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暗度陈仓

    在这座大型兵工厂里,原银基加工厂缩在厂区东北的一个角落里,仅占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地方。过去的加工厂,现在成了兵工厂一个小小的铸造车间。而就在这个小小的车间外面,也同样有日本兵把守。同时,还有一队四处走动的巡逻兵,他们时刻注视着这里的动静。

    路一辛从鸡冠山死里逃生回来,便回到了兵工厂。而这个时候,本庄繁的视察已经结束了……

    虽然是在自己家中,黑银基也不得不提防隔墙有耳,再怎么心里焦急也得小心地把声音放轻了:“路管家,我们让日本人看管得这么死,你那个朋友要是进不来,可怎么办?”

    “东家,不要着急。”路一辛给自己到了一杯茶,一口气喝了下去。

    “兵工厂明天就要开工生产了,万一这炮弹运出去了,怎么办?”

    路一辛告诉黑银基,他已经找到了朋友,朋友也答应帮忙。

    “只要把生产出来的炮弹破坏掉,就不怕那些东西被日本人用来杀害我们自己的同胞了。”

    “东家,你老人家就放心吧。”

    听到路一辛这样肯定的话后,黑一江总算放下了一颗心。但是,联想到白天见到的情形,黑银基还是有些担忧。

    “东家,你别担心。”路一辛连忙拍拍老人的背:“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我可能要用自己这双手杀害我自己的同胞,就连觉都睡不安稳。老做梦有人骂我是汉奸,还有人来向我索命……我这次可是真的把这条老命交给你了,路管家。”

    路一辛笑了笑,将声音又压低了些,“东家,你放心,我那个朋友已经把地道挖到了兵工厂的材料库里了。材料库和弹药库只有一墙之隔,你生产多少,他保证给你解决多少。”

    黑银基惊喜地抓住路一辛的手,激动地问:“路管家,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

    “可是能不能来得及啊?就怕……”

    “他们的地道已经挖到材料库的地下了,现在,就差和库房的连接了。”路一辛笑道。

    黑银基诧异地看着路一辛,突然,他紧张地往窗口那边看了看。其实,窗户早已经关严了,外面的人什么动静也听不到。他这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在路一辛眼皮下比划了一个八字,“你是这个?”

    路一辛摇头笑道,“不是。”

    黑银基不信,仍然充满怀疑地盯着路一辛,“那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呢?”

    路一辛笑道:“自从我劝你不要得罪日本人的那个时候起,我们就开始行动了。因为,我和老东家一样都是中国人,也不愿看着自己生产的炮弹去打自己人。”

    黑银基怔了怔,他听懂了路一辛的话,心里顿时豁然明朗,他含着泪水紧紧握住了路一辛的手,“谢谢路管家,你做了一件天大的善事啊!”

    “其实,东家你更应该感谢的是另一个人。”

    “咦?谁?”

    “就是我的那位朋友。”

    “哦,是吗?的确是应该感谢,这样有胆识有良心的中国人已经不多了,我也很想见见你的这位朋友。”

    “东家,你说错了,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不会屈服于侵略者的,只不过他们大多在暗处战斗罢了。”

    “路管家你说得对。”

    “对于那些在明处与日本人战斗的人,我也非常敬佩。就比如我的这位朋友。他的名号就连鬼子听了都要怯三分呢。”

    “哦?他是谁啊?”

    “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完全知道这一切的,你也会见到他的。”路一辛微笑着拍拍东家的手说。

    要不是黑一江交代,在他没有加入共产党的队伍以前,一定不能把他的事告诉黑银基,路一辛真的很想说出来,“那个人就是你的儿子啊!”

    他很想让黑银基高兴一回,但他已经答应黑一江了。所以,他忍了忍就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虽然,黑一江是一个土匪头子。可是,他这个土匪头子不但没有做过对不起老百姓的事儿,而且也没有和共产党起过什么冲突。看着眼前的黑银基,路一辛心生感慨,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啊!看看这一对父子,直脾气,真性情,铁骨铮铮的东北血性男儿。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候,我们需要更多像黑银基和黑一江父子这样的有识之士。

    :

    作者题外话:下一节预告:路一辛大智大勇,用自己的性命消除了土匪头子黑一江对共产党的误会。最后,黑一江同意与共产党合作,共同对付小日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