是要趁火打劫吧?”骆子冷笑着看着孙大峰不自然的神色。

    “你,你胡说什么!我是那,那种人吗?”孙大峰急赤白脸的样子,惹得骆子身后的章小凤咯咯地笑了起来。

    “小风……”

    骆子不再管孙大峰,上前去问了一名守卫车间的工人几句话,了解了情况,便转身去大声对这些要砸厂的工人说,“你们干嘛要砸工厂,工厂是日本人建的没错,但是现在日本人投降了,厂子就是咱们自己的了,你们砸坏了厂子,我们以后怎么生活?再说了,现在的厂子已经是我们自己的了。大家想想看,谁会砸自家的东西呢?”

    大家听了骆子的话后一愣,但他们很快理解了骆子话的意思。大家都议论纷纷……大家见骆子说的有道理,一时间钢钎铁棒扔了一地,刚才还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紧张场面,马上变得群情激昂,热闹沸腾了。

    孙大峰一直盯着骆子,眼见状况发生转变,他转了转眼珠,过去试探性地问骆子,“骆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我说啊,日本人走了,工厂就是咱自己的了。”

    孙大峰怔了怔,马上露出笑脸来,拍着骆子的肩膀,“骆子,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啊,果然有见识啊!”

    “这下不砸啦?”骆子笑着故意问他。

    “砸什么?我说了是要去打日本人的!那些狗日的平日耀武扬威,在咱面前作威作福,往死里欺负咱中国人,现在是该讨回这笔债的时候了。”

    孙大峰一番“义愤”不但博得了大家的好感,而且也淡漠了骆子和章小凤对他的厌恶。在孙大峰忙里偷闲吃下一块什么东西时,骆子说道:“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告诉大家,提防日本人搞破坏、炸厂子。”

    “你说、说什么?日本人要、要、炸工厂?”孙大峰一听,大肥脸立刻吓得惨白,连嘴里嚼着的东西都漏了出来。章小凤在他的背上使劲拍了一巴掌,“脏死了!孙大峰,你的这身肥肉现在总算有用武之地了。”

    “你们,哦,不,我们,要怎么做?”孙大峰似乎被章小凤打醒了,神色一凝,盯着骆子看。

    骆子也看了孙大峰一眼,“大家一起商量吧。可不能让日本人炸毁咱厂子的阴谋得逞。”

    “那是当然。”

    孙大峰腆着大肚子,连连点头。似乎是放下了心,又重新开始往嘴里塞东西。

    挨得近的工人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交头接耳地议论着……这时候,骆子站在了一个台阶上,他向大家招了招手,“工友们,请大家听我说。大家都知道了,日本人投降了,这里的日本人是铁定呆不下去了。虽然日本人带走了咱们不少财宝,但这些大的工厂他们是无法带走的。因此,他们决不会好心把厂子给我们留下来的,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工厂。”

    孙大峰也过来了,他站到了骆子的前面,接过骆子的话说:“工友们,骆子提供的情况非常重要!大家想想,小日本虽然投降了,可我们还得穿衣吃饭啊!大家说,是不是?再说了,日本人走了,我们同样需要工厂,需要机器设备啊!”

    章小凤又拍了孙大峰一巴掌:“孙大峰,没想到你除了整天吃喝,也蛮会说人话嘛!你说得太对了!我们要吃饭,要养家糊口,我们不能没有工厂。(转向大家)师傅们,我们要和日本人斗争,要保护我们的工厂!”

    一位工人站了出来:“大家要是没有意见的话,我们马上组织工人护厂队,分头保护变电站、材料库、车间等要害部门。”

    骆子点头赞许:“这位师傅说的是,日本人今天晚上铁定会下手,我们的行动要快。”

    章小凤望着骆子,激动地晃动拳头,“骆子哥,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孙大峰突然走上去握住了章小凤的手,章小凤吓了一跳,急忙把手抽出来,“孙大峰,你要干嘛!”

    “听说你把日本人的大管事给打得住进了医院,小风,你真勇敢啊!”孙大峰凑到小风面前,露出了献媚的笑容。下面的工人听孙大峰一说,也纷纷地说起了这件事……

    “是啊!他好了不起啊!他痛打日本人的故事已经传遍全厂了……”

    “真看不出来啊,小小年纪,还蛮厉害的……”

    “是那个日本人该啊,他的手指头不是被……”

    “你说什么啊……那是……”章小凤的脸憋得通红,张嘴想要争辩,却又说不出话来。

    骆子连忙过来替她解围,“好了,大家赶快商量分班组如何保卫工厂的事情吧!”

    那位工人就说:“骆子,还是由你来做我们的头吧,给,我这里有大家的名单。”

    骆子接过名单,对大家说道:“工友们,我们的护厂工作要有礼有节,要讲究方法,千万不能蛮干!因为,日本人已经宣布投降了,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敢明着搞破坏的。”

    孙大峰吧啦着嘴,说:“这个你放心,我们自有分寸。”

    骆子点点头:“那好,大峰,我们把名单排出来吧。”

    孙大峰从骆子手中接过了工人名单,“没问题,交给我来办吧!”

    :

    作者题外话:在护厂斗争中,章小凤、骆子带着工人护厂队勇敢的冲在最前面。骆子见一个日本人向章小凤开黑枪,忙用身体挡住了射向章小凤的子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