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8 京师大庄家

    庄家坐庄,其实原理很简单,就是仰仗着消息灵通还有资金量大,并且交易的户头众多,只要这三点都具备了,坐庄太简单了。

    江南股价本来就没有崩盘,京师这边纯粹是让华族太子的消息给生生吓崩溃的,属于天黑走夜路,人吓人吓死人。

    都以为闹鬼了,其实就是人们自己瞎咋呼以为有鬼。

    把利好消息摆出来,然后杨智他们要做的就是利用户头多的优势开始自己跟自己买卖!

    我银子多,愿意一块八买,然后紧跟着就一块九、两块,不停的购买制造出人气爆棚的假象出来,你说你的心情会怎样?

    这下京师的旗人们都傻眼了,眼瞅着股价就跟放风筝一样来了一个绝地反弹,又起来了!

    呆滞,全都呆滞了,哭的也不哭了,闹的也不闹了,人们就这么傻傻的看着,看着数字一点点向上波动,而情绪也随之一点点高涨了起来。

    那些刚刚没有排队挤在最前面而没能卖成的旗人,此刻摇着扇子一下子成了事后诸葛亮了“瞧瞧,又涨了,又涨了……我就说你们是自己吓唬自己,这大清国的铁路好着呢,天天赚钱!”

    “我大前天还去天津卫看我那做官的表舅呢,这火车呼哧呼哧的跑的真快,卖的火车票快得很啊!”

    “赚钱的好买卖,怎么就能赔了呢?”

    “还说什么元首要跟大清国打仗了,都是胡说八道,他华族得了一个太子,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谁家还不许生儿子了?明天英国德国皇帝也生儿子,咱们也跟着股市暴跌?你们都是一群傻子……”

    此刻没有卖出去的反倒是成了诸葛亮,那些抛在最低位置的股民可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心疼的都不是滴血而是喷血了。

    啪啪啪……原地自己抽了自己十几个嘴巴子然后就哭嚎“我就是个傻子啊……我缺钱买棺材吗?我吃饱撑的卖了啊,我拿着看戏不好吗?”

    啪啪……啪……又是一顿嘴巴子,自己抽自己啊!

    股市真是一个人间悲喜剧场,超跌反弹来势异常的凶悍无比,买盘疯狂涌入,不一会的功夫就冲破了两块钱的关口!

    两块之后还是一马平川,直奔三块就冲上去!

    抛盘?不存在的,你有多少抛盘就有多少买盘,抛的没有买的多,这些拿着银子的投资者,大有扫空所有存货的架势。

    如此涨幅,中小散户更是不敢卖了,还有的人冲到柜台去要撤单,哪怕赔手续费也要撤单!

    没有了散户的抛压,杨智这些人兴风作浪就更简单了,基本上就是自己左手卖给右手,价格想怎么标注就怎么标注!

    说来也奇怪了,杨智在市场上兴风作浪,其他势力居然一个唱对手戏的都没有,尤其是庆三爷的资本更是顺水推舟。

    三爷听着手下的汇报冷笑道“给惇亲王送个信去!他杨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他也不敢不跟咱们提前通风报信!”

    “顺着一起赚钱就行了……”

    富庆背着手站在窗前望着南方的天空心中阴沉的说道“从今往后,爱谁谁!爷我谁都不效忠了!”

    “这辈子保护好姐姐还有慈安,还有我那个苦命的女儿就够了……你们全都跳河死绝了,跟我有个狗屁关系!”

    当当当……中午收盘的钟声敲响了,这时候聚集的旗人们哗啦啦开始鼓掌,看着黑板上的数字全都笑了起来。

    “三块三……三块三了……比昨天收盘价又涨回来了,大家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不会再跌了!”

    真有那么好心?太幼稚了,就在中午短暂的两个小时内,刘沛琦手里捧着一大海碗炸酱面,一边吃一边还计算下午所需要的资金量和股票量呢。

    “告诉杨智大人,下午如果砸盘的话,最好再调拨十万股票来配合一下……咱们力量太弱,去求援吧?”

    “光咱们一支的力量是不够的,拉庆三爷下水,只要庆三爷借给咱们十万股砸盘,我就能再把股价砸到一块五!”

    “庆三爷不够,找惇亲王拆解去,都是赚钱的好事儿,干嘛不赚呢?”

    秦爷彻底傻了,他这是第一次看见赚钱背后有如此缜密的计算,需要如此庞大的关系网。刚刚秦爷都差点给刘沛琦磕头了。

    一块五翻身就是三块三,一倍多的利润,这要是自己胆子大点拆解那十万银元,现在自己岂不是成了家产十万的有钱人了吗?

    怎么就没敢下手呢?我怎么就舍不得那个女儿呢?

    “呵呵……刘爷……您吃茶,您吃茶……我给您剥蒜吃……”

    刘沛琦此刻实在没有时间跟他废话了“老秦,我这没工夫搭理你,中午就这两个小时,我得把下午的所以计划都大体安排出来……”

    “人生命运啊,就这么一两步……你选择对了就是对了,错过了永远就是错过……”刘沛琦拍了怕他的肩膀,神秘的笑了笑。

    老秦今天是被彻底震撼了,看着刘沛琦忙碌自己就跟傻子一样帮不上忙。

    同样被震撼的还有人呢,拉了三趟活儿的话痨车夫一边擦着汗一边回到大栅栏,也没去股市就在路边树荫下,坐在大石头上吃家里带来的窝头。

    两个窝头,两片厚厚的红咸菜,两个铜钱买一碗大碗茶,这就是中午的午饭。

    正吃着呢,就听那些满脸红光的旗人大爷们一边走一边笑“三块三啊……要我说下午还得涨!”

    咳咳咳……话痨车夫顿时被窝头渣子给呛了一口,咳嗦的脸都红了。

    不可思议啊,三块三?一上午就这么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三百块银元,这点老婆本而已。就变成了小五百块银元?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卖掉落袋为安,卖掉之后没准还得跌呢,到时候再买进来,这不就是来回赚钱吗?

    没错,下午我就去卖,打定主意的话痨大口吃着窝头,心里打定了主意。

    中午休息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点整市场正式开盘,这话痨车夫等着排队了午,他第一个递上了股票。

    “劳驾,三块三……我全都卖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